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游戏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逆境游戏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微科幻烧脑小说《逆境游戏》是由肥狐狸所著,小说的主人公是项南星。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少年得志意气风发的年轻珠宝企业家项南星,在人生巅峰却意外成了植物人。通过一款虚拟游戏逆境游戏进入他的脑内记忆宫殿,发现好兄弟罗百川和十年恋人秋半夏联手背叛、在催眠师肖乐平的帮助下,揭开正与邪、情与恨、恩与怨的反转故事。

逆境游戏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石头砸烂剪刀,剪刀刺穿布,反过来布又包住石头。三物相克,获胜全凭运气。

三岁小孩都懂的规则,原本不需要思考这么久的。

然而项南星此时站在这里,手里抓着画上剪刀石头布的三张纸牌,双脚忍不住微微发抖。他的指尖拈着一张石头,却迟迟不敢把它打出去。他还在想。仿佛多思考一会,取胜的几率就会提升一点。

在他面前,对手刚刚打出的纸牌就在桌上。花纹繁复的背面向上,完全看不到底下玄机。

那张是石头。是布吧。也可能是剪刀。

明明周围没有人说话,然而项南星的耳边却仿佛听见了许许多多的声音。仿佛有好些人在为他出谋划策,然而这意见却是五花八门,只让他更加心烦意乱。他索性咬紧牙关放弃思考,将手里的纸牌狠狠打出,同时默默祈祷着桌上那张牌底下的图案是一把剪刀。

可就在在纸牌即将离手的瞬间,他的视线不自觉扫过了桌上凌乱放着的二十个筹码。这一眼让指尖的纸牌仿佛变得更加沉重,项南星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掠过了一丝后悔。

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轻易就跟注了?

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来参加这个游戏?

或者,更早一些的

后悔,自己为什么会落到如斯境地

※※※

一周之前,项南星还在继续着自己那充满希望的人生。身为名校天京大学的学生,他前途无量,美好的未来画卷正要在他面前缓缓展开。八月初,从未出过远门的他想趁着这个空闲时间出国游玩,到外面见识一下。反复挑选之下,他最终选择了风景优美的西凤共和国,可没想到,这个选择改变了他从那以后的整个人生。

第一日的旅行很开心。可就在入住酒店的第一晚,凌晨四点,项南星忽然从梦中惊醒。沿着枕头传来的声音只是窸窸窣窣的,如老鼠翻动东西般的小杂音,却让他心里没来由地一阵发慌。他打开窗透气,胸口却依然很闷。

就在这时,他忽然闻到了血腥味。

这气味似有若无,连方向都很飘忽。项南星感觉它像是从窗外飘进来,又像是从门缝底下钻进来的,四面八方,仿佛到处都是。

要出去看看吗?他多少起了点好奇心,却又不由自主地犹豫起来。恐怖片里不都有这样的套路吗?入住一家闹鬼的酒店,半夜听到声响,看到奇怪的影子,于是出门察看最后莫名其妙就挂掉了。那会他还嘲笑过这些角色不作死就不会死来着,没理由事情落到自己头上了就要跟着犯傻。

算啦,把空调的风力开大点,空气流通起来就不闷了。

项南星大声自言自语着,其实根本就是为了给自己壮胆。他走到床边把窗户重新关上,可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身后的门锁传来了喀啦的一声轻响,而后,又是一声。

这真是非常微小的一声响,即便是在静寂的夜里,这样的响声也绝不容易引人注意。然而项南星此时正处在精神高度紧绷的状态之中,一听到声音,他浑身猛地僵住了,而后才鼓起勇气慢慢回头。这一秒,他看到房门似乎动了一下,好像有一只手在外面刚刚把它关上了。

是错觉,还是真的有人刚刚开过门,往这里头看了?

项南星不敢细想,更不敢出门去看个究竟了。他关紧了门窗,一口气将空调的风力调到最大,而后搬来房间里的两把椅子,加上自己的行李箱一道顶在门口。他自己则是干脆钻到了床底下,就像从小到大遇到压力时那样。

这是他为数不多的一个怪癖,也不知道如何养成的。当项南星翻来覆去都睡不着时,他会干脆躲到床底下去。在那个逼仄压迫的狭小空间里,他却反而能够一觉到天亮。知道这事的朋友都没少拿这个开过他的玩笑,说他是非得给自己找点压力才能睡得着的人。

这回也不例外。尽管远处似乎总还在传来一些小动静,但项南星在床底下躺着躺着,却是真的睡着了。他梦见黑色的乌鸦在酒店中穿梭飞过,沿路散落一地的羽毛,翅膀扇起的风带起阵阵血腥气息,让他在熟睡中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当乌鸦降落在他的面前时,房门忽然被人从外撞开。项南星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还没适应过来,忽然感觉脚踝被人抓住了。

