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敬暔孙遥实体书番外免费阅读-徐敬暔手术后番外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徐敬暔孙遥实体书番外免费阅读-徐敬暔手术后番外

徐敬暔和孙遥番外是作者蓝白色小说《谁许情深误浮华》实体书番外三的内容,番外中孙瑶永远也不会承认,她偷偷溜到医院里苦守了足足三天三夜之后,依旧没有任何徐敬暔的消息,她有多么的欲哭无泪;她更早已逼自己忘掉了,当失魂落魄的她被任司徒带回家后,她终于在电视新闻里听到那句据相关人士透露,徐敬暔已脱离生命危险时,她有多么的庆幸,她希望他活着,无论以何种形式。

徐敬暔孙遥实体书番外免费阅读

孙瑶永远也不会承认,她偷偷溜到医院里苦守了足足三天三夜之后,依旧没有任何徐敬暔的消息,她有多么的欲哭无泪;她更早已逼自己忘掉了,当失魂落魄的她被任司徒带回家后,她终于在电视新闻里听到那句据相关人士透露,徐敬暔已脱离生命危险时,她有多么的庆幸。

她希望他活着,无论以何种形式

从女N号一路演到女一号,身价也水涨船高,更是着手从电视圈一路杀入电影圈,遥想一年多前,她还是个即将被公司雪藏的小艺人,孙瑶不否认自己能在演艺圈有如今的地位,很大程度是靠姓徐的,可她到底是该为此志得意满,还是该倍感心酸?孙瑶尽量用别的事情去冲淡她心里的这层郁结,比如,大肆地购入奢侈品、豪车,甚至房子,却不给舅舅多寄一分钱。她就像个幼稚而懦弱的报复狂,只能用这种方式发泄积蓄了多年的怨恨。

只是孙瑶没想到,舅舅竟开始向媒体控诉她忘恩负义,让同行的人看了好一番笑话,新闻闹得风风雨雨,对她实质性的影响其实不大,她的广告代言和敬暔集团挂钩,谁敢撤了她的代言?但这一点儿也不妨碍网友到处刷屏幕声称要抵制她,为了弥补她的形象,经纪公司安排她到处做公益,下贫困县赠书赠衣,参加环保骑行活动,去孤儿院探望孤儿。

孙瑶怎么也不会想到,她会在孤儿院里遇见这个孩子

她第一次见到寻寻的时候,寻寻正在和一个比他高一个头的男孩打架,在孤儿院的草坪上,毫无章法地撕扯,最后两个在草坪上滚作一团,一身的泥土和草屑。

孙瑶当时刚从卫生间拐出来,就看见了这一幕,不一会儿孤儿院的工作人员就冲上前去把两个孩子强行分开。

另一个男孩特别委屈:寻寻先动手打我的!

反观寻寻,什么话都不说,只是一脸不服气地看着发生的这一切,即便被院长勒令关了禁闭,他也半句解释都没有。

这孩子一脸不服气的样子,像极了一个人,以至于孙瑶晚上回到家,蓦地回想起来,顿时如遭雷击,呆坐在床头一隅,再没有半点困意。

或许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了的,这孩子4岁多,被送到孤儿院的时间是8月11号,在确定了这一切之后,她最终拿到DNA检测报告,其实一点儿也不惊讶。

这个承载了她所有耻辱的孩子,她做不到对他视而不见,可真的要当做一切都没发生过?她更做不到。

最终还是任司徒替她做了决定:把孩子接回来,以任司徒的名义。

只可惜任司徒也未满三十岁,没有达到领养人的资格,只能通过失孤的亲戚把寻寻领养回家。

她们再度赶往孤儿院时,却险些晚了一步有对夫妇先她们一步看中了寻寻,正式的领养手续都已经办到一半,很快就能接走寻寻。

把这个孩子让给我行不行?

彼时,院长办公室里气氛僵持,孙瑶低声下气地求着。那对夫妇对寻寻是真的喜爱,不愿意放手:我们的手续都快办好了,你这明摆着是抢人嘛!这儿的孩子这么多,为什么非得和我们争呢?

