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谈恋爱就去死夜琛任景肉车-夜琛任景第一次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不谈恋爱去死夜琛任景肉车-夜琛任景第一次

《不谈恋爱就去死》夜琛任景肉车作者放在了微博中,夜琛任景第一次r18是在文中的第80章里,任景忍不住又吻住了他,这次倒是理智了很多,细细的亲着, 慢慢的吻着,心底的澎湃由于身材的接触而转达给对方, 那浓浓的爱意若是能化作本质, 怕是可以把对方团团裹住, 像柔软的棉花一般,为身处严冷的人带来热和的救赎。再离开后,任大景就有些不诚实了。

不谈恋爱就去死夜琛任景肉车

夜琛浑身都酥酥麻麻地,忽然就想起了那天晚上说是醉了,实在他还是有些记忆的,开真个时候是挺疼的,但后来

夜琛眼珠闪耀着,声音却利索得很:我们做吧。

任景脑袋嗡了一声,这是夜琛第二次邀请他了。

爱好到心尖尖上的人,两次提出这样的事,谁能忍得住?

任景理智上感到不行,该一字一句地分析一下,现在还不是时候,不是时候不,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夜琛面颊绯红,鼓起勇气的样子容貌要多动人有多动人:你轻、轻点的话应当应当不会太痛吧,实在不行,我明天就请个假声音是越说越小,到后头已经几不可闻了。

这还能忍住,真就不是人了。

任景按住他后脑勺,吻上他的唇。

夜琛紧张得又忘了怎么换气。

不过任景没再持续亲吻他的唇,他沿着他白净的下巴向下,吻上了脖颈、锁骨,然后

夜琛蓦地睁大眼,十分紧张地急促喘了口吻。

时间很多,夜琛还有的哭。

夜琛是后半夜醒来的,他一动都动不了,全部人像趴在床上的石雕,连指头都僵得无法转动。

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琛哥就是最佳代表。

痛啊痛,好痛,全部下半身似乎都不是自己的了。

最丢脸的是,他到底哭成了什么熊样!

前头痛得哭,后面爽得哭,反正就跟被林妹妹附体似的,眼泪都不听使唤了。

夜琛创造自己不仅身材转动不得,连嗓子也哑了,喊得太凶,这会儿连一个音节都蹦不出来了。

好丢人啊!夜琛想想就面红耳赤,想挖个地洞把自己给埋了。

任景的声音在他上方响起:还好吗?

好个鬼啊!夜琛委屈巴巴。动不了,说不了,他只能趴着。

任景警惕把他抱进怀里,像哄小孩一样哄道:对不起,是我不好。

这可真是冤枉任景了,他已经提示他好多次会痛会很痛了,然而琛哥人狠胆儿肥,硬是咬牙说没事,还故意撩他,后头可好了,把人撩出火,自己再哭着喊痛,可真就停不下了。

夜琛干哑着嗓子说:不是你不好。他气呼呼地说,是它不好!说着他拿膝盖怼了下任大景。

成果踢到铁板了。

夜琛又快哭了:怎么它怎么又站起来了啊!

任景说:别怕,不理它。

夜琛这下诚实了,不敢出声不敢撩人,乖得像个小可怜。

任景是又爱好又心疼,真是恨不得把他捧在手心,警惕庇护着。

夜琛委屈了会儿,肚子不争气地咕噜噜了一会儿。

任景连忙道:饿了?

夜琛点点头。

好饿

中午的时候由于心情不好所以他只吃了一点点,之后又激烈运动,晚饭直接错过,睡到现在醒了,能不饿吗?

任景说:你等下,我往给你弄吃的。

夜琛小声道:好。

任景走了,夜琛躺在床上,瞬间呲牙咧嘴,好痛!他赶紧翻过身,趴好。

没过多久,任景便会来了。

夜琛趴在床上,笔挺白净的双腿正对着他

任景喉结涌动了一下,终于还是摒弃杂念,走过来抱住他:要不要先喝口水?

