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占有第二部小说-独家占有2全文免费阅读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独家占有第二部小说-独家占有2全文免费阅读

《独家占有2》作者丁墨延续上一部的故事,继续讲述的华遥和穆弦的故事,在小说中华遥和穆弦婚后回到地球度蜜月,享受新婚甜蜜生活,却在这时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华遥身份被怀疑,继而引出一系列事情。无忧看书网为大家提供独家占有2全文免费阅读地址。

独家占有第二部小说-独家占有2全文免费阅读

独家占有2全文免费阅读

我在一阵颠簸中醒来。

眼前是熟悉的暗灰色机舱顶,两名全副武装的陆战队员坐在我对面,飞行员背对着我们坐在前头。

战机一个突然下坠,我整个人都朝上冲去,腰被安全带勒得生疼,胃里阵阵恶心。两个陆战队员也是东倒西歪,其中一个低声说:这鬼天气,多少天了!

另一个答道:现在是恒星黑子活跃周期,过去就好了。

我朝窗外望去,深墨色的星空下,远处的恒星像个巨大的火球,表面浮现许多模糊的暗影。也许是距离原因,它看起来比以前似乎膨胀了不少。而斯坦星就在我们下方,蓝绿色柔和地晕染开,看起来还是那么寂静、美丽。

二十分钟后着陆。飞行员的声音传来,气流不稳定,保护好王妃。

是。陆战队员答道。

我看着手腕上的细金属手铐,心情就像舱外的天气一样差。

那天我还是被林骆带走了。

上飞机的时候,我只看到莫普、莫林被皇家亲卫队挡在很远的地方,沉默地看着我。这一幕叫我越发难过。我知道他们肯定会想办法通知穆弦。

可他们是不是也怀疑我?

林骆说的那些话,叫人毛骨悚然又百思不解一定是有什么人,在背地里搞什么阴谋,想要陷害我。

可隐隐间,我又觉得很不安。脑子里会忽然冒出那个可怕的念头如果林骆说的是真的

不,绝不可能是真的。

战机在帝都西郊的一个军事基地着陆。基地边沿架着森严的铁网,一队队面色沉肃的士兵密集地巡逻着。

几分钟后,我被带到了一间大厅里。

这是个简洁、冷硬、严肃的房间。

头顶的水晶灯异常明亮,显得房间清冷而空旷。我坐在正中孤零零的一张椅子上,前方有木质围栏,将我跟一张透着黑色沉光的木质长桌隔开。二十多名荷枪实弹的军人,沉默地守住房间各个角落,看着就让人心生寒意。

这里像个审讯室。

过了几分钟,门口走进来几个人。

林骆准将走在最前头,身后跟着一个穿着西装的白发苍苍的男人、一个长相有点冷艳的穿着军装的中年女人、一个皮肤是浅蓝色的消瘦的年轻男人,还有一个是大皇子塔瑞殿下!

他显然也注意到我的目光,但他的神色非常凝重而坚定。

我还记得他在我和穆弦结婚那天对穆弦说:优秀的男人必须无条件地善待妻子。现在连他也这样看我,所以帝国真的把我当作重犯对待了吗?

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五人在长桌后坐下,林骆向他们点头示意,然后对我开口:华遥王妃殿下,今天由塔瑞殿下、皇家法庭常务庭审员林罕公爵、军法处苏郁华处长,司法部副部长伊瑞以及我,国家安全部林骆准将,对您的案件进行调查。这是皇帝陛下的亲笔授权书。

我听着这些陌生的名字,阵阵头疼事态正朝更严重的方向发展。

诺尔呢?我问。

他一怔,其他几个人也看着我。

我要求他在场。我说。现在我面临的就是一团泥潭般的迷雾,直觉告诉我,情况很危险很危险,不能轻举妄动。

抱歉,诺尔殿下现在应该还在荒芜之地。林骆答道,恐怕无法及时赶回来。

我心头一沉,他们是故意的,故意支开穆弦。

那个女军人军法处处长苏郁华说:殿下,请您理解我们的做法。现在您有嫌疑,出于安全考虑,我们不能让诺尔殿下身处险境。

司法部副部长伊瑞说:殿下,我们都是按照司法章程处理您的案件,请您还是配合吧。

塔瑞殿下也开口了:华遥,帝国并没有认定你有罪。但你只有配合调查,才能洗脱嫌疑。

他们说得还算客气,可我心里更加不好受。

这时年迈的林罕公爵却敲了敲桌子,冷冷地说:请不要再拖延时间。诺尔是帝国最优秀的指挥官,银河系的精神力领袖,你隐瞒身份接近他,到底是什么目的?

我的心里一阵刺痛,缓缓答道:我没有隐瞒身份,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那样。但我敢肯定,你们搞错了。

林罕公爵脸色一沉,刚想说话,林骆先开口了:塔瑞殿下说得对,您只有配合调查,才能洗脱嫌疑。这件事涉及皇室安全、帝国安全。如果您拒绝调查,我们只能当您默认所有事。所以,还请您配合我们。

我没有办法了,只能垂下眸,看着手腕上那刺眼的手铐。

这时林骆的声音响起:华遥殿下,针对您提出的

忽然间他声音一滞,与此同时,我感觉到视野里一亮。抬头望去,却见房间那扇方正的窗外,一道耀眼的银光转瞬即逝。

那是有人跳跃到这里了?

