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然心上陈应月陆亦修全文免费阅读-作者芸生生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悦然心上陈应月陆亦修全文免费阅读-作者芸生生

《悦然心上》小说原名《小月光》,此书的作者是芸生生。小说的男女主角是陈应月,陆亦修。陈应月顺从了家里的意愿与沈亮订婚,可知道事情之后的陆亦修大怒,于是威胁陈应月,陈应月想起十年前,因为高年级学长在顶楼对她吹了一声口哨,陆亦修可是连跑了六层楼,把人家摁在地上往死里打,差点没把人打残的事情,于是跟沈亮道了歉,说是父亲打电话过来说初一临时有事,要改天才能请他往家里做客了。

悦然心上陈应月陆亦修全文免费阅读

欢迎光临,请问您有什么需要的吗?夜半的便利店,营业员顶着两只黑眼圈,耷拉着眼。门铃响了,逢人来,条件反射地打招呼。

陆亦修问:签字笔在哪个位置?

营业员答:倒数第二列柜子的最中间。

好,谢谢。

陆亦修找到柜子,只瞧见一套少女款式,还带着粉色毛绒球的笔。他皱眉,将那少女笔举高:除了这个款式没有其他的吗?

如果旁边没有,那就是没了。

好吧。

陆亦修穿着黑白格的风衣,这只粉色的笔与他的穿搭格格不入。

营业员:一共十五元,现金还是支付宝?

现金吧。陆亦修低头掏钱包。

这时,营业员终于看清了他的样貌,手上的扫码枪啪地一声摔倒了台面上,与之同来的,还有营业员的惊呼:我的天哪,现在凌晨几点?我该不会是在做梦吧!你是陆亦修吗?我是不是眼花了!

二十不用找了。

营业员揉揉眼睛,确认不是在做梦后,终于恢复理智:您是住在这附近吗?我怎么以前没见过您,您的电影《城府》我看了有三十遍!您是要买签字笔是吗?是不喜欢这个款式吗?我给您去仓库找找,应该还有别的款式的!

不用了。陆亦修微笑。

您等一下,我现在就找!

营业员跑去仓库找笔了,陆亦修不想惊动太多人,放下钱,转身离开了。

拿着那只粉色绒毛笔,陆亦修浑身不自在。

还没离开便利店几步,陆亦修就感觉到了更不自在的存在。

隐约中,他仿佛听到了不远处草丛中传来咔嚓咔嚓的快门声,摄影机的红外线投射在地面一角。常年的演艺圈工作,让他知道,他被狗仔跟拍了。

他快步走到一层楼梯间,躲在安全出口后。

如他所料,没一会儿,那两个狗仔就跟了上来。正当他们着急寻找陆亦修影子的时候,他忽然站定到他们面前,声音冰冷:有什么好拍的。

两个狗仔被吓了一跳:陆影帝早上好,您原谅一下,这是我们的工作。

陆亦修说:如果你们的工作就是24小时监视我,抱歉我不接受。现在是凌晨四点,我的工作在昨晚已经结束,现在是我的私人时间,恕不奉陪。

陆影帝您别这样。

狗仔笑得狡黠:我们之前有拍到有个女人从酒吧里把你带出来,到了这里。我们就是想了解下,这人是谁,跟您是什么关系,要是您愿意配合说出,那就最好不过了。您出道九年也没什么绯闻,好不容易有这么个线索,别说影迷,连我都很期待呢!

够了。

如果您不愿意回答,我们可以亲自去查。

把今天所有拍的视频都给掐了。

您别为难我们。

我说掐了!陆亦修是彻底动怒了,身为娱乐圈人,他知道无时无刻被人追踪的束缚感。他可以忍受别人披露他的隐私,但是有关于陈应月的,却万万不能。她是陆亦修拼了命捧在手里呵护的人,他自己清楚被人监视的束缚,绝对不愿意陈应月踏上这样的路,他根本舍不得她受别人的打扰。

掐不掐?陆亦修下了最后通牒。

狗仔不识相,呵呵地笑。

就在这时候,陆亦修劈手夺过了他们的相机,狠狠摔在地上。

兴许是早就习惯了艺人们这样的反抗,狗仔显得很平静,反倒举着手机,将陆亦修砸相机的画面录了下来。他嘴里还很不客气,我们都录像了,如果您还这么不客气,我可就马上上传微博了。

陆亦修是个暴脾气,最讨厌别人威胁。狗仔话还没说完,他已经听不下去,抡起拳头就要往狗仔的脸上打。

也就是这时候,陈应月出现了。

她一把抱住陆亦修的胳膊,住手!

