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弦华瑶小说-穆弦华瑶独家占有全文免费阅读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穆弦华瑶小说-穆弦华瑶独家占有全文免费阅读

男主角穆弦女主角华瑶小说书名为《独家占有》,丁墨是穆弦华瑶小说作者。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华瑶是传说中来自三千万年后的时光族,为避免再次上演宇宙的行星轨迹被穆弦死前的精神力爆发所影响而走向灭亡的悲剧,她受命前来杀死穆弦以阻止行星脱离轨道。但是在彼此相互接触中,虽然华遥恢复了记忆,却始终不舍得杀死心爱的人。

穆弦华瑶独家占有全文免费阅读

这地方还真邪门儿。

一道声音同时传入耳朵里,我睁开眼,就看到穆弦和易浦城都站在我身旁,但目光都看着洞外。刚刚是易浦城的声音。

外头已经大亮,我也起身望过去,顿时怔住这是

易浦城说得对,这个地方,还真是邪门。

我眼前的世界,变成了白色的。

白色的天空,白色的大地,白色的高山和流水,白得那样纯粹,没有一丝杂色。但那白又有深白浅白、亮白暗白之分,所以万物还可以辨认出淡淡的轮廓,

昨天,这个世界的主色调还是惨淡的灰。一夜之间,宛如魔法降临。

应该是星球的云层折射,导致光线颜色变化。穆弦淡淡的说。易浦城点头表示赞同。

不会还有赤橙黄绿青蓝紫吧。我说,易浦城闻言也没看我,只是嘴角微勾;穆弦则转头看着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他看我的目光,比起昨天的生疏,似乎要温和许多。但白皙的俊容上,又透着淡淡的红晕。

是因为昨晚的意乱情迷吗?或者是早起后发现欲~求不满?

以我对他的了解,更可能是后者。

想到这里,我起身走过去,一把抱着他,脸在他胸膛蹭了蹭,柔声说:早。旁边传来易浦城嗤笑的声音,我才不管他,索性踮起脚跟在穆弦脸颊轻轻一吻。

穆弦不发一言看着我,清秀漂亮的脸庞显得有些紧绷。而我全身紧贴着他,明显感觉到,他身体另一个地方也紧绷起来。

很好,这样,他就会更快的想起我吧。就算想不起,我也要我们像以前那样密不可分;我要他像以前那样,强烈的喜爱我。

我有点心满意足的松开他,转身想要捡起地上的宇航服。谁知刚迈出半步,腰间一紧,被他用力拉回去,搂得紧紧的。

他不想让我离开他怀里。

他盯着我,黑眸显得阴郁,似乎还有些灼热。但他什么也没说,唯有手劲还在加大,我的腰被他勒得有点疼,同时也感觉到自己的柔软部位,竟然被他准确的、牢固的压在那个硬邦邦的东西上。

他还是如此强势、直接在这种事情上。

这么沉默的僵持了几秒钟,他的手劲才变小,替我拾起宇航服,另一只手始终紧扣着我的腰,淡淡说:走吧。

一旁的易浦城早已见怪不怪了,递给穆弦一个戏谑的眼神。穆弦却只是微微一笑,跟他并肩朝前走。

我有点头疼怎么感觉过了一夜,他俩似乎更有默契了呢?谁知道昨晚我睡了之后,他们又聊了多久。

这一路,穆弦始终搂着我。

他表现得冷静而沉稳,跟易浦城简短的交谈、讨论,确定我们前进的方向和其他问题。只是偶尔侧眸看到我时,目光会变得有点暗沉逼人就像回到了他刚把我从地球接走那段时间,他看我的眼神,总是极具侵略性。

