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莱间3小说全文-蓬莱间3全本免费阅读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蓬莱间3小说全文-蓬莱间3全本免费阅读

《蓬莱间》系列作者路寒新出第三部镜红尘继续讲述的白起林夏的故事,白起是烟雨胡同18号诊所主治医生,白天身份是医生,夜晚他是帮助灵物解开执念的妖物,他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但那些秘密究竟是什么,无人知晓,一次意外他与通灵家族金刀林家继承者林夏成为了合约室友。两人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

蓬莱间3小说全文-蓬莱间3全本免费阅读

蓬莱间3全本免费阅读

烟雨胡同十八号,灯光温暖。

林夏嘴里哼着铃儿响叮当,正往圣诞树上挂着彩灯。那都是去年圣诞节留下来的道具,今天又弄上了用场。

笑笑,明天你们玩得开心点,我就不去了,她一遍歪着头打电话,一边用解放出来的双手整理被彩灯缠绕在一起的电线。

你都俩月没出来玩了!怎么又掉链子啊?笑笑在电话那头有点生气了。

平安夜我有安排了,咱们元旦再约。

白冰冰不是还没回来吗?

不说了,回头聊!

林夏把电话扔到沙发上,叉腰端详着布置好的圣诞树,对自己的工作十分满意。

小夏姐,你真相信老板明天会回来?阿离坐在楼梯栏杆啃着一个苹果,腿当啷在外面。

他答应我了。林夏满脸轻松,反正他走的时候是这么说的,平安夜之前肯定赶回来。

可是老板两个月连电话都没有,你就不担心他死在外面了?阿离咬了口苹果。

呸呸呸!林夏冲上楼梯,一把拍在阿离后背上,赶紧呸呸呸!

咳咳咳!阿离被一块苹果卡住了喉咙,费了好大劲才咳出来,他还没死,我倒差点挂了!

管好你这张臭嘴!林夏拧了他耳朵一把,回去继续布置,嘴里依然哼着铃儿响叮当。

厕所门开了,林建南提着裤子走出来,胳肢窝里还夹着本杂志,听见林夏嘴里的歌就开始皱眉头。

这破调子都哼了一天了!有完没完!

少女思春,典型的少女思春。阿离从楼梯上轻轻跃下,抽出林建南腋下的杂志,封面是个性感妖娆的比基尼女郎。

小孩子家家,没有规矩!林建南赶紧抢回来。

大叔也开始思春了,现在到底是不是冬天啊?

我看你也该发育一下了,改天叔叔给你讲讲。林建南一脸油腻地凑上来。

得了吧!我看你也就有点纸上谈兵的本事。阿离撇了撇嘴。

都闭嘴!林夏远远得吼了一嗓子,还让不让人好好唱歌了?!

您继续!您继续!

两人立马怂了,自白起走后这个家里最不好惹的就是林夏。

白起是两个月前离开的。从那天起,林夏小姐的心情就像是过山车般起伏不定。而林建南和阿离这两个倒霉蛋就像是过山车上的乘客,每天跟着林小姐的心情起伏上山下海,一会挨训,一会被夸,神经无时无刻不处在紧绷状态。

白起走前只对林夏说了一句话:平安夜之前,我会回来。

可是这一天越是临近,林建南和阿离的日子就越不好过。因为除了林夏之外,没有人有把握他能在这一天之前回来。

厨房里,玲珑端着两盘菜走出来,对那对难兄难弟微微一笑。

只要一天,你们俩就能解脱了。

玲珑姐,你说德轻巧,谁知道老板能不能回来啊!阿离背对林夏,低声说,他把蓬莱玉碑的碎片留在家里给我们做掩护,一个人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新疆,这一路上多少天兵都想着要他们的命呢!

那个人不是几个天兵就能难倒的。玲珑放下盘子,又从厨房里端了一碗竹荪鸡汤出来。

自从把自己的碎片交给白起之后,玲珑就一直住在这里。白起的理由是她现在已经失去了最重要的保护,成了天道的背叛者,已经不能在独自外出活动了。

虽然林夏之前对玲珑有些敌意,但只听说她有危险,林夏还是十分大度得腾出了楼上的客房。

玲珑这种人是何等的聪明,每天当然不能在这吃白饭,于是承担骑蓬莱间诊所临时厨师的任务,顿顿变着花样地给这三个人做饭,早已经用失误把阿离和林建南收买了。

林小姐,吃晚餐了。

玲珑小姐,我这就来。

看见没林建南冲阿离挤眼,这就是女人。

什么女人?阿离不懂。

同一屋檐下生活的女人,就是客气。越是客气,就说明心里和对方越是抵触。

你怎么知道的,你又不是女人。

这都是用血和泪换来的经验啊!林建南饱经风霜得叹了口气。

林夏把最后一串装饰物挂在圣诞树上,跃过沙发,跳到饭桌旁边。

小夏姐,你是不是该出门走走了?阿离捧着饭碗呆住了,你在这么待下去,咱家就要改杂技团了。

你们老板走之前说了,不让我出门。林夏飞快夹了一块糖醋排骨到碗里,呼噜噜地扒饭。

此时桌上的两个男人又傻眼了,互相的呢过了两秒钟都说不出话。只有玲珑在一遍浅浅地笑着,慢条斯理地吃饭。

女儿,你可是放纵不羁爱自由的女汉子啊!林建南张大了嘴,现在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林夏没理这货,继续扒饭。

林先生,您这就是不懂女儿家的心思了。玲珑说,林小姐这么遵守诺言,就是怕白医生他不遵守诺言啊。

林夏从碗边抬眼看了看玲珑,依然没说话,继续扒饭。

啊?林建南愣了愣,仿佛明白了什么,哦

就在这个时候,门铃响了。

林夏咯噔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把桌边的人都惊呆了。

会不会是阿离小声说。

林夏又坐下了,咽了口饭,踢了踢阿离的凳子腿:去开门。

你自己怎么不去?

去不去?!

说不定又是卖保险的呢?阿离嘟囔着放下碗,向门边走去。

老板!

随着门口阿离的一声惊呼,所有人都把眼睛转了过去。

白起轻轻抖了抖身上的雪片,把大衣挂好,将手提包放在平日习惯的位置上,仿佛从未离开一样。

林建南第一个跳起来,跑过去迎接,玲珑也跟过去,唯有林夏还在桌边吃饭,但扒饭的频率明显变慢了。

找到了吗?林建南低声问白起。

能让我先喝口汤吗?白起隔着他的胸膛望见了桌上的鸡汤。

碗里还有热的。玲珑说完钻进了厨房,不大一会又端出一碗鸡汤,显然是提前预留出来的。

白起坐下,看了看自顾吃饭的林夏,刚要开口,就被林建南打断了。

找到东西了没有?

白起点头,用目光指了指门口的诊疗箱。林建南一个健步窜过去,抄起箱子冲进第一诊疗室。

一路遇上对头了吗?阿离问白起。

白起点了点头,慢慢地喝着汤。

能坐在这里,就说明已经没事了。玲珑给阿离使了个眼色,带他离开餐厅。

桌子边就剩下白起和林夏两个人,而林夏那碗饭早就吃光了。

餐厅里安静了一会,只能听见碗筷微微触碰的响动。

明天才是平安夜吧?白起忽然问。

嗯。

我已经回来了。

嗯。

餐厅里又陷入安静,许久没有人再说话。

我吃饱啦!林夏看上去十分满足地伸了个懒腰,起身走上楼。

白起看着她的背影,仿佛听到了铃儿响叮当的歌声。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