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桑桑韩毅开车-程桑桑韩毅肉章节未删减阅读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桑桑韩毅开车-程桑桑韩毅肉章节未删减阅读

程桑桑韩毅开车的章节是在第三十四章,讲述的是程桑桑和韩毅两人互诉衷肠,韩毅带她前往墓园,告诉她之前的悲伤经历,而程桑桑告诉他,在她很小的时候,她的亲哥哥为了救她被撕票了,两人的心更近了一步,于是便干柴烈火的燃烧了起来...

第三十四章

而此刻,十六层高楼之内。

蓝色的闪电一晃而过,漆黑的屋内除去亮着的空调灯,隐约可见一抹结实的臀|部肌肉,此刻正用力的往前挺|动,一下又一下,娇|吟与粗|喘声交织,古铜色的肌肉上晃动的是两条白|嫩|嫩的长腿。

床边洒落了一地的衣物,男人的裤子,女人的上衣,床角还挂落一件黑色的蕾丝内|衣。

她尚未来得及动,硬朗结实的身躯就压了过来。

她的双臂被扣在头顶,两人十指相扣,吻如暴雨一般落了下来。他似乎格外钟爱她的唇,仿佛亲了千万遍也不会厌,一遍又一遍地舔咬吸吮她的唇瓣。

她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一声无法抑制的娇|喘溢出。

外面夜色早已降临。

忽地,一道闪电划过,巨雷轰响,瞬间暴雨如注。没多久,又是一道轰雷响起,路边的行人纷纷寻找地方躲雨,车辆堵塞在路中,晚高峰与往常并没有两样。

韩毅被她挑逗得浑身涨疼,再看她这般模样,登时冷冷地哼笑一声,也不回她,伸脚就踢开房门,一个箭步就冲到了床边。床褥一陷,程桑桑被用力地扔下。

哦,是吗?她仰起脖子,凑到他耳畔,轻轻的一口气徐徐吹进他的耳里, 末了还伸出舌尖滑过他的耳垂,双唇一含,牙齿就咬住了一片薄薄的肉,左左右右地轻缓移动。

暴雨来得快,走得也快,不到半个小时就变成了淅沥小雨,再过一个小时才彻底停了。与此同时,十六楼高层内也停歇了,屋里满是欢爱过后的味道,浓郁得久久挥之不散。

程桑桑枕在韩毅的胳膊上,把玩着他的手指。

韩毅一看,又俯身用力地亲了一口, 才咬牙切齿地说:程桑桑, 你能不能矜持一点?

程桑桑被吻得手脚发软,听到他这句话, 嗤的一声笑了出来。

韩毅低头就咬上她的唇。

比起先前的蜻蜓点水,这一吻就像是深入灵魂一样,带着韩毅式的粗暴, 仿佛恨不得把小妖精整个人都吃进肚子里, 连骨头都不剩。唇瓣被吻得微肿, 透出一股诱人的红来。

柔软又白皙的手指爬上他的嘴唇,在他的嘴前轻轻一点, 她笑靥如花:你不就是对我这样的我念念不忘吗?

瞎说什么大实话。

程桑桑!

她松开,无辜地问:怎么了?

韩毅横抱起她。

两人本来就坐得近,刚刚程桑桑要求抱和亲时, 韩毅索性将她抱在了腿上, 此时此刻的程桑桑明显得感受到某一处的变化。她和他的视线对上,唇角扬起,眼里的得意之色藏也藏不住。

她顺势圈上他的脖颈, 不依不饶地问:是不是嘛?是不是嘛?

不是。

程桑桑这话一出, 韩毅的眼神瞬间就变了,喉结重重地上下滚动, 扣着她五指的手也微微收紧。

韩毅想抽烟,可没手抽。

程桑桑霸道地占了他的两个手掌,她说:你还没告诉我是不是对我念念不忘。

韩毅说:再来一遍,我用身体告诉你。

说着,他翻身就把程桑桑压住。程桑桑忍不住笑,说:我要在上面。

韩毅依她,又一个翻身直接把程桑桑托在上面。

而此时,程桑桑的肚子却叫了起来。两人进来的时候没开灯,只开了空调,这会屋里漆黑黑的,叫声格外响亮。两人都听得一清二楚,也是这会,两人才想起来打从中午吃了一顿后就再也没有吃过东西了。

程桑桑去摸手机,一看,原来已经晚上九点了。

她扔了手机,趴在韩毅的胸腔上,娇滴滴地说:我饿了,上次你说给我煮面,结果我都没吃到。我要吃你煮的面,加鸡蛋加肥牛,还要生菜。

要求真多。可话是这么说,但身体却很诚实,他坐了起来,去捡地上的衣物,光着上半身,只穿了条裤子就出了卧室。

程桑桑去开灯,卧室里柔和的灯亮起,正好能见到韩毅宽厚的背影。

她眯眯眼,满足极了。

韩毅去厨房下面条。

面条煮好后,韩毅进卧室,床上已经没了人,连通的卫浴里有着哗啦啦的水声。韩毅喊她:程桑桑,你要洗多久?