院长办公室隔壁就是递交领养表格的办公室,这对夫妇只要一跨出院长办公室的门,孙瑶便注定无力回天,孙瑶本能地就拽住了那位太太的胳膊:求求你们了,别带走他。我已经失去过他一次,不能再失去他第二次

那种得而复失的感觉狠狠地攫住孙瑶,以至于她整个人都慌了,她从没有那么狼狈过,比她当年被自己的亲人逼着翻供、撤诉、哭着走出法务办公室时还要狼狈,而那种无形的痛苦,比她生下寻寻、还在医院静养时就被告知孩子刚被送走、而她根本顾不上剖腹产的伤口、疯了似的追出病房时,更痛

一旁的任司徒根本来不及搀扶,孙瑶说着说着几乎要跪下去。

字里行间中这对夫妇应该不难猜到面前这个执着的年轻女人和那孩子关系匪浅,也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只是在场的大人们都不知道,寻寻当时就在院长办公室外,自然偷听到了这一幕,只不过孩子以为哭得那样狼狈不堪的人是任司徒,而不是她对此,孙瑶是庆幸的,可这庆幸之中难免带着几丝心酸。

流着自己血脉的孩子喊别人妈妈

但转念想想,任司徒确实也担得起母亲这个名号,寻寻在孤儿院的那几年其实是个问题孩子,经常打架,惹是生非以换取少得可怜的关注,而跟了任司徒之后,这孩子的脾气一点一点地缓和了过来,任司徒给他安排的也是全市最好的国际幼儿园,寻寻虽然晚就读了一年,但很快就跟上了学习的进度,任司徒把寻寻照顾得这么周全,她自认任何一方面都比不上。

而在现实中承载不了母亲这个称谓,却有人找她饰演单亲母亲。

这依旧是敬暔集团投资的项目,她这次的戏份算女二号,但人物比女一号更加出彩,很明显是奔着拿奖去的。

徐敬暔是个极其聪明的人,捧人的手段一点儿也不激进,而是循序渐进,让她现在电视圈混了个脸熟之后,才扶她涉足电影,这第一部电影就是奔着口碑之作去的,角色也很出彩,一点一点地扶她上位,却不留人以话柄。

但毕竟她现在是当红小花,要挑战一个年少失足的单亲妈妈角色,又要扮丑、自毁形象,公司对此还是持保留意见的,孙瑶猜不透徐敬暔把这样一个角色给他,意欲何为,但她喜欢这个角色,非常。

最终她力排众议,接下了这部戏,不出所料电影备受好评,她也一举拿下了最佳新演员,从台湾领了奖回来之后,公司特意为她办了个庆功宴,庆功宴的阵仗浩大,就连公司大佬、一哥一姐们都悉数捧场。

这是孙瑶出道以来最风光的一个晚上,如果徐敬暔没有出现的话,这也将是她入行以后最开心的一个夜晚。

可徐敬暔没有让她如愿,坐着轮椅就来了。经纪公司的CEO亲自出门迎接,给足了姓徐的面子。

这是徐敬暔车祸后第一次公开亮相,那场车祸被传得十分耸人听闻,有人说徐敬暔是腿断了,也有人说是更严重的下肢瘫痪,徐敬暔坐着轮椅前来,西装革履,至于隐藏在西裤下的到底是不是义肢,相信在座的人都十分好奇。

每个人都上杆子的和徐总碰杯,唯独孙瑶,拖到了最后,被经纪人半强迫地带到徐敬暔面前,经纪人见她一点儿也不积极,自作主张替她介绍起来:徐总,这是咱们今天的主角。刚拿了最佳新演员奖回来。

徐敬暔就只是微微颔首一笑。

经纪人见他如此打官腔,连忙用手肘撞了撞孙瑶。孙瑶懂经纪人的意思,极其勉强地伸出手去,扯了扯嘴皮子算是给了一个笑容: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徐敬暔这才伸手与她握了一下,姿态拿得极高,孙瑶对此嗤之以鼻。

经纪人尽量打圆场:徐总,您公司的传媒业务有专人打理,您可能不知道,这部电影呢已经是我们瑶瑶出演贵集团投资的第三部戏了,我们非常期待咱们的四度合作。

等孙瑶终于成功从经纪人身边开溜后,郁闷得只有借酒来发泄。莫一鸣就曾笑话过她,说她是没命享福的人,如此高端的庆功酒会,几万一瓶的红酒根本入不了口,最后孙瑶让服务生弄来了两瓶二锅头,才总算喝了个酣畅淋漓。

只是这自斟自饮的大好时光,这个瘸子偏偏要来打搅

地毯吸音,孙瑶完全没有听到轮椅的声音,直到轮椅径直划到了她的酒桌前。

这是偏厅,除了她,还会有谁吃饱了撑得没事干,跑来这儿图清净?