我被他瞧得脸一次次发烫,想找机会跟他说话,或者在他手背写字也成啊。可易狐狸也时不时的瞧瞧我们,还是没有稳妥机会。

山上并没有路,好在山势还算平缓,我们一直在林间穿行。大概走了五六个小时,到了半山腰。

雪白的天空上,一轮又白又亮的恒星,也刚好升到最高处。放眼望去,纯白的大地就像一幅淡淡的水墨画,山川、河流、还有远处的海洋,都只在这一片白茫茫中,留下疏淡的痕迹。

我感觉这里一天的时间,跟地球上差不多。我说,听莫林说,不同星系中,两颗行星的自转周期相同,是很少的现象。没想到这颗行星的规律跟地球这么类似。

身旁的两个男人却都没应声。

我转头一看,发觉他俩都转头看着背后,穆弦微蹙眉头,易浦城像在沉思。我顿时警惕起来,可身后就是一片茂密的树林,看起来没有异样。

他们听到了什么声音?

忽然,易浦城做了个手势,我没看懂,但穆弦点了点头,两人一左一右,悄无声息的向前逼近。

这时,低矮的灌木丛哗啦啦猛的一阵晃动,一团白色的东西,风驰电掣般冲了出来。它跟急刹车似的,四肢摩擦得地面沙沙作响,突兀的停在我们面前。

是一只独角兽?

它站在树丛前的空地上,抬头看着我们。长得有点像狼,身体彪壮,全身无毛,头生独角,不知道是什么奇怪物种。它的眼珠也是一片浑浊的白,看起来很吓人。

嗷它突然就低鸣一声,一跃而起,四肢张开,朝我的方向猛扑过来。

尖利的爪牙在阳光下湛湛发光,苍白的肌肉纠结的脸看起来更是阴沉。我倒吸一口凉气,身子一矮往旁边躲。

一道人影比我快无数倍,也比独角兽更快,眨眼就插~入我跟独角兽中间。我腰间一紧,穆弦清冷的容颜已在眼前。

眼看独角兽的爪子就要抓到他的脸了,他搂着我不躲不闪,一个手刀平平稳稳斩落,正中那畜生的脖颈。独角兽呜咽一声,身体在半空中猝然下坠。穆弦眉都没抬一下,伸出另一只手稳稳接住。随即看着我:别怕。我看着他手里一动不动的独角兽,呆呆点头,他已经转过头去,提着尸体端详起来。

一系列动作流水行云,就像只是跟独角兽打了个招呼一样轻松。

果然,他除了开飞机身手也是很好的,只是以前从没见他施展过。我想起莫林说过,穆弦是s级的武力值。

不过,据说易浦城也是s级,雇佣军中的不败战神。所以就算我提醒了穆弦,他生性狡猾,要对付他也不容易。

我不由得抬头看向他,那厮双手插在裤兜,挺拔的身躯在阳光下像棵大树似的,正一脸放肆的笑意,朝我们大步走来。

赶紧吃!他几乎是低吼道。

我顿觉饥肠辘辘口水横流,穆弦的眉头也瞬间舒展,点点头。

然而,饿了一整天之后的第一顿饭,跟我的想象,有点不用。

几分钟后,我坐在地上,两根手指捏着血淋淋的肉块,死活下不了嘴。

我们没有火源。

本来如此险境,我以为自己能忍受吃生肉。可他们决定开吃后,就跟俩人形铡刀似的,一人扯着一条腿,痛痛快快把那兽尸撕成两半。易浦城捧着血肉模糊的一半,往地上一坐,毫不犹豫的就咬上去。我看着他又尖又白的牙齿咬在白花花的肉上,满手满脸的血污,只觉得一阵反胃。

而穆弦自然不像他那样张狂粗野,斯斯文文的把手里半边肉打量一番,秀气的眉微蹙着,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按上去,嗤嗤嗤几下就把皮给剥了。

