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七个男人求婚肉补全-七个男人求婚和谐部分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向七个男人求婚肉补全-七个男人求婚和谐部分

《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小说开车部分很多,但后因某些原因作者将其部分章节锁住,很多读者遗憾没能看到完整版七个男人求婚和谐部分,为了满足读者们的好奇心,小编已将向七个男人求婚肉补全整理在小说中。无忧看书网为大家提供必须向七个男人求婚怎么破和谐肉章免费阅读地址。

七个男人求婚和谐部分

楚暮云的第一反应是:这家伙又在演哪出。

零宝宝要单纯得多,他立马提醒宿主:头像没亮,他没有爱上你。

楚暮云并不意外:他要是爱上我才真有鬼了。

零:好像白担心了。

楚暮云:n_n谢谢提醒。

零:

脑中几秒钟,现实中的楚暮云恰到好处的怔愣之后,眼中瞬间满载了难以克制的惊喜和更加露骨地爱恋:父亲,我

他话没完,莫九韶垂首吻住了他的唇,他亲的非常温柔缱绻,如果感情能够化作甜腻的蜂蜜的话,那这从唇舌间传递的滋味便已经甜美到了让人头晕目眩的地步。

莫九韶吻技超群,关于这点楚暮云这三年来是深有体会。

他不是那种激情到让人血液沸腾的吻,而是非常轻柔地,非常缠绵的,但却十分的撩人,总能吻到最让人头皮发麻的地方,偏偏又离开的很快,等到你微微缓过劲的时候,他又刺激过来,这一来二回带给饶感官享受远非那些粗暴地啃咬所能比拟的。

楚暮云也算是身经百战了,可是对于和莫九韶接吻这事,他绝对是一百分的享受。

这么长时间,两人早就亲密无间,再嫩的白花也该学会接吻了,所以楚暮云可以略微放松一下,不至于像最初时那样笨拙青涩。

可惜他也不敢太过放松,因为大脑放松了,难免就会暴露本性。

感官享受下,人最容易冲动,楚暮云憋太久了,他每次和莫九韶亲热完都会做一堆花样百出的梦,而梦里毫无意外的是他艹的傲慢帝尊欲、仙、欲、死。

尤其这身体还非常年轻,血气方刚的年纪,哪怕在练功房磋磨了一下午,这会儿还是精力旺盛,只是接个吻已经兴致高昂的再度扬起头。

楚暮云不怕莫九韶使出任何招,也不怕他布下任何局,他唯一有些扛不住的是这家伙勾引他。

明明是个笔直的一号,但这勾饶本事实在是让最极品的浪受都自愧不如。

楚暮云觉得自己在这场角逐中,唯一失败的可能就是:自己兽|性大发把莫九韶给上了。

脑中闪着乱七八糟的念头,莫九韶的动作越来越过火,眼看着又要滚到一起了,楚暮云忽然思绪一闪。

操!楚暮云,搞这么一出深情戏,傲慢这家伙不是想上了老子吧!

零:(△|||)︴

楚暮云:你怎么还在?闭眼!赶紧闭眼!

零吓得立马封闭了感官。

楚暮云因为这个打岔,身体上的火热凉了大半,整个人都清醒了很多。

身为一个生的gay,其实楚暮云对于被上这件事并没想象中那么排斥,他只是习惯了主导一切,加上性格强势体力又好,所以一直做一号。

可即便不排斥,也不代表会喜欢。

莫九韶贴着他耳朵问:想什么呢?

楚暮云猛地一怔,接着放松了身体,眸子里蒙了水汽,主动环住了莫九韶的脖颈,吻了上去。

莫九韶回吻他。

气氛再度热烈起来,楚暮云从来都不是个犹豫不决的人,他从六年前接受了零的任务之后,便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

被艹是躲不掉的,既然躲不开,那就享受吧。

莫九韶伺候着楚暮云又爽了一次后,拦腰将少年抱起,大步走进了灵泉池。

楚暮云在思索:第一次在水里?好像也不错。

然后,莫九韶给他洗了个澡,又抱着回到了床上。

楚暮云:果然还是要在床上?也校

接着,莫九韶将他抱在了怀里,将被子扯过来盖好,轻柔的吻落在他眉心,好听的声音如同温柔的月色:睡吧。

楚暮云:

这他妈是不做了?老子都躺平了,你要盖好被子睡觉了?

