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希雅傅云哲小说-宋希雅傅云哲免费阅读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宋希雅傅云哲小说-宋希雅傅云哲免费阅读

女主角宋希雅男主角傅云哲小说书名为《再次沦陷[豪门]》,暴躁喵是宋希雅傅云哲小说作者。从前的时候,她其实很想很想和他有一个孩子的,或者说,一直以来,她都想和他有一个孩子。他长得那么好看,人又聪明,他们的孩子,一定会机灵又可爱,不过那都是很久以前的想法了。那时候他们关系还没有现在这么僵,至少他还会对她笑。还会陪她一起吃晚饭,可是也不知道从哪一天起,他们之间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他总是很晚回家,回到家里,两个人相对无言。有时候她甚至会觉得,那是他在她身上单纯的发泄,那么的野蛮、粗.暴,不讲道理。

宋希雅傅云哲免费阅读

摄影棚里场景搭建十分考究。欧式古典装潢,壁纸、名画、花瓶,雕花大床。合起来,显得奢华非常。

宋希雅穿了一身水红色的小洋裙,外罩黑色呢绒大衣,一头青丝烫成卷,乌发红唇,娇艳欲滴。

棚里六个机位,皆是直直对着她。

她坐在大床一畔,双腿交叠,瞧着气势端然。可那藏在袖下,只露出了一半儿的手,却紧紧攥着。

镜头给到她的手,一个大大的特写。

床前站着一个油头大肚,穿着宽大格纹西装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凑上前一步,笑得一双眼睛眯成了缝,眼见着的不怀好意。

他说:

纤纤小姐身价可真高,王某请了好几回,才请了你来。

有事么?

宋希雅杏目一睁,直直看着他,说道,

我现在已经下班了,王二爷,恕不奉陪了。

《千秋》是一个架空民国的故事。讲的是民国时期大上海百乐门舞厅里,三个年轻貌美的舞女,从一开始的不谙世事,到在名利场中浸染后,逐渐改变。她们其中,有人迷失本心,有人却在故事的最后回归纯善。

宋希雅演的,就是迷失本心的那位舞女。

在这个故事中,她原本是从小锦衣玉食,生活在异国的华裔,后来战争爆发,家国沦陷,她受到大学同学,也就是故事的女一号俞芳感染毅然决然回国,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俞芳在一个青年人救国组织,进入组织后,俞芳和沈纤纤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进入百乐门,成为舞女。

这样的身份,更便于她们接近某些大人物,知晓有利于组织的消息。

《千秋》的室内戏份全在美国搭摄影棚完成,至于外景戏份,要这边完工后,再回国到海城影视城补拍。

现在正在拍的这一场,是宋希雅扮演的沈纤纤中期戏份,此时,沈纤纤在生活中,在组织中屡屡受挫。组织让她转移到贫困的地区,她却发觉这样醉生梦死、穷奢极欲的生活很好,不愿离开。

沈纤纤游走于各种大人物之间,享受着富豪贵子们的金钱权势,也向他们分享着自己年轻的肉丨体。并且,不断收集着消息,试图让组织里的人明白,她才是组织最需要的人。

直到这一天,她被那个大上海一霸王二爷捉到了王家。王二爷与她们的组织对立,是一心要灭了组织的人。

沈纤纤在与王二爷斡旋。

不过对方显然没有想要跟她浪费时间,下一瞬,王二爷就欺丨身上前,抬手就去扯她身上的大衣。

凭借一个演员应有的专业素养,宋希雅已然入了戏。

不过这一场戏,除去一些必要的台词,更像是一个女性本能的抗拒反应。

她只需要拒绝,用自己的力气尽力阻止就可以了。

只不过这场戏是要演沈纤纤被丨强,于是不可避免地要拍摄一些似是而非过程与细节。

黑色的呢绒大衣被撕扯下,红色小洋裙被扯丨下丨肩丨带。

肩上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裸丨露在外。

原定的拍摄计划是到这里戛然而止,只要再给宋希雅面部特写,拍到绝望的泪,就算结束。

可是搭戏的男演员却没有停。

再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水红色小洋裙的上半部分就几乎被完全撕裂。

薄薄的衣料彻底滑落下来之前,宋希雅连忙抬手,挡住那即将泄露的春丨光。

导演还没有喊咔。

对方的手伸过来,力道之大,一只手紧紧攥住她两只手腕,让她动弹不得。

而此时此刻,她所有的挣扎、无助,都被当成了进一步演绎。

导演副导演一种工作人员坐在监视器前,紧紧盯着,这一段明显要比刚刚那段更加精彩。

林嘉轶也一眼不错地盯着,眼中的某些情绪已经快要压抑不住。

镜头的放大下,男演员的另一只手已经从宋希雅裂开的裙子侧面伸进去,直往胸口探去

剧本里可没有这样写!

咔!

听到这一声,现场的所有人都下意识停止。连想趁机揩油的男演员都习惯使然,拿开了手。

郭导演眉头紧皱,恼怒地扬声问:

谁喊的咔??

