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书蜜季临琛小说-季临琛唐书蜜免费阅读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唐书蜜季临琛小说-季临琛唐书蜜免费阅读

女主是唐书蜜男主是季临琛的甜宠小说叫《季总今天催婚了吗?》,是由网络作家游喜倾力所写。讲述的是唐书蜜一直以为她和季临琛只是名义上的未婚夫妻,两人并没有多余的感情,婚后也可以各自生活,可某位总裁大人好像并不是这么想的,三天一求婚,他不累吗?

精彩章节

江城连着下了几天雨,终于雨过天晴。

许明珠拉着书蜜去逛商场,结果半途她拐去了画展。

书蜜,你这么喜欢看画,当初为什么不去学画画自己开画展。已经看了一个小时,唐书蜜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许明珠是真的受不了这些玩意儿,好看是好看,但又不能看出花来。

可在唐书蜜的眼中,何止是能看出花来。

谁说我没学过,我可是学了十年。书蜜正在观摩眼前这幅《月光下的老鼠》。

许明珠诧异:你不是毕业于剑桥数学系吗?

是啊。书蜜又凑近一点,感受它的色彩,我从六岁开始学的画画。

六岁学到十六岁,素描两年,水粉三年,油画五年。

噢。许明珠了然点头,在书蜜回国之前,她只听过她的名字,不是很了解她的过往。

那你学什么数学专业?!读艺术相关的专业啊!

唐书蜜顿了下,淡而清晰地吐出几个字:因为它很难。

许明珠:

许明珠:你是认真的吗?

书蜜当然是认真的,当年选专业她只看三点:难不难?有多难?唐瓷能不能学会?

所以书蜜最后选择了与绘画有5毛钱关系,唐瓷再怎么也不可能学会的代数几何。

当年唐瓷进了唐家的门后,瞧见书蜜学什么她就吵着要学什么。书蜜虽然厌烦,但认为那是她的事,与自己无关。

直到有一次学校举办艺术展,让同学们把自己的作品交上去评比。唐书蜜嗤之以鼻,她不希望自己倾注情感的宝贝作品被那些不懂画的老师同学指指点点。

可是,

她的画却莫名出现在了展览墙最瞩目的地方。

署名还是唐瓷。

她气得直跺脚,忍了再忍还是一把将画撕毁。

由于从来没有拿出来给任何人看过这幅画,大家都认为是唐瓷画的,再加上唐瓷的同桌说唐瓷很早就透露自己正在创作一幅与夜空有关的画。

也就是那幅《夜空》。

其实那不叫《夜空》,唐瓷给它取名为《永恒》。

紧接着唐瓷被捧为小天才艺术家,而书蜜大家都在背后议论她心胸狭窄,竟然嫉妒自己的姐姐。

十年绘画生涯以句号结束。

从那天起,她再也没有碰过画笔。

书蜜,你看这幅,还挺好看的。许明珠指着她面前一幅叫做《晚宴上的公主》的油画。

书蜜看过来,摇摇头。

不好看?许明珠耸肩,你知道我不懂的。

色彩过于华丽,脸部神情的刻画也不对,公主的确是高贵骄傲的,但不应该从其他仕女艳羡中体现出来。公主自己本身就是高贵,她的神态,她的动作,她的想法,这些东西才应该重抹深刻。

唐书蜜不紧不慢地解释:一件艺术作品的价值,是要结合创作背景和作者的心境来评判。我们不了解作者,就只能从他的画中来找。一幅画就是一个故事,故事讲得好,那画自然不会差。

经她这么一说,许明珠似乎有点懂了:你是说这幅画太肤浅?

聪明。唐书蜜弯弯眼角笑。

许明珠得意地扬扬下巴,突然觉得看画展也不是全然无味。

唐书蜜的眉头却皱了一下。

这幅画的作者是

唐瓷?许明珠循着她的目光落在右下方的署名。

虽然不知道唐书蜜以前的事,但书蜜厌恶唐瓷这件事她肯定是知道的。

唐书蜜调整得很快,眨眼间低落一扫而空:走吧,你不是早就不想看了吗。

我早八百年就不想看了。许明珠眨巴眨巴眼,G家今天上新,我有提前约,去吗?

唐书蜜颔首表示同意。

蜜蜜。

就在这时,一道娇滴滴的女声传来。

许明珠转身,只见一个身穿镶珠白纱裙,直发披肩的女人款款走来,脸上的笑容温柔又静谧。

好一朵盛世白莲,许明珠想。

唐瓷会出现在画展上,书蜜并不意外,但她意外的是唐瓷身后的季临琛。

原本没什么情绪的书蜜,心情骤阴。

她轻嗤了声,挎起铂金包抬脚就走,步伐极其高傲。

书蜜,别忙走啊。我们姐妹很久没见过面了,去楼上喝杯咖啡聊聊天吧。唐瓷不动声色地上前一步拦住她,余光却扫向季临琛:我刚刚还向季总问起你呢,没想到你人就在这儿。季总也是,说你没和他一起来。

唐瓷笑着揶揄:非要手挽手黏着才叫在一起嘛!

在场谁听不出唐瓷是在揶揄季临琛和唐书蜜两人貌合神离,感情不佳。

唐书蜜打开唐瓷的手,睇了季临琛一眼。

刚回国就迫不及待的要当众打她脸了?

唐小姐,季总赵延眼观老板神色后,上前一步解释。

只是后面的话还未出口,唐书蜜轻呵了声,转身就走。

唐瓷那点伎俩,她根本不屑陪她玩。

高跟鞋噔噔噔踩地,唐书蜜的背影凌厉干脆。

许明珠跟在后面,不禁感叹书蜜就是一个行走的飒字。

唐书蜜走后,唐瓷对季临琛抱以歉意的笑容,又作出一副很难开口的样子:我妹妹她她性格一向乖张,又娇纵任性,希望季总能多多包容。

说完,她又颇有深意地感叹:没办法,这是家族联姻,把两个互不相识的人绑在一起,性格不合也正常。

书蜜性格很好,我们没有不合。季临琛表情淡淡的,声音也疏离。

季临琛冷漠的反应让唐瓷猝不及防,但她依旧保持着笑容:三楼展厅有意大利知名画家凡尼的作品,十分值得一看,季总要不要上去看看?

不了。季临琛拒绝。

若非受季家老太太所托,让他来她闺蜜孙子办的画展上走个过场。不然这种级别的画展,连进行程表的资格都没有。

季临琛抬手看表,见时间差不多,让赵延跟主办方告辞。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