被剥了皮的半边独角兽,看起来更加血肉狰狞,白骨森森。穆弦又把白皙纤长的手指插~入肉里面,仔细翻找一番,最后微微一笑,扯出一长条漂亮的肌肉。

然后他就把那条生肉递给我,淡淡笑道:最嫩的。

易浦城已经秋风扫落叶般,干掉了小半边尸体,他四肢往地上一摊,摸了摸肚子,叹息道:爽。

穆弦也吃得差不多了。虽然他的姿势比易浦城优雅,但速度同样惊人。

我发现他失忆之后,洁癖已经表露得不太明显,但似乎潜意识里还有影响。刚刚咬第一口时,他还皱着眉,略显嫌弃。但入口后立刻眉头一展,开始风卷残云。我猜想是因为肉质干净鲜嫩。

话说回来,这个世界真的很干净,走了半天我的双手还是干干净净。刚刚的独角兽身上也是一尘不染。

为什么不吃?穆弦放下手里的肉块,侧头看着我,微蹙眉头。

我不是很饿。我把肉还给他,等饿到不行,再双眼一抹黑吧。

他接过,不发一言盯着我。他身后的易浦城,慢悠悠的说:女人啊饿着吧。我瞪他一眼,柔声对穆弦道:可以继续走了。

谁知穆弦手一勾,就把我抱起来放在大腿上,黑眸灼灼,隐有笑意:你以前就这么挑食?

这怎么算挑食?我摇摇头:饿点再吃。

他一手搂紧我的腰,另一只手把那块肉重新送到我嘴边,低沉的嗓音就在耳畔:听话,吃了。

我原本艰难的盯着那块肉,听到他的话,忽然浑身一震,转头看着他。

听话,华遥。

听话,以后戴面纱。

听话,给我。

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意识,他又用以前的语气跟我讲话了,那种听着温和,实则强势的大男子主义口吻。他总是淡淡的对我说,听话,按我说的做,我来处理。可每次当我死活不肯听话时,他也会说华遥,我会等你心甘情愿。

我怔怔的看着他俊秀的容颜,忽然心头一酸,眼眶就湿润了。

接过他手里的肉,低头就咬。可是喉咙里有点堵,嘴里也涩涩的。只感觉到血腥味在口腔里蔓延,味如嚼蜡。而我的眼睛里盈满了泪水,只感觉到他锐利的目光,始终停在我身上。我用力把眼泪忍回去。

刚咬了几口,手里的肉就被人夺走了。他的嘴重重压了上来,堵着我近乎狠厉的纠缠。锁在腰间的手,更是收紧在收紧。我被他吻得气都喘不过来,眼泪也终于掉下来。

直到我全身都软了,他才松开我,黑黢黢的眼睛里,一片暗沉。

看到属于我的女人,只能无助的哭泣他慢慢说,让我想把自己揍一顿。

我一怔。

以前他就认为,如果让自己的女人伤心流泪,那是男人无能的表现。所以每次看到我哭,他都会变得焦躁阴郁,然后耐着性子哄我吻我。

现在还是没变吗?我心里又甜又酸,哽咽道:我不哭了。

他没说话,只是手指轻轻摩挲着我的下巴。

我们以前一定很相爱。他忽然说。

我心头一震:为什么?

他看着我,漆黑的眼睛幽深无比。

否则不会这么心疼。

我刚刚忍回去的眼泪,一下子又涌了上来。

可是穆弦,我在心里说,你不知道,以前我们从没对彼此说过爱。

我把脸深深埋在他胸口。他也没再说话,只轻轻抚摸着我的长发。过了一阵,听我彻底平复了,他才重新开口。

不过,让你吃生肉,就这么伤心?他在我耳边低声说话,隐隐含着笑意,哭得像一只猫。

话音刚落,一旁的易浦城已是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已经忍了很久。

我听得羞窘难当,刚想解释,却听易浦城止了笑,懒洋洋的说:小穆,我教你一招,免得我们在这里呆多少天,她就哭多少天。

我和穆弦都看过去,只见他大摇大摆站起来,从旁边的树上摘了些树枝树叶,丢在地面上,窸窸窣窣捣弄一番,然后用浅麦色的手握住更细一根的树枝,在块堆满树叶的、薄而大的树干上,飞快的钻动起来。