孙瑶只偏头看了一眼,刚被酒精催出来的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

而徐敬暔,沉着眉打量了她很久,终究只淡淡地说了一句:别喝了。

印象中的她,喝带酒精的饮料都会脸红,现如今干掉了一瓶半的二锅头,照旧脸不红心不跳的,甚至在他伸手要拿走她的酒杯时,她很灵活得就躲掉了。

不仅灵活得躲掉,还刻意打翻了酒杯,任酒撒了他一裤子。

这女人立即发出哎呀!一声惊呼,赶忙跳下高脚椅,俯身替他擦拭裤子: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帮你擦擦。

不愧是拿了奖的演员,戏演得这么逼真,如果不是当摸到他西裤下的腿时,她不怀好意地说了句:原来徐先生装得是假肢啊!假肢沾了酒不要紧吧?他还真当她是无意把酒撒到他身上的。

徐敬暔就这样平静地看着她挑衅的眉眼,毫无征兆间,突然吻住她。

是的,时隔多年之后,他再度吻了她。

只不过这一次换来的不再是她如水一般温柔又懵懂的目光,而是她狠绝的一巴掌。这一巴掌掌掴得徐敬暔顿时侧脸通红。

空旷的偏厅里,巴掌声绕梁颇久才彻底消散。

孙瑶甩头就走。那一刻,彼此的立场已然分明,他不放过她,她便折磨他,多么公平,两不相欠

孙瑶一直觉得自己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一面享受徐敬暔提供的资源,一面又唾弃这样的自己,却没有料到,有时候沧海桑田的变化,只需要很短的一瞬间

徐敬暔不知通过什么途径得知了寻寻是徐敬延的孩子,竟第一时间直接派了律师去任司徒的诊所商议寻寻的监护权。

这可吓坏了孙瑶,从没有主动找过他一回的孙瑶连夜从拍摄地赶回来,深怕自己迟了半天,徐敬暔就把孩子掳走他绝对做得出这种龌龊事来。

孙瑶知道她主动登门,注定会有一场不可避免的争吵。她本来也不是带着什么善意来的,可当徐公馆的管家领着她来到二楼,她自行推开门的那一瞬间,原本盘踞在脸上的凶神恶煞的表情顿时就僵住了。

徐敬暔穿着一条露小腿的裤子,左腿的裤管下空空如也。她曾经有一次把酒撒到他身上,借此摸了摸他的腿,当时摸到的应该是金属的支架部分,这么晚了,他应该是准备就寝才把义肢卸了。

孙瑶呆了足足五秒,才在看见他脸上淡然的表情时恢复了神智

她这次是来闹事的,不是来怜悯他的。

可还没等孙瑶说话,徐敬暔已先行开口:看来还是律师出马比较有效。

看来他很清楚她的来意,孙瑶也不怕和他撕破脸,直截了当地说:你敢跟任司徒争监护权,我就敢把徐敬延干的那些好事往杂志上登,敢明目张胆地和受害者抢孩子,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如果你们徐家丢得起这么大的脸面,那你尽管让律师去骚扰任司徒。

不管他接不接受这番威胁,孙瑶已经算是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可还没等到徐敬暔开口,管家已推门进来,对徐敬暔说:徐先生,你到时间

管家还没说完,徐敬暔已摆手示意他噤声,管家只得点头退了出去,徐敬暔也一冷眸,开始对她下逐客令:我准备睡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谈。

孙瑶冷哼:明天?你就不怕明天我就把消息抖搂出去,让所有人都看看你们徐家所谓的慈善大家的真面目?

他应该是被她气到了,顷刻间眉目又冷了几分:你知道这么做的下场么?

你爸、你弟弟都死了,徐家现在就只剩你这么个瘸子,你还准备拿什么威胁我?孙瑶轻蔑地瞄了眼他的腿,还有,徐敬暔,我告诉你,别以为你缺了一条腿,我们之间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了,你欠我的,你一辈子都还不清。

徐敬暔定定地看了她三秒,突然晃开视线,朝门外厉声唤了一声:老宋,送客!

管家不一会儿就推门进来,看了一眼徐敬暔,在得到了徐敬暔的默许后,这才走向孙瑶:这位小姐,请您离开。

管家早已经不是孙瑶当年认识的管家,孙瑶也有所耳闻,她当年出事后离开徐家,没多久徐家所有的佣人、工人均被辞退,徐家这么做,无非是觉得那事不太光彩,自欺欺人地更换了所有无关人员。

现如今,连徐敬暔都要做这种掩耳盗铃的事?孙瑶真觉得自己高看他了:说不过我就叫人赶我走!姓徐的,你现在也就只有这点本事了!