说话之前,原本应该坐在监视器旁一起看着的林嘉轶已然起身,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雕花大床前。

他一把扯着男演员的领子,将他搡到一边。旋即脱下身上的西装戏服,披在她的身上。

将裸丨露在外之处尽数遮住。

我喊的。

林嘉轶稍稍弯腰,将坐在床上,不知所措的宋希雅拦腰抱起。

郭导的怒气消了些,刚刚是他太入戏,男演员的行为属实过分。

这样一想,语气便稍缓了一些,只说:

怎么这么没规矩,随便就喊咔。

林嘉轶直视过去,在国内首屈一指的导演面前,并未有一丝一毫的示弱:

很抱歉,但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这样做。

郭导还想说话,不过站在一旁的宋云昌看不下去,便低声制止他。

倒是刚刚被打断,又被推搡了一下的男演员怒不可遏,指着林嘉轶便说:

林嘉轶是吧?你他妈现在以为自己是个腕了?

林嘉轶抱着宋希雅,转过身,直直对上那个男演员的视线。

他很高,这样看过去,有种居高临下的意味。

那任顿了一顿,才又说一句:

信不信老子让你糊得渣都不剩?

能上郭静林导演的戏,自然都是有些来头的。

这位中年男演员,也是个老戏骨,在外一直受人尊敬,没想到背地里是这样的。

不过看着这趾高气扬的态度,这说出来的话,想来是个惯犯了。

宋希雅紧紧咬着下唇,心中一窒。

她很感激林嘉轶今天救了她,但是她不想让他惹上麻烦。

她伸出手,拉了拉林嘉轶的前襟。

低声说:

嘉轶,放我下来。

男人垂眼看她一眼,旋即又像没听到她的话似的,什么也没说,将目光移回那个男演员身上。

林嘉轶面色不变,只是轻飘飘吐出一句:

你尽管试试看。

他是一路抱着她打车回酒店的。

坐在出租车上,两个人都默契地缄默不语。

一直到了酒店房间门口,宋希雅才在原地站定,叫住转身就要走的林嘉轶。

嘉轶。

她朱唇轻启:

今天,真的很谢谢你。

他双手插进裤袋里,仍是平素里那个对什么都浑不在意的慵懒模样。

林嘉轶只说:

没事。

她语气更加郑重:

今天的事情,我会去解决的,你不要担心。

面前的男人难得抬眼看她一眼,有些好笑地不屑轻笑一声:

解决?你怎么解决?别告诉我是去跟那个畜生道歉。

宋希雅摇摇头:

不是,嘉轶,你真的不用管我了。我不想你因为我的事情惹上麻烦。

那怎么办呢,我已经惹上了。

林嘉轶垂眸,直直盯着她的眼睛,倏忽伸出一只手,扳住她的肩,正色道,

不用怕,宋希雅,有我在,不用怕。

说完,还未等她说话,便放开手,转身离开。

只留她一个人怔在原地。

***

第二天到片场的时候,宋希雅总觉得自己能听见各种窃窃私语的声音。

有两个年轻的女群演似乎没发现她在,在前面聊的起劲儿

一个说:

你听说了吗?昨天林嘉轶公主抱着一个女的回酒店了啊。

另一个开始科普八卦:

跟我一起住的姐妹亲眼看见的,林嘉轶,抱着组里那个女三宋希雅。卧槽,真的醉了,我他妈还是林嘉轶路人粉呢。

我天,不是吧?宋希雅?网上不是说她背后有金丨主吗?怎么又和林嘉轶勾搭上了。

那谁知道呢?你看这一剧组不是老戏骨有名有奖,就是林嘉轶那种有流量又有实力的,她一个三线糊咖,你说她是怎么进来的?

宋希雅往前走了两步,走到了说话的两个人前面,才缓缓转身,笑着问:

那你又是怎么进来的?

没想到背后说人被抓包,两个群演也有些慌,一个打着哈哈:

希、希雅姐,我当然是宋副导演选进来的了。

另一个明显对宋希雅很不屑,小声嘟囔:

还好意思问,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

我也是宋副导演选进来的。

宋希雅脸上仍带着笑容,但是怎么看都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凌厉气场,

都一样来的,我是女三号,你是群演,你心里还没点数么?

听完她的话,那个女群演一脸愤然不平。只不过宋希雅只留给了她一个潇洒的背影。

她是一个很矛盾的人。

在讨厌自己的人面前,总会将自己表现的更让人讨厌。

盛气凌人,骄纵乖张。她从小在宋家养出来的大小姐坏脾气总在这种时候毫无保留地展现出来。

可同时,在面对自己在意的人时,她又只是一个怯懦的小姑娘。

不知如何表达,第一时间一定选择退让,再退让。

今天的戏是她在洛杉矶需要拍的最后一场戏。

也是一场重头戏,拍完了这一场,她就可以杀青走人,剩下的部分,只需要回国以后等着剧组通知再去海城补拍就可以了。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