南风解我意小说在线阅读-南风解我意梧桐私语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南风解我意小说在线阅读-南风解我意梧桐私语

《南风解我意》是由作者梧桐私语所著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柴焰陈未南,讲述的是柴焰深爱过的男友其实早已不在人世,一切都是陈未南,这个陪她一起长大的竹马所布的一个局,只为让她走出情伤,面对现实,接受新的感情,当真相浮出水面,她以为终于可以迎接久违的幸福,拥抱难得的温暖,可死去的男友竟然突然出现在她的世界,扬言要报复的他,彻底地搅乱了她的人生,这场关于爱的救赎,到底她还能否等到希望的曙光?

精彩章节

三月的天气,碧空潋滟,白云袅袅,自然光线极好的机场露天咖啡厅里,坐在日光中的柴焰小口啜着杯里的曼特宁,很认真地在想问题:那份报告是真是假,是谁把那东西寄来她这的,对方什么目的,再有,那份东西还有没有其他人收到吗,楚爵收到了吗?

思绪纷乱时,时间悄然到了登机时间,广播里声线细腻清朗的播音员播报着起降延误的航班号,柴焰随着稀疏的人流排队前行,陈未南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柴焰没在意,继续往前走。

验好票,她人已经站在闸机口里了,这才发现陈未南仍站在远处接电话。

他眉头紧锁,脸上一副不耐神情。

又是谁惹了这位大爷了?登上飞机,柴焰问他。

一个无赖,非缠着我买保险。陈未南嘿嘿傻笑着,关掉了手机。

***

柴焰认识的一位女性作家曾经写过一篇有关男人说谎的专栏文章,里面有一句话让柴焰记忆深刻男人总把女人看不见的小动作推脱给和朋友吃饭、加班或是看父母上面,而当这些小动作发生在女人眼皮底下事,遭殃的永远是卖保险的。

在柴焰对这话还记忆犹新时,已经回到蕲南几天的她坐在一家专营杭帮菜的私营餐馆里等人。

这几天,蕲南日报上的新闻如同此时的天气,云淡风轻,风平浪静。那份dna报告也好像从没出现过一样,不论是沈晓还是楚爵都没和她提起。

或许是恶作剧?柴焰觉得不像是恶作剧,有谁会开这种玩笑呢?

正想着,失联几天的栾露露穿过紫红色的流苏帘幕,在服务生的指引下来到了柴焰桌旁。

嗨。她无力的举着手同柴焰打招呼,样子疲惫。

怎么?柴焰拿出那份文件,很累?

儿子病了,忙着照顾。

哦。还以为你是因为这个在心烦呢。柴焰点点桌上的纸,dna几个字母在她指尖恍惚跳跃。

栾露露眨着眼,抬起头,这个东西,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有人寄给我的,是谁我也不知道,我想问你,这是真的吗?

真的假的又如何?我就想离婚。楚爵心里有别人,就算孩子不是他的,我们也是扯平了。

怎么是扯平!?柴焰生气地看着栾露露,在没证据前,楚爵最多是精神出轨,你这个她不知该怎么形容,婚是栾露露主张离的,闹上法庭,这份报告在法官桌上一亮,就算他们是原告方,也是理亏的。我们会输的

你那么在意输赢?栾露露问。

当然。柴焰在心里回答。

可我很想看你输会是什么样子。栾露露微笑着说。交谈途中,菜被服务生依次摆在了桌上,栾露露拿起筷子,捡了块鱼放在嘴里,我儿子不是楚爵的。柴焰,你不想知道孩子是谁的吗?

栾露露诡异地笑着,柴焰心里咯噔一下。

看来你想到了。栾露露放下筷子,这份报告是我发给你的,同样的报告我也发给了楚爵和他的律师,他比我想要好面子,竟然忍住没吭声到现在。不过这个婚我是离定了,就在来之前,这份报告我发给了一个可靠的记者,消息明早见报,我要让楚爵颜面扫地,让你输掉官司,而我这个红杏出墙的女人,或许会带着孩子去找孩子的爸爸,孩子的事我也已经告诉陈未南了,他没告诉你吗?栾露露扬扬眉毛,怎么,生气了?柴焰,我以为你会装的满不在乎,不会生气呢,还是你不想做我的代理律师了?