程桑桑说:还要二十分钟。

韩毅担心面凉了,重新放回锅里温着,再次回到卧室时,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他眼角的余光不经意地一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方阳两个字,联系人照片是个戴眼镜的年轻男人。

不到十几秒,对方电话就挂了。

很快的,程桑桑的手机又来了条信息师妹,我有要事去美国一趟,下个月六号回国,抗躁药尽量少吃。

程桑桑洗过澡后直接穿上了之前买的性|感露背睡衣,出来时空调微凉才加上了配套的绸质系带短睡袍。刚出卧室,她就闻到了面条的香味,定睛一看,厨房里的餐桌上已经摆了两碗面条。

韩毅坐在餐桌前,低头摆弄着手机。

她走上前,还未靠近韩毅,他就发现了她,抬头和她对视了一秒。

程桑桑说:好香啊,真的好久好久没有吃过你给我下的面条了。她拿起筷子就大快朵颐,大概是运动过后,她胃口特别好,一整碗面条不到十分钟就吃进了肚里,都顾不上和韩毅说话了。

韩毅问她:还要吗?

程桑桑摸摸肚皮,说:不要了,吃太多我怕等会消化不良。她把长卷发往一边拨去,露出了耳尖,兴许是刚洗过澡的缘故,沾上了一层薄薄的粉色。

她单手撑脸,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眉眼弯了又弯。

韩毅说:再看你明天就别想下床。

程桑桑仍旧没有挪开视线,说:我好怕哦。说是怕,但表情却是肆无忌惮地继续打量,餐桌下的腿也不□□分,脚背磨了磨他的小腿肚,缓缓地往上挪,最后搭在他的大腿上。

他低头一看,就能见到雪白的脚丫子还有五只圆润粉嫩的脚趾头,可爱得有些过分。

韩毅捏住她的脚掌,挠她的脚心。程桑桑极其怕痒,笑得花枝乱颤,程桑桑想要收回脚掌,却丝毫动弹不得,男人的力度和女人的力度是天壤之别,更何况浑身没有任何一块赘肉的韩毅,全身都是力与美的展示。

还敢不敢闹?

程桑桑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可是还不愿意求饶,只说:你你放开

韩毅没有搭理她,继续挠她的脚掌心,这回放轻了速度,更让程桑桑痒得不能自己。

啊哈哈啊

身体扭动间,系带睡袍滑落,露出了半边雪白的肩膀,薄薄的睡衣根本遮不住诱|人的两点,她断断续续地说:别挠了,我睡衣要掉了,里面什么都没穿。

韩毅真觉得程桑桑上辈子一定是修炼媚|功的妖精,一颦一笑一言一行都写着勾人的味儿。

他松开她的脚掌。

程桑桑的脚掌刚碰地,下一刻又被韩毅抱了起来。

这一回,睡袍直接滑落,她身上就剩下一件露背的睡裙。韩毅伸手一摸,不由艹了声,说:你真什么都没穿。

程桑桑娇嗔:反正都要脱,穿了干嘛?

韩毅说:干。

然后两人又在床上来了一场长达两个小时的饭后运动,仿佛是为了验证他白天说的话,程桑桑真的有点被弄哭了,欢愉一波接一波地袭来,双腿和腰也渐渐酸得不像样。

到后来,程桑桑的每一句话都带着一声娇|吟。

结束后,程桑桑瘫在柔软的床褥上。好一会,她才打起精神来去摸手机看时间,刚打开手机,她就发现了方阳师兄给她打了个电话,还有一条短信。

她迅速扫了眼,回了一条

【知道了。】

程桑桑重新放好手机,转身和韩毅说:韩叔叔可以的嘛,越来越持久了。她努力地夸他,一副要把他夸上天的模样,超级厉害的哦,我刚刚超级舒服的!

男人嘛,不管厉害不厉害,还是得夸。

男人在这方面的自尊心都很脆弱的,夸一夸,他下次才会更加卖力。

韩毅嗯哼一声,摸了烟点上。

烟雾缭绕间,他忽然喊她:程桑桑。

嗳。

为什么吃抗躁药?

程桑桑浑身僵硬了起来。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