他居然在钻木取火

不愧是s级战斗力,那根树枝在他手心里,旋转得很快,根本看不清,只听见嗤嗤嗤的声响。而他气定神闲,还扭头看着穆弦:只有我这种贫民窟出生的军人,十几岁就被丢到最荒芜的星球开垦,才懂钻木取火。

穆弦颇有兴趣的看着他的动作,点头:我的确不会。我所在舰队的取火装置都是自动的。

我原本好好奇的盯着易浦城的动作,忽然反应过来不对,后背倏地就开始冒冷汗,紧张的看着他俩的表情。

果不其然,易浦城握着树枝的手猛的一顿,眼神极为锐利的抬头看着我们:我刚刚是不是说,我是军人?

穆弦的神色也凝重了,朝他点点头,然后看着我:我以前也在军队?

我全身都僵了因为有易浦城在旁边,我一直没跟穆弦说他的身份,怕激发了易浦城的回忆。而且这一路时间也紧迫,穆弦也没问。谁想他俩不经意间都流露出以前在军队的习惯和经验?

嗯,是的。我含糊答道,你是个上尉。穆弦看我一眼,也许是察觉了什么,没有再问,而是转头对易浦城说:快钻。她很饿。

**

大概半个小时后,我拿着烤得熟透的肉条,坐在地上满足的吃着。

易浦城坐在火堆旁,一脸笑意,把穆弦的肩膀一搭说:小穆,说不定我们很快就能恢复记忆,以前搞不好还在一支舰队。

穆弦淡笑着点头。

我默默的咽下一口肉。

不能再拖了,必须马上让穆弦知道真相。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情节进展有点慢,没办法啊,要按照大纲写。下一章就会加快哒。附赠穆弦和华遥的萌宠小剧场一则,微肉,在感谢名单下方哈:

韫澜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1-11 17:34:46

如初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1-11 19:14:11

1075747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1-11 20:15:01

蘑菇爱吃丸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1-11 22:43:24

panda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1-12 03:19:26

花清闲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1-12 13:59:56

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1-12 16:00:31

水红菱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01-12 16:56:05

小剧场

华遥篇之每个月的那几天

两个人刚好上的那个月,按照穆府的作息规律,每晚华灯初上,普通人的夜生活刚开始的时分,穆弦和华遥已经上~床休息了。

但是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

这天天黑时,华遥一脸轻松的嘱咐莫林,今晚上可以给她安排两部经典电影。莫林稍一迟疑,明白过来,略显忧伤的去找影碟了。

穆弦下班回来时,就看到自己的女人美滋滋的坐在沙发上,一手汽水一手爆米花,看得神采飞扬,微觉不妙。再推算一下日期,当即心一沉。

不动声色的坐到她身旁,闻她身上的气味,果然是清香中带着血腥。她正看得津津有味,像是很随意的说:你今天可以先睡的。

这话令穆弦原本就不太顺畅的气息,再次凝滞。默坐片刻起身:我去洗澡。

浴室里,冰冷的蒸馏水冲刷着指挥官年轻的躯体,却如何也浇不灭心头的火。本来,她在经期就会手足发凉,喜欢依偎着他,比平日更加柔弱可爱,一举一动都撩得他心痒;更何况兽族天性嗜血,血的气味会让半兽男人蠢蠢欲动。再想到那些血是从她的xx流出来的,只会令他更加燥~热难当。

想着想着,身体的某处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但穆弦绝不会有自行解决的念头早在少年时,莫林就曾客观的建议过指挥官,可以与双手适当的发生亲密关系。但指挥官想都没想,直接拒绝。

我的一切都属于将来的妻子。他当时冷冷的道,更何况是我的精~子!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