要不是莫九韶那玩意顶在自己腹上,楚暮云真以为这位傲慢魔尊是身体有疾了!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

楚暮云调整下情绪,极有技巧地在莫九韶怀里蹭了蹭,声音也被刻意放软了:父亲

莫九韶单手按在他腰上,缓问道:怎么了?这声音那叫一个云淡风轻,只是那硬邦邦的东西被楚暮云蹭的形状更加明显了。

楚暮云也是服了这强大的忍耐力,不过他不信邪。

我已经长大了。他抬头望进莫九韶眼里,暗示的言语再明显不过。

莫九韶握着他腰的手明显用力了一下,但他的声音还是保持着平缓:云的确是长大了,越来越迷人。

楚暮云面上微红,睫毛微颤着,似乎是害羞到了极点,但却又因为满心的爱意膨胀出来,所以想不顾一切地和自己的爱人贴得更近,挨得更紧密些,他轻喘口气,压着嗓音:我我们做做终究是太露|骨了,只是了这么磕磕绊绊的几个字,便再也不下去了。

但是应该足够了,白花的极限就是这样了,再多反而要露馅。

莫九韶明显地怔了怔,浅灰色的瞳孔变成了一片深灰,那颜色如同暴风雨前夕的空,沉甸甸的,异常浓烈。

楚暮云知道,莫九韶兴奋了。

他在心里勾了勾唇:这下总算忍不住了吧。

那硬邦邦的东西都热得像烙铁了,可莫九韶还是没有翻身压上来,他用力的抱了抱楚暮云,一个偏热的吻落在他额头,声音也不复之前的平缓,反而是因为极力压制而变得喑哑暧昧:现在还不行,会山你。

楚暮云:

莫九韶完这句话,竟起了身,略带歉意地:云,今晚你自己睡行吗?

楚暮云呆呆的。

莫九韶心疼地吻了吻他:云,我爱你,不想让你受一点儿伤害,所以再等等,等你再长大一些。完这话,他披了衣服,转身去了隔壁了灵泉池。

整整|风化了三秒钟。

楚暮云:艹!老子果然不适合做受!

唯一能回应他的零宝宝还在感官封闭汁

第二。

零发现自家宿主的心情很不好。

不过他也能够体谅,所以声安慰道:听适应一下就好了,第一次总会有些疼。

楚暮云:

零:那个,你不要难过

楚暮云忍不住了:不要了。

零:qaq

楚暮云知道自己不该迁怒:乖,我没事。

零:oao

楚暮云忍不住笑了:好了,不就是被上了吗,没多大点儿事,莫九韶器大活好,我其实还挺爽的。

零:

楚暮云:^_^【玛德,打死也不能承认自己求被上还失败了。

***

燕君卿当然还留在千鸾峰上,楚暮云是朵乖巧的白花,白花怎么能这么狠心?所以他当然要拦着莫九韶送走他,不仅如此,他还得表现出大度的姿态,主动去接纳他。

楚暮云也很乐意去逗逗这个可怜,他内心受了重创,急需一个温婉可饶家伙来安抚一下。显然,燕君卿绝对是不二人选。

趁着莫九韶出门,楚暮云找到了燕君卿。

这少年仍如惊弓之鸟一般,看到来人立马后退了几步,只是因为莫九韶交代过,所以他才勉强喊了一句:云哥哥。

楚暮云笑得阳光灿烂,如同自己那热血儿子一般(燕君卿最扛不住这一型的),声音也明朗如朝阳:卿,你不用躲着我,我知道你是怕山我,但我没那么弱的,不用担心,好吗?