孙瑶一路骂骂咧咧地被管家逐了出来,一路带下一楼,带出徐公馆的大门,眼看自己就要被提溜出花园外的铁门,一时间她也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径直一甩手,四十多岁的壮年管家就这样被她摔倒在地,整个人痛得爬不起来。孙瑶当时一点罪恶感都没有,只顾着闷头就往回冲。

她今天不逼他收回律师信,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只是孙瑶没想到,她冲进卧室时会看见这样一幕

徐敬暔正艰难地撑在书桌旁,脸色蜡白。

见她突然回来,他愣了一下,却也顾不得这么多了,竟然开口问她:老宋呢?

孙瑶僵在那里:你怎么回事?

徐敬暔顾不上回答她,从床边扯过拐杖,一瘸一拐地绕过她,径直去了隔壁房间。孙瑶追到隔壁房间时,只见他拉开了一个抽屉,抽屉里摆放着药瓶,他的手却抖得不成样子,刚一打开瓶盖,整瓶药就被他打翻在地。

徐敬暔早已是一头的虚汗,拐杖一时没支稳,就这样种种摔倒在地。

孙瑶从没见过他如此狼狈的模样,仿佛在看着一个陌生人,直到他试图站起却又再度重重跌坐在地时,孙瑶才蓦地惊醒,跑上前去。

抽屉里的药被他翻得乱七八糟,孙瑶只能问他:这么多药,你到底吃哪种?还有,吃几粒?

徐敬暔满身是汗,衣背都已经湿透了,痛得压根说不出话来。

他这些药的瓶身上全是英文,孙瑶根本就看不懂,只能胡乱地这瓶里抓几粒、那瓶里再抓几粒,一股脑往他嘴里塞。

我去拿水。孙瑶说这,起身就要往外走。

却被他拉住。

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没有松手:别走别走

***

直到后半夜,徐敬暔才恢复了过来。

管家进来看了情况,又默默地退了出去,这两个人就这样坐在地上,各种药片撒了一地。

徐敬暔睁开眼睛看她,他在她怀里,也在她眼里,那一刻,孙瑶鬼使神差地伸手,抚了抚他的脸颊;也是在那个瞬间,孙瑶意识到了,她犯了一个她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的错对他心生怜悯。

别这么大惊小怪,止痛药而已。徐敬暔有气无力地说。

而徐敬暔毫无征兆地反握住她的手的那一刻,也是她猛地推开他的那一刻。孙瑶猛地推开他,径自站了起来,在心里咒骂着好了伤疤忘了疼个自己,逃离。

她需要酒,需要麻痹太多太多,幸好酒窖还在老地方,地下一层。

当年带她来这儿偷酒喝的,是徐敬暔;当年她被徐敬延反锁在酒窖,翻遍整个徐公馆、把她从酒窖里带出来的,是徐敬暔

酒精怎么也解救不了她了?让她轻易地就想起了那么多的当年!孙瑶气恼地狠狠将酒瓶一摔。

徐敬暔拄着拐杖来到她面前。

孙瑶,承认吧,你根本就还爱着我。

他抚摸她的脸,亲吻她的唇角,黑暗之中,酒精拂动之下,这一切就这么发生了,多么的荒唐,却也多么的水到渠成。

年少时的他们曾经带着一颗躁动的心,急切地试图分享各自的第一次,可每一步都进展地艰难而生涩,孙瑶当时唯一的感受就是疼,内心却是极端的甜蜜,也不觉得这是不完美的。

有那么短暂的一刻,孙瑶沉溺在了甜蜜的回忆里,这甚至令她情难自已地攀住了徐敬暔的肩颈。

当年略显瘦削的肩颈,已经变得厚重,蕴含着更强悍的力量,把孙瑶钉在欲望的牢笼里,可就在某一时刻,一个刁钻的、阴险的、无数次在梦魇中回响起的、折磨了她无数个夜晚的声音,悄然地窜了出来

这女的你能上?凭什么我不能上?

那是徐敬延的声音。

那是徐敬暔把她的手腕从徐敬延的皮带下解开时,被徐敬暔揍趴在地的徐敬延说的唯一一句话。

这女的你能上?凭什么我不能上

在她和徐敬暔刚刚分享了彼此之后没几天,徐敬延就用这种方式,把一切美好都打破了,打得支离破碎。

酒窖昏暗的灯光下,孙瑶恍惚间仿佛又看见了徐敬延那残忍的眉眼,她几乎是本能地抄起了最近的酒瓶,当着那残忍的眉眼狠狠地砸下。

一切的激情都在徐敬暔的头破血流中戛然而止。

徐敬暔终于没再试图染指寻寻的监护权,只是当任司徒问起她是如何与徐敬暔谈拢时,孙瑶只能笑一笑,似苦涩,也似讽刺:其实也没怎么谈,我去找他睡了一觉。然后告诉他,他还想和我睡第二觉的话,就别动寻寻。

任司徒当然不相信她这番言论,孙瑶便模棱两可地改口:如果他出尔反尔的话,那就打官司呗!他都不怕我把陈年往事抖搂出来告诉媒体什么的,害他们徐家颜面扫地,我还怕什么身败名裂?更何况,寻寻又不是他的儿子,他争什么争?