夜琛点点头。

任景往给他倒了水,送到他嘴边。

夜琛想坐起来,但他腿一动就拉扯到某个处所,瞬间痛的想哭。

任景连忙道:别动,我来喂你。

夜琛能咋地只能像个废人一样让任景伺候了。

喝过水他倒是舒服很多,似乎身上也有些气力了。

这时候门铃响了,看来是夜宵到了。

任景往开门,推了餐车进来。

闻到饭香味,夜琛感到自己仿佛饿了七八顿,张嘴就能吃下一头大象!

考虑到他的身材,任景给他弄得是清淡的粥和面点。

夜琛饿极了吃什么都感到特别香,他连喝了半罐大骨粥,全部人才像满血回生般,有了些气力。

刚吃完也不好睡下,任景提议道:要不要看电影?

夜琛说:不要。

任景又问他:玩会儿游戏?

夜琛眼睛一亮:好啊!我手机呢?

任景给他拿过来,夜琛靠在任景怀里,点开了某手游。

他喜滋滋的问任景:你会吗?

任景摇摇头道:没玩过。

夜琛顿时感到自己牛气了:我教你,我玩得可溜了!

他匹配进往,选了个超帅的好汉李白。

他对任景说:看我大杀四方!

事实证实琛哥想太多,小鲁班专业户玩李白简直是送人头。

连逝世三次后,夜琛解释道:重要是我状态不好,有些痛

任景道:嗯,这很影响施展的。

夜琛说:相当影响了,李白这个好汉本来就很难操作的!他眼珠子一转,对任景说,要不你试试?

任景摇头道:我不会玩的。

夜琛可自得了,他道:我教你,一技巧这样二技巧这样,然后大招他霹雳巴拉说了一通,感到自己简直厉害得飞起。

他把手机交给任景:你来试试。

任景迟疑了一下。

夜琛又道:没事啦,输了就输了,没关系的!

任景说:好吧。

夜琛已经做足筹备安慰任景,毕竟玩过王者光荣的都知道,李白是个极难上手,非常难操作的好汉,别说是初学者了,即便是玩了几个月的也不必定能练好。

然而什么叫打脸如风?

夜琛震惊得看着两段一技巧突进,二技巧破甲,大招完善收人头然后再三段一技巧返回原地的李白

你真是第一次玩?

任景道:以前没有时间玩游戏。说话间,他又切逝世了鲁班小短腿。

夜琛:!!!

一局结束,12杀3逝世9助攻的战绩惊呆了夜琛。

人头是任景拿的,逝世掉的全是他。

有毒啊!

夜琛跟看怪物似的看他:你这这

任景笑了下道:是挺难操作的,想玩好还是要集中精力。

这是重点吗??

夜琛来劲了,催促道:再来再来,我要还要看你玩。

任景还不是什么都依他:行。

一个小时后,夜琛心服口服,任景的确是没玩过,不过他脑袋太机动,伎俩也极其迅速,反射神经特别快,简略粗暴点儿说就是天才

这样的天才夜琛还真见过,他拉他表弟进坑的时候就曾被他的骚韩信给震惊过。

人比人还真是气逝众人啊!

夜琛兴趣勃勃地看任景玩了两小时。

一局结束后,任景看向他:该睡了。

夜琛一脸遗憾。

任景捏捏他脸颊道:明天有空了再玩。

夜琛眼睛一亮:真的吗?

嗯。别说是玩个游戏了,只要是夜琛想的事,任景什么都会陪他做。

两人甜蜜蜜地抱在一起睡得香喷喷。

第二天当然是请假了,夜琛固然能下床了,但一走路也还是痛,这个状态往拍戏,怕是要昏倒在片场。

他缠着任景玩了一天,全部一美滋滋,他恨不得赶紧往舅外氏,把自家那嚣张表弟拖出来,让他见识下什么叫真天才!

任景真的好厉害!夜琛就这样后知后觉地成了他的迷弟

邻近晚上的时候,任景有事出往了一趟,夜琛在床上开心得滚了几圈。

往逝世的声音幽幽响起:触发强制任务

夜琛呆了呆:什么?

往逝世持续说:强制任务:将往逝世系统的事告诉任景,时限二十天。

夜琛倒吸口吻:你在扯什么?

往逝世慢腾腾地说道:强制任务必须完成,否则将扣除现有的所有生命点。

夜琛翻身而起:往逝世!你他娘的是不是真想往逝世!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