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晚萧恒小说-慕晚萧恒全文阅读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慕晚萧恒小说-慕晚萧恒全文阅读

主角是慕晚萧恒的小说名叫《情缠不止爱难离》,是作者南城旧梦创作的一部现代言情小说,讲述了,她是律师界的不败神话,却没能得到一段幸福的婚姻,在世人的眼中,她是萧恒心尖上的人,殊不知他爱的却是另有其人,慕晚的存在,让他对她恨之入骨,这段婚姻早已名存实亡......

慕晚萧恒小说精彩章节

她抬头看着他。

那冷漠的话语,仿佛醍醐灌顶一般让她清醒过来。

是啊,萧恒最爱的人是林菀啊,他又怎么会给自己一个解释的机会?又或者,帮她说话?

阿恒林菀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不怪慕小姐,是我自己不小心的

软软糯糯的话音,仿佛一根羽毛,抚过萧恒的心。

任何一个男人,在这样的情形之下,都免不了会心软。就连他也不例外。

你没事就好,其他的再说吧!

他说再说,是告诉慕晚。

他决定和她秋后算账。

那她抿了抿唇,小心翼翼地看着萧恒。问他,我们可以走了么?人家新买了一套睡衣,还等着你来看呢。

话是说给慕晚听的。

嗯,我们走。萧恒搂着她,宠溺的笑了起来。

慕晚回到餐桌边,却再也没有了食欲。

她的心,仿佛被刀剜着,快要窒息的痛步步紧逼。她所幸放下了刀叉,嚯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径自走出了餐厅。

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下起了大雨。

小姐,有什么能够为您效劳么?一个waiter跟了上来,小心翼翼地为她打起伞。

能送我去路边打车么?

可是,西餐厅位于人烟稀少的郊区,又是高峰期,根本没有人愿意载她。

几番权衡,慕晚劫借走了西餐厅的雨伞。

可是,才走了没几步,脚下就是一个踉跄,八厘米的高跟鞋断掉了,慕晚摔倒在地,吃力地想要站起来,脚踝却肿了。

她倒抽了一口冷气,疼得快要哭出来了。

就连头顶上方的雨伞也歪了一下,豆大的雨点彻底打湿了她的衣服。

走投无路,慕晚最终只能掏出了手机。

电话,很快就通了。

是萧恒,她唯一可以寻求帮助的人。

阿恒嘶哑的话音,从听筒这边传来,我在

话却没能说完,被隐约传来的,女人的话语打断了,亲爱的,谁呀?

萧恒先回了她。

一个客户,你等等。

客户。

什么客户呀这种时候打电话,真是林菀悠悠的抱怨声,飘然入耳。

却好似在不断地提醒着慕晚。她死死地攥紧拳头,刚才找萧恒帮忙的念头,却彻底被打消了。

有事吗?生疏的话音,给了她当头棒喝。

没就是问问你慕晚说了一句,怅然若失地挂断电话。她失去了一切,如今,连萧恒也离她而去了。

挂断电话,慕晚心灰意冷地坐在水坑里。

结婚三年,她照料着他的生活起居,无微不至。她甚至天真的以为,自己能够得到他的心,可林菀的归来,彻底击碎了她所有的幻想。

嘀嘀

她在路边,不知等了多久,终于等来了一辆计程车。慕晚匆忙钻进车里,报上了律所的地址。

醒来,已经是下午了。

萧恒套上浴袍,从楼上走下来。约莫是昨天晚上喝了些酒,头昏昏沉沉的。

他站在回廊中间环顾一眼别墅,冷冷地问了一句,慕晚人呢?

这夫人她佣人支吾了好久,才小心翼翼地回答,夫人好像已经两个晚上没有回来了。

他如实回答。

这话一出口,萧恒整张脸都冷了下来。这女人,现在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连家都敢不回了!

给她打电话。

怒火莫名的被点燃,他直接开口命令。听他这么说,佣人立刻灰溜溜地跑去打电话。

可是

先生夫人的电话关关机了旁边的人握着听筒,支支吾吾地说。

甚至可以察觉到,萧恒的眼神几乎都要把他看穿了。

很好!这女人现在不但夜不归宿,居然还敢关机不接他的电话?萧恒眼底的熊熊烈火,仿佛一触即发,不可收拾。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出去。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萧恒。电话是老宅打过来的。

听筒那头是萧家老爷子的声音,低沉嘶哑却又带着老人的慈祥。

萧恒揉了揉额角,他知道老爷子对慕晚溺爱有加。

当初他们结婚,也算是遂了老爷子的心愿。

爷爷,您有事?尽管心情抑郁,但萧恒还是有礼貌教养地问了一句。

可是转念一想,慕晚彻夜未归,肯定是跑回萧家告状去了吧?

用老爷子来压他,也不是第一次了。

臭小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看看我这老头子?招人嫌了是吧?你不来晚晚也不来!老爷子越说越气,眼看着血压就要上来了。

却听到萧恒问了一句,晚晚没回去?

没有啊,你们又吵架了?你说你一个男人,成天跟女人叫什么劲老爷子在电话那头喋喋不休,萧恒哪里还有心思听下去?一抹焦急从心底最深的地方被点燃了。

短暂的迟疑之后,他丢出一句话,安慰老爷子,行了,你别瞎想。晚上我们回来吃饭,挂了啊。

搪塞了一句话,匆忙换上了外套往外走。

慕晚一整天都神情恍惚,送走了最后一个客户,紧绷的神经彻底松懈下来。

不知何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慕晚走出大堂,却先注意到了停在马路边那辆黑色的法拉利。

慕晚!

她不想和他发生争执,侧脸过去拉开车门。

倒是难得的乖巧,可慕晚明白,自己现在需要休息。

侧脸,小心翼翼地看向他。英俊的面孔,极少见的五官轮廓,就好像梦魇一样缠绕了她二十几年。

我亲自接你,这么不给面子?见她不说话,萧恒像是打趣似的问。

何止是不给面子?慕晚勾唇冷笑,随后,抬头带着点挑衅,萧先生如今另寻所爱,又何必来纠缠我呢?

话音浅薄,却莫名地点燃了萧恒的怒火。

好,还一个另寻所爱!这女人倒是伶牙俐齿,骂起他来一点都不含糊!萧恒的手死死地攥成了拳头。

枉费来之前,他还担心她。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