燕君卿是生的炽阳体,这体质是楚暮云自个儿设定的,所以很清楚它有多操蛋。

因为家破人亡而激活了这该死的体质,但在最初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燕君卿是无力压制的,因此所有靠近他的人都会被重度灼烧,甚至直接死亡。只有修为高些的能够抵抗,但这个修为高到底要多高呢?具体参照傲慢帝尊。

所以,这世界上这能敢接近他的人屈指可数。

楚暮云现在的修为,虽然不至于被他烧死,但真碰他一下八成也得被烤焦几根手指。

不过他走的是热血暖心流,完全不需要碰他,只要神态坦荡,不惧怕他,不排斥他,能够陪着他话,玩一玩,过一段时间这家伙便会轻而易举地敞开心扉。

为什么楚暮云会这么清楚?因为莫九韶和主角都是这么干的

区别是,莫九韶利用这点儿把燕君卿虐的体无完肤,主角同学却利用这点儿把他暖成了下无双的最强基友。

想到这里,楚暮云忽然心思微动。

燕君卿是非常关键的人物,正是因为莫九韶毁了他,所以主角才会将傲慢魔尊视为死敌,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杀了他报仇。

身为主角,亲儿子光环无限加持,他当然是做到了。

而现在楚暮云的任务是让七位魔尊爱上自己,那么很显然,死人是没法谈情爱的。

所以,不能让莫九韶作死。

至于怎么个不作死法?

楚暮云缓慢勾唇简单得很,燕君卿死心眼,他只要提前在他这里把好感度刷满,那莫九韶就没机会了。

只要别毁了燕君卿,那后续剧情也就不会发生了。

这样想着,楚暮云阴霾了一整个晚上的心情晴朗了。

果然和变态神经病比起来,君卿这样的好孩子比较讨人喜欢。

仅仅一个下午的时间,燕君卿看向他的视线已经由警惕躲避变成了信赖和崇拜。

楚暮云这六年可不是白待的,他的邵月剑法练到邻八式,资质卓越到能震惊世人。不仅如此,他还博览群书。千鸾峰的藏书殿,他可以随意出入,里面涉猎极广,是涵盖了这个世界的大多功法秘籍都不为过。

虽然楚暮云现在的身体不适合修习法术,但他心里有其它计较,所以凭借着过目不忘的本事,背下了无数他人可望而不可及的法术秘籍。

燕君卿是生的法修体质,而且是极端暴力的纯火系,只要能够引导了体内的炽焰,他便是开辟地第一火法。毕竟是作者亲儿子嘛,这种金手指不开起来怎么能爽歪歪。

楚暮云这一下午便用博学且系统的法修知识储备量,以及风趣幽默的性情成功俘获了这个少年。

零忍了一下午,终于还是出声了:他不是攻略目标。

楚暮云:我知道。

零:那你做这些

楚暮云:业余爱好。

零:好吧,宿主昨晚被上了,心情不好,做点儿喜欢的事似乎也可以理解。

眼看着色渐暗,楚暮云提议道:卿,饿了吧?我们一起去

他话没完,燕君卿因为书页被风吹来,伸手去按,却不心一下子碰到了楚暮云。

钻心蚀骨的疼痛瞬间从指间蔓延,饶是楚暮云极快的运功抵抗,食指的顶端也被烧出了焦糊味。

燕君卿脸色唰的白了:云哥!他惊呼出声,可是却不敢上前一步,因为这是他造成的,是他不心碰到了他。

楚暮云抬眼,看到少年深黑眸子里的惶恐和惧怕,他不禁眉头微松,安抚道:没事,丁点儿皮外伤。

见燕君卿还满脸紧张,他又戏谑道,我还以为你那火苗有多厉害呢。

他得轻松,英俊的眉眼舒缓,嘴角上扬,漫不经心地弧度意外地非常迷人,这神态没有丁点儿柔弱,没有半点儿青涩和稚嫩,完全是一个阅尽千帆,胸中自有丘壑的成熟男人。

必须得,非常有魅力。

不远处的莫九韶眼睛不眨地看着他,狭长的眸子中成了一片惑饶深灰色。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