他们几个显然也注意到了,全都抬头望去。这时林骆手腕间的通讯器发出低响,他接了起来,低语几句,神色变得更凝重。

我的心扑通扑通加速了。

这时他们交头接耳了几句,都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身后的门嘭的一声巨响。我顿时后背一僵,缓缓望去

穆弦。

他穿着暗灰色宇航服,手里还提着个头盔,显然是亲自驾驶战机,刚从战机上下来的。他那白皙的脸仿佛笼上了一层瘆人的寒气,黑黢黢的眼睛更是透着冷酷和锐利。

他只在门口微微一顿,视线就牢牢锁定了我,大步走过来。我眼眶一热,立刻面朝他站起来。

身后响起军法处长苏郁华的声音:诺尔殿下?您不是应该在荒芜之地防御雇佣军吗?

这时穆弦已经走到我面前,他抬眸瞥她一眼,语气冷得叫人心惊。

我想还不需要阁下来教我,如何判断军情的真假。

苏郁华明显一滞,不说话了。

我哽咽地望着穆弦,他的额头上还有薄薄的汗,脸颊也有点发红,显然是一路急跑过来的。而他黑眸深沉地望着我,快速闪过一丝惊痛,手臂一勾,就把我扣进怀里。

他是怎么得到我的消息的?又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荒芜之地赶回来、找到我的?

我满心酸涩埋头在他怀里,闻着熟悉的气息,慌乱而惊惧了好几天的心,仿佛就得到了安抚。有他在就好,太好了。

这时,他清冷低沉的嗓音在头顶响起:到此为止。我现在带她去找父亲,结束这场愚蠢的闹剧。

他话音刚落,我就听到咔嚓一声,手铐断了,跌落在地。我的双手重获自由,立刻抱紧他,转头看着林骆等人。

他们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穆弦搂着我就往外走,塔瑞殿下坚定的声音传来:诺尔!即使你去找父亲,这场审讯最终也会进行。因为华遥的嫌疑罪名,是危害帝国安全。你知道那有多严重,这绝不是闹剧!

我听得心一揪,穆弦脚步顿住,回头看着塔瑞,嘴角泛起极冷的笑意:她?危害帝国安全?

塔瑞迎着他森然的目光,点了点头:她现在是一级嫌疑犯。如果你强行带她出去,无论她是否真的有罪,都将因为今天的逃脱,背负罪名。相反,审讯能让我们弄清楚事实,也能弄清楚,你的妻子,到底是不是地球人,是不是其他星球的奸细。

穆弦明显一怔,侧眸看向了我,显然他来之前,并不知道我因为什么被捕。看到他这个表情,再想起林骆找到的那些诡异的证据,我忽然紧张起来,害怕起来。

这时林骆也开口了:诺尔殿下,如果您不放心,可以列席今天的庭审。但这个案件,的确关乎帝国的安全,您身为帝国最高军事指挥官,一直忠诚于帝国,将帝国的安全视为高于一切。希望您今天也能遵循宪法、公私分明。

穆弦沉默片刻,黑眸深深地望着我。

我看着他,却根本无法解释。

过了几秒钟,他把我的腰搂得更紧,同时看向他们,沉声答道:好。

我的心没来由地一沉,却听到他轻声对我说:别怕。

林骆等人明显松了口气,示意警卫重新关上门。司法部副部长伊瑞起身,对穆弦恭敬道:您坐到这边来吧。

穆弦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松开了我走过去。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想着一会儿自己像个犯人似的坐在这里,而穆弦跟审判人员坐在一起看着我,心里越发苦涩压抑。

谁知他走到伊瑞身旁,将那椅子单手提起,走回我身边放下。我呆呆地看着他,他搂着我一起坐下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开始吧。他淡淡道。

他的手沉甸甸地搭在我肩头,仿佛宣告着他毫无犹豫的保护,这让我的心阵阵发酸。

林骆咳嗽了一声说:殿下,还是请您坐到一旁,审讯过程会被全程记录,您这样不合规矩。

穆弦的声音冷淡如水:不行。

他们的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还是塔瑞先打破僵硬气氛:林骆准将,就这样开始吧。

林骆点点头。这时伊瑞副部长站起来,把一份纸质资料递给了穆弦。我看到资料抬头写的是《关于华遥案的初步调查结果》。

穆弦翻看了几页,脸色逐渐变得有些凝重,抬眸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我根本不知道如何跟他解释,只摇头轻声说:我不知道

这时林骆站起来,打开了我们头顶的悬浮视频。

华遥殿下,按照您前天提供的,十五岁之前的几个关键联络人,和关键活动地点,我们重新进行了二次调查。但是很遗憾,结果依然是空白。

我的心重重一沉怎么可能!