下一秒,一只有力的手直接将他从床底下拖了出来。房间里的灯全开,亮堂堂的,他的眼睛一时间适应不了这么大的反差,满目都是白光,像是瞎了一样。尽管他努力想要睁大眼睛,最终却只能朦朦胧胧地看到周围十几个穿着黑西服的身影。

这就是唯一活下来的那个人?他听到有个声音在说,发声位置很近,像是提着自己的这个人。人群里有一个嗯了一声,于是项南星便被头下脚上地提了起来,刚才发问的那个弯下腰,仔细端详着他的脸。这人背着光,眼睛刚刚开始适应光亮的项南星反倒又看不清他的五官了,只隐约看到了一个长长的鹰钩鼻子。

看上去也没什么特别的嘛。鹰钩鼻子不屑地哼了一声,手一扬把他甩到一边,像是随手扔掉了一块抹布。

喂,你干什么!

项南星大吼一声,挣扎着就要爬起,然而另外一只手从后面搭上了他的肩膀,把他硬生生按了回去。这一次他连转过头看一看对方的脸都不行,那手上面像是有千斤重的力气,在死死按住他的同时缓缓移动到了后颈处,而后张开手掌,猛地扼住。

压迫延髓,使人昏迷。

项南星的脑子里条件反射地闪过了不知何时听过的小知识,而后反抗的力量渐渐消失,思绪也跟着模糊了。失去意识的前一秒,他眼里最后的画面是满地的黑色皮鞋。

这些家伙都是什么人?他带着这样的疑问,彻底失去了意识。

下一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身在一处刑讯室之类的地方,戴着手铐和脚镣,两边站着面无表情的看守人员。他的对面放着一台电视,随着他的苏醒而出现了画面。一个身着法官服的男人就在那里,隔空对他做出了审判。

这个男人说,昨晚发生的是一起恶性杀人事件,整个酒店上下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只剩不成形状的肉块和内脏散落在酒店的各个角落。鲜血染红了从十五楼到一楼的每一块地毯,后来警方的鉴证人员正在艰苦工作,努力确认这些尸体的身份。

而犯人就是你。他斩钉截铁地说,整间酒店只有一个人活了下来,这个人就是凶手,也就是你。所有的现场证据都指向了你,因此接下来,我将予你审判。

等等,不是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项南星刚刚醒来,头脑还不甚清醒,可是听到这里也知道事情不妙。

整间酒店只有一个人活了下来?

他忽然想起那个乌鸦飞过的梦。扑棱扑棱的,是翅膀扇动的声音,还是其他房间里正在发生的屠杀?那些随着乌鸦翅膀荡起的血腥气味,又是否从门缝下飘进来的?他不敢去想象那副惨状,此时光是念头一闪,便已觉得全身发冷。

为什么只有自己活下来了?他的脑中亦是闪过了这样的问题,只是来自对面的声音硬生生打断了他的思绪。

总之,犯人就是你。穿着法官服的男人义正言辞地重复了一遍。

我什么也没干啊!我只是幸存者项南星大声反驳。突然,他看到了对方的眼睛。那冷漠傲慢的眼神像一盆冷水从头浇下,让他发现了一个冷冰冰的现实。

对方根本不想破案,只是想找个人把这事完结了。

不是我!

他咬着牙拼命挣扎,手铐脚镣被拉扯得叮当作响,手腕也勒出了血痕。

直到身后的看守人员又给了他一闷棍。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身在监狱。判决结果他是从这边的狱卒处得知的。由于国际压力,西凤共和国已经在十五年前全面废除了死刑和无期徒刑,最高也只是有期徒刑。

所以他们判给他一个人类绝不可能企及的数字。

有期徒刑,三百五十一年。

※※※

初入监狱时的项南星没少抓着栏杆大声喊冤,喊到撕心裂肺,最终无力地跪倒在房门前。然而那些面无表情的狱卒却对他的抗议无动于衷,只是站在不远处戒备着他。他也想过自杀,可是在这个监狱里,监控和管理无处不在,想死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只要稍有异动,突然出现在身边的狱卒就会狠狠地制止他的下一步行为。对于这类犯人,常规的惩罚是全身束缚后施以电击,又或者把头按到水里,反复体验着窒息边缘的感觉。

总之,这里拥有一切让你死不了又生不如死的法子。

度日如年地捱过了前几天后,他终于渐渐走出来了。尽管时不时还会回想起当时的事,也会在睡梦中偶尔重现法庭的那一幕,让自己在大哭中惊醒,但项南星已经找到了让自己捱下去的救命稻草。他反复告诉自己,只要还活着,就能想办法出去,为自己洗脱冤屈。

最重要的是,人要往前走。

这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整整三百五十一年的刑期,哪怕他能够长命百岁,这也是三辈子还有多的分量。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