陈应月半夜醒来,看见沙发上的陆亦修不见了,打他电话也不接,怕他出事儿,就下楼找他,没想到看见了这一幕。

陆亦修终于还是停手了。同时,狗仔认出了陈应月的身形,用好奇的眼光打量她。

你是

陈应月整理了一下头发,体面地伸出手,微笑着跟他们一一握手,记者大哥们辛苦了,我是陆先生的新助理。

可陆影帝最近没换过助理吧。狗仔打量她。

狗仔能根据路线查到这儿,陈应月基本也能猜出他们应该是在酒吧拍到了什么。职场生存多年,早已锻炼出了陈应月一身处变不惊的本事,以前还在实习,没多露过脸,只有上周在虹桥给陆先生送过一次机,也不知道各位记者大哥当时有没有拍到照片,好歹也给点小妹露露脸的机会。

怎么会这样?

对了,陆先生在这小区里购置了房产,我们公司也有员工宿舍在这儿。陈应月蹲下身,捡起缺了角的摄像机,拿起来掸了掸,真不好意思,大晚上的我们陆先生火气比较大,弄坏了您二位的相机。如果两位不介意,要不上去喝个茶。

预想中的绯闻人选,变成了新晋助理,狗仔们明显地有些失望。瞧着陆亦修这副快杀人的模样,狗仔们哪还敢再上门喝茶。收拾完摄像机,赶紧拔腿跑了。

空荡的楼梯间,连呼吸都有些丝的回音。

陆亦修说:你这番理论,真是天衣无缝。

陈应月走下楼梯:如果你愿意低调行事,息事宁人,或许我也不用这样。

所以你应该在私底下操练过很多遍,所以才会说出来这么顺畅吧。陆亦修冷笑。

明知会发生的事,不做提前演练,不是我的风格。

陆亦修停下来问她:你就不怕,下次他们没在我身边看见你会起疑心?

陈应月嘴角牵出一抹笑,在狭窄黑暗的楼道里回头,与他的视线触在一块儿,陆影帝向来脾气火爆,随便辞退一个小助理,算得了什么。

那如果我不配合呢?

陈应月没回应他,只是默默打开手机,拨通了田悦的号码。她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得告诉了田悦,另外在捡摄像机的时候,她借机读到了狗仔所属公司的logo。她请田悦透过娱乐圈里的白手套,找到这家公司,帮忙抹去今天视频的所有内容,以防外泄。田悦听完,对陈应月缜密的心思连连称赞。

陈应月打了一路的电话,挂掉电话,已经回到了公寓。

陆亦修抱肩靠在玄关,报告完了?

陈应月叹了一口气:现在悦姐去处理了,只希望这次能顺利度过。

他眯眼看她:陈应月,你有这么害怕吗?

是啊,我确实很害怕。

半夜被吵醒,又碰上这样的事,陈应月很疲惫,陆亦修拜托你可不可以收敛自己的脾气,你的名声是所有人为你撑起来的。高楼建起需要漫漫时间,但是想倒塌,只需要一个爆破点而已。

陈应月越说越气,她用力将手机甩在沙发上,你气愤,摔碎他的相机又怎样?收拾烂摊子的永远是你身后的人,你的脾气只会给别人带来负担!

还未等陈应月说完,陆亦修的嗤笑就已传来。

你心里真的是这样想的吗?陆亦修拿手点在鞋柜上,笃笃有节奏的声响,像是□□的倒计时:陈应月我真想问问你,你到底是想保护我,保护我身后的人,还是说你只是想保护你自己?!九年,整整九年,宁愿站在我背后,也不愿意向任何人承认我们的关系。

陈应月我只想问你,认识我陆亦修,有那么让你感到羞耻吗?

陈应月忽然语塞,陆亦修沉着嗓子,质问她。

陈应月你有想过从你自己身上找原因吗?

你到底是在害怕什么?!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