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桐厉仲谋小说-吴桐厉仲谋全文免费阅读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吴桐厉仲谋小说-吴桐厉仲谋全文免费阅读

女主角吴桐男主角厉仲谋小说书名为《恋恋不忘》,蓝白色是吴桐厉仲谋小说作者。小说全文讲述的是一次意外事故,引起了富豪厉仲谋的注意,几番查证,证实吴童童竟然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厉仲谋为了要回儿子,与吴桐对簿公堂,并争得了儿子的抚养权。但在相处过程中,厉仲谋被吴桐与儿子的亲密关系所打动,他自己缺失父爱的童年,让他不希望再在儿子身上重演。

吴桐厉仲谋全文免费阅读

吴桐不知自己脸上有些什么,向佐看着她,一时之间,眸中闪过错愕。

她还以为自己笑得不够真实,却见他忽而一笑:如果真是这样,又为什么要哭?

吴桐一愣,这才意识到自己眼角的濡湿是什么,慌张无措地仰起头,终于成功将泪扼制在了眼眶之中。

这个幽静的洗手间门口,向佐的叹气声清晰可辨。他慢慢走近,一个合格的律师,心理学一定学得好。你倒是口是心非,我差点也被你骗过去。

话音落下时,向佐已经在她面前站定。

吴桐偏头,他的手指下一秒扳正她的下巴,你这样楚楚可怜的样子,该拿去给厉仲谋看的。我不信他不会心软。

他像是在调笑,偏偏目光炯然,叫人暗暗心惊。

依旧是懒懒的口吻:你现在应该很需要一副肩膀。我不介意把自己的肩膀借你。

这个男人身上有种神奇的魔力,可以驱散晦涩的情绪。

吴桐学他无所谓地笑:是不是所有律师的嘴都和你的一样甜。哄得女人晕头转向?

向佐仔细看她眼睛,此时,她的眸中已没有半点泪光的痕迹。

真是个倔强的女人。

顿了顿,放松了一些:博你一笑,值得。

吴桐踢开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两个人回到休息区,重新要两杯咖啡,向佐往角落里望了眼,厉仲谋已经不在那里。

案件资料向佐做了多次整理,上庭程序,每一个步骤,由他徐徐道来。

厉仲谋、张曼迪、监护权

耳边充斥着这些,吴桐头又开始疼,大概是感冒作祟。

她合上资料,一想到童童以后如果要跟后妈生活,倍感无力。

富豪有私生子一点也不稀奇,厉仲谋偏偏要这样子诏告天下。他是厉仲谋,没人敢得罪他,你不一样,你没有他的权势,不过这更方面我们打同情牌。偶尔哭诉几回,媒介自然会偏向你这边。

哭得太多反而显得假,这个社会哪会同情弱者?

这女人语带讥讽。她在某些方面真是执拗地让人头疼,令向佐不得不正色而言,吴小姐,你聘请了我,就该信任我。

吴桐依旧狐疑,勉强点了头。

哭诉的点很重要,不要做得太过,对你绝对有好处。你别忘了,主审案子的是个女法官,女人普遍神经纤细。

...............................................................................

虽不苟同他这样的手段,可一有闲暇,吴桐满脑子都在思考他的话。

坐轮渡回来时她对着镜子练习半天,半滴泪都挤不出。扭头看船外,天空下着瓢泼大雨,却打不湿她的目光。

吴桐今天准时回家,童童异常开心,她淋了雨有点低烧,实在没有心思做饭,露丝玛丽开始学打麻将,吴桐放她半天假,自己领着童童上酒楼。

隔壁张先生一家三口一道去,凑一桌。有张翰可在,童童心情好,最不喜欢的西芹也乖乖吃上几口。

她却食不下咽,喉头烧灼般疼,没有胃口,吃了两口就放下筷子。

这个时候吴桐懂得自我安慰,没有男人她依旧过得好,儿子也依旧可以健健康康地长大。

所以,有些东西是可以放下的。

有些东西,是必须遗忘的。

童童玩的尽兴,回到家乖乖进屋写作业。吴桐在咖啡与咳嗽药水之间选择了咖啡,撑着沉重的眼皮继续工作。

手机在静谧的空间响起,她去接,起身起的太急,脑子一昏脚下便一趔趄。还好稳住了,没真的摔倒。

电话那头是向佐,他主动联系她,一问之下,这大律师竟然还有闲工夫泡吧。

她时刻担心着官司,他却还有心思玩乐?!

你这么不上心,到时候输了官司是砸你自己的招牌。她没留余地,说完就挂了电话。

突然之间一口气哽住喉咙,吴桐止不住一阵咳嗽。摸一下额头,更烫了。

这几年,于她,时机不对。当年遇见那个人,时机不对,他忘得一干二净,她却沉沦至谷底;重逢的时机也不对,闹的彼此撕破脸,不得不法庭上见;现在,连生个病,时机都不对

越想越烦。

吴桐不知童童把医药箱收到哪里,只能翻箱倒柜地找,结果不止找到医药箱,还找到她的那个秘密盒子。

她都快要遗忘它了,偏偏这时候又翻了出来,吴桐脑中有短暂的空白,没有力气,更没有勇气再打开它。

它在她手中,带给她的冰凉感与某人非常相似,吴桐一咬牙,把盒子扔进纸篓。

吃了药,再去童童的房间看了看。

孩子正对着数学题犯难,吴桐倒了杯牛奶给他,然后斜倚在旁边,接过原子笔帮忙做题。

她目光涣散,孩子都发现了。儿子温良的小手摸了摸吴桐脸颊,滚烫的,妈咪你生病了!

喉咙一阵发干,吴桐控制不住地搂紧他。

不知是不是吃了药神经也会变得脆弱,她眼眶终于泛湿,却得压抑着以免吓到孩子,揉着眼睛起身,躲过孩子的目光,妈咪有点困,先去睡了。题目做不出来就空着吧,别太晚睡。

...............................................................................

同一星空下,厉氏大楼顶层总裁室灯火通明。

厉仲谋正在发火。

在新加坡的谈判不见进展,高层乌云盖顶,厉仲谋今日一回公司就把副总和几个部门经理都召了回来,开会到现在。

几个经理都看出他心情不好,很不好。

厉总向来公私分明,又善于隐藏情绪,现在他好端端发火,所有人面色凝重,想方设法应付。

也不知下午在高尔夫球场上发生了什么

林建岳的到来终于打断会议进程,厉仲谋示意副总接他的话,出了会议室。

空旷的走廊中回响着厉仲谋冷淡的声音,查得怎么样了?

林建岳如实回答:吴宇的公司亏空很大,他正在四处借债周转,吴桐也在她的关系网里找人注资。

不要让他借到一分钱。

林建岳面上点头,内心唏嘘,老板这回是要下狠手了。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