因为愤怒已经起身准备离席的柴焰突然轻笑了一下,她在气什么呢?她重新回到座位,居高临下的看着栾露露,你是我的客户,代理费都接了,没有中途不干的道理。孩子是陈未南的?好啊,官司结束,带着孩子也和陈未南做个dna检测,是他的,我不会不让孩子认祖归宗的,只是孩子以后又要多一个妈。

柴焰站在栾露露身旁,手点点桌角,我要去研究下案子了,你自己慢用。

留下一个洒脱的背影,柴焰的身影很快隐没在流苏帘幕后。

***

午后,日光惬意悠闲地照在tinybar墨蓝色的招牌上。玻璃门外,closed的木牌斜斜的勾住蘑菇挂钩,偶尔被风吹起,发出咯吱声响。门庭深处,陈未南坐在吧台边喝了第五杯威士忌,他摆摆手,醉意熏熏的看着一旁的木头,你以为接到电话时不想说啊?我脑子是蒙了。栾露露说的有模有样,什么那天聚会我喝多了,她送我回家,就就那什么了!哪什么呀?我是那种没自制力的人吗?

你的自制力?木头微微勾了唇,伸手在陈未南那里弹了一下,摇摇头,差强人意。

摸哪儿呢?!你个死黑社会!陈未南跳着脚,平复下情绪,他打着舌头说:蒙劲儿过去,我想,不对啊,日子不对。可我不敢和她说,我怕她骂我沾花惹草。我发誓,我再不那样了。我发誓他举起三根手指头,顺便又灌了口酒。

扑通一声,陈未南软泥似的从高脚凳上滑下来,趴在地上,他醉了。木头伸出脚,在他身上踢了两下,确认是真的醉了,这才朝身后低声说道:把他捡走,吐了我还要再擦地。

柴焰不满的哼声从某处黑暗的角落冒了出来,她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陈未南,她只是来找木头要江江资料的。

这么没出息的男人,我不想捡。她说。

那我把他丢出去。木头的声音一如既往没有感□□彩,柴焰恨恨地咬着牙,钟绾绾要是在

她出门了,不在。

柴焰:

这世上真有做事气死人的人,也有毒舌噎死人的人,更有话不多也能把人噎死的。木头是最后者,而最前者正醉意熏熏的坐在柴焰车里,阖眼做着一个惊悚无比的梦。

梦里,他坐在一座小舟里,飘扬在汪洋大海上,浪很大,猛的掀翻了小舟,他落在水里,没觉得冷,就是身上说不明的痛。浪头不断,他在水里翻来覆去。

疼死了!他嘟囔。

再睁开眼,四周光线昏冥,他惯性地在身边摸索,终于摸到了灯绳,一拉,熟悉的房间重新置于光明之中。他摸着有阳光味道的被单,心想怎么会回了柴焰的公寓呢?

他想下床,才一动作,浑身发疼。哎呦我的妈!他忍不住叫。

叫声引来另一个人。

柴焰推门进来,手里拿着付碗筷,她刚刚在厨房打鸡蛋。

醒了?她问,随手按开棚顶吊灯的开关。白色光线笼罩下的房间,床头灯的那点昏黄顿时失了颜色。陈未南眨眨眼:你带我回来的?

不然是你自己爬回来的?

柴焰,我有事和你说。

如果是栾露露孩子亲爹的事,你现在已经不算主动交代了。柴焰轻轻瞟了陈未南一眼,陈未南身上一抖,谄媚的掀起他胸前衣襟:柴焰,我身上怎么青一块紫一块的?

被人睡了,不青不紫,正常?再不理他,柴焰打着鸡蛋转身出去。她人已经消失在门边了,声音却清晰地传来:你的东西我没动过,房子太大,我自己住着太大,你搬过来,房租付一半。

陈未南张着嘴巴,甚至忘记要说好了。

什么是幸福的味道,大约就是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吧。

他兴奋的在床上奋力一跳,腰疼

要知道,柴焰没对醉酒的陈未南下手客气。

***

柴焰没有因为陈未南的回来而睡好,相反,她又是一夜未眠,因为木头告诉她,楚爵的交际圈里,从没有过名叫江江或是和江有关的人出现过。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顿时,柴焰觉得这起离婚官司里,她最后一点胜算也没了。

黎明在忐忑中悄然降临。

早饭桌前,柴焰揉着胀胀的太阳穴,强打精神看在厨房里忙碌的陈未南。

今早,或许关于冯疆董事长戴了绿帽子的消息就会传遍大街小巷,而这起官司的结局

正想着,柴焰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沈晓打来的。

柴焰,楚总同意离婚了,不过他希望栾露露除了基本补偿外,放弃冯疆股份的持有权。

因为那份报告?

什么报告?沈晓轻嗤着,楚总也算是对楚太太仁至义尽了,快离婚了,还希望自己独自承担债务。

什么债务?

看看今早的新闻吧,冯疆要完了。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