她哪有勇气去承认自己心里的那一点情不自禁?

因为她很明白,就算对他依旧情不自禁,又能如何呢?

上天却故意和她开玩笑似的,那该死的情不自禁竟真的种下了恶果

她怀孕了。

可即便怀孕了,又能如何?

即便知道了寻寻是他的孩子,又能如何?

他还是那个没有出庭为她作证的徐敬暔,一切都没有改变。

孙瑶唯一的选择,只能是拿掉这个孩子。

这一次,徐敬暔竟然没有试图阻止她,甚至没有再出现在她面前,这多多少少令孙瑶如释重负。因为她真的不敢想象,若是徐敬暔真的试图阻止她出国,会有多么的无所不用其极。

拿掉这个孩子之后我就彻底解脱了。

这是孙瑶离开前对任司徒说的最后一句话,可当她真的身处新加坡,预约的日子也一天天临近时,孙瑶认命地承认,她又犯怂了

对谁都狠不下心?

对这个孩子,对徐敬暔,对她自己都狠不下心,永远做不到当断则断。

多年前,她在上了手术台后临阵脱逃,保住了寻寻,如今,她却已经犯怂到连医院都没有踏进半步,就在原本预约了的这一天里,买了回国的机票,直奔机场。

她在去机场的路上接到了寻寻的电话。

孙瑶还以为寻寻打这通电话是为了叮嘱她别忘了在国外给他买限量玩具,于是不等寻寻开口,我提前回国了,不过你放心,你的礼物早就买好了,一整个行李箱里都是。

她得到的,却是寻寻驴头不对马嘴的回复:你快点回来,徐叔叔住院了。

***

寻寻是在时钟的意嘱下打这通电话给她的,替徐敬暔求和的意味十分明显,可孙瑶不能不着了他的道

她宁愿他生不如死,也不愿意他真的死了。

可是她第一时间出现在医院,又于事何补呢?以至于她第一时间回了国,却迟迟没有去医院探望,徐敬暔的生活助理萧袁打电话给她,对徐敬暔入院一事竟然还能侃侃而谈:是当年的车祸后遗留在颅内的血块,血块在危险部位,没办法手术,一拖就拖到了现在,再不把血块取出来,任由它继续压迫神经,徐先生照样会没命,只能搏一搏了,怎么着起码还有30的成功率,况且主刀和副手都是国内外的脑科专家,怎样都比等死好吧。

徐敬暔的手术订在一周后,孙瑶终究还是没忍住,赶往医院。

她在徐敬暔即将被推离病房时,见到了他。

他已换了手术服,横陈在移动病床上,头发剃光了,很是滑稽。

只不过他的语气有些沉重:你不是走了么?

听说你出事了,回来看看你到底死了没有。

孙瑶这么说,一旁的医生都愣了一下。徐敬暔却一点都不惊讶:放心,我命大得很。

孙瑶没发觉自己已经本能地、如释重负地笑了。

徐敬暔想要伸手抚摸她嘴边的这朵笑靥,可惜行动不便,只能用眼睛记录下这一幕,笑什么?

我当然要笑了,你命大一点,我就可以继续折磨你一辈子,这样我才够解恨,不是么?

这回轮到徐敬暔笑了。

到底是在笑她的心狠手辣,还是在笑她的口是心非?孙瑶已经无从知道答案医护人员已将徐敬暔推出了病房门。

***

孙瑶不知道手术何时能结束。

也不能确定到时候被推出手术室的徐敬暔是死是活。她就坐在医院外的草坪边等待。

任司徒一直陪着她。

或许真正的解脱并不意味着要斩断这一切,给彼此一个机会,又何尝不可呢?

对于任司徒的提问,孙瑶不知该如何回答。

就在这时,她肚子里孕育着的小生命似乎动一下。

孙瑶忍不住抚着自己的肚子,有一个念头在心底悄悄地发了芽:或许真的如任司徒所说,给彼此一个机会,又何尝不可呢?

待在他的身边,看着他一点一点的老去,直到最后灯枯,多大的仇恨都能解了,更何况,她还爱他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