这时视频开始播放,一个个熟悉的面孔,面露疑惑地对着镜头答道:

华遥?不是我的学生。我带过的毕业班,都有印象。

我的初中同桌?不可能,我们班就没这个人。这是毕业照,你看

邻居?你搞错了吧?我对门住的是个单身老太太。这么漂亮的女孩,我怎么可能不记得?

寒意忽地就从我的后背蹿起来,那些熟悉的脸,似乎陡然变得陌生而恐怖。

不可能!我霍然站了起来,他们在撒谎!

林骆他们都看着我,林罕公爵冷冷地说:这些人都是你提供给我们的,现在你又说他们撒谎?

我手心阵阵地出汗,答不出来。惶然低头看一眼穆弦,他也正看着我,眉头微蹙。我心头一紧,答道: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他们就是同时在撒谎!

他们都是一静,苏郁华处长开口:但我们也没找到你的生活痕迹。

我冷冷答道:被抹去了。也许被什么人抹去了。这是个阴谋!

他们都没作声,我虽然说得掷地有声,内心却涌起深深的绝望,颓然坐回椅子里。穆弦将我的肩膀一抱,我转头看着他,他目光暗沉地看着我,没说话。

但我们还有其他问题。林骆开口了,关于您的外婆。

我的心一紧,就听他继续说:那十五年里,她是有生活痕迹的,但是只有她一个人。通过指认,不少人认出,她一直单身生活在小镇上。

我生生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就听到林骆沉声说:但她的记忆里,却有你。所以我们怀疑,她的大脑和记忆,曾经遭受过外力的影响。

不,这不可能!我抓紧椅子扶手。

最直接的证据林骆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我们验过了DNA你们没有血缘关系。

我的脑子瞬间蒙了,恐惧就像潮水覆盖住我的心头。

如果外婆也不是我的外婆,那我是什么?

难道我真的不是地球人?

我站起来,脚步踉跄地冲到林骆面前,一把抢过那份DNA鉴定书,只看了几眼,呼吸几乎都停滞了。

他们都不说话,我呆呆地站了片刻,猛地回头看着穆弦。

他也静静地看着我,眸色极深极深,深得叫我无法分辨。我只觉得喉咙里仿佛被塞进个硬块,哽塞、痛苦。

最后,也是我们最关心的。林骆盯着我,您是十五岁时,第一次见到诺尔殿下。根据殿下飞船的时间记录,殿下是地球时间凌晨两点,去了山里,从而遇到了您。请解释一下,为什么一个年轻的地球女孩,会这么晚外出,还是去无人的深山?

我听得匪夷所思,刚想反驳,突然愣住。

为什么?为什么那天夜里两点,我会去山里的小溪?为什么?

为什么我一点也想不起来,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

我的心头再次冒起阵阵寒意不,一定是因为时间太远,我记不清当时的想法了。

我刚想开口,却听他沉声问:我询问过莫普上校,也查询过诺尔殿下在基因繁殖部留下的登记资料。那天晚上,殿下看到了你在溪中游泳,并且是赤身裸体,从此对你有了印象。你是否利用了殿下的兽族忠贞观,才让殿下后来娶了你?

我完全说不出任何话来,林骆眸色暗沉地盯着我,继续穷追不舍:你潜伏地球、接近殿下,甚至成为殿下的妻子,究竟怀着什么样的目的?

我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着,脑子阵阵发疼。

不是这样的,我清楚地知道,不是这样的。可我居然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理由,反驳的证据!

难道我、难道我

我只觉得浑身发冷,抬头看着屋里的人。林骆面色沉肃冷静,塔瑞的目光深沉而怜悯,林罕公爵目露厌恶和讥诮,苏郁华和伊瑞脸色凝重、目光锐利。

而穆弦

他抬头看着我,俊脸就像浸了层寒光,看一眼就叫人心头发紧。而那双幽黑、深沉的眼睛,锐利得让人无法直视。

他在想什么,他在怀疑我吗?

坐下。他清清冷冷的声音响起。

我的心瞬间沉到谷底,双腿近乎麻木地坐了下来。可那阴森的、叫人毛骨悚然的恐惧感,还有穆弦暗沉的双眼,都深深地刺痛了我。

我看一眼穆弦,又转头就看向林骆他们,大声地说:这不

这不可能。低沉、冰冷的声音,同时在我耳边响起,说了我想要说的话。

我声音一滞,缓缓转头看着穆弦。他没看我,清冷如玉的脸,写满漠然,漠然地看着林骆他们。

殿下,您的意思是伊瑞开口。

穆弦缓缓地、低柔又冷傲地开口:你们所有的调查,都源自那首神秘诗歌。而那首诗歌,正是她担心我的安危,才提供给你们的。她从未蓄意伤害过我。

我一怔,其他人的神色也有些震动。

而我腰间一紧,已经被穆弦重新搂住。他盯着我,黑眸暗沉、锐利,就像点了两把暗色的火焰。他冷冷地说:或许的确有人安排了一切。但所有的事,不可能与她有关。你们要做的,是找出幕后操纵者,而不是继续质疑我的妻子。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