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很好很好番外-番外之蜜月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很好很好番外-番外之蜜月

《他很好很好》的番外讲述的是程桑桑和韩毅领证结婚后,韩毅非要拉着她去度蜜月,两人抛下一切一起去了东南亚,到了海边后,程桑桑对可爱的海龟很感兴趣,一盯就是一下午,新婚的韩先生觉得自己严重被冷落了,于是开启了自己独有的报复!

番外之蜜月

于是, 新娘子程桑桑对于自己的蜜月可以称得上是一无所知。

宋娴:毅哥带你去哪儿度蜜月?

他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把婚礼和蜜月的工作量解决了。

身为霍家遗落在外的长子, 婚礼办得极其隆重, s市的商业媒体称之为是房地产与航运业的强强联合。那会韩毅刚接手霍家的家业不久,每天忙得脚不沾地。

婚礼后的第二天, 他一手拖着一个行李箱,另一手牵着程桑桑去度蜜月了。

度蜜月的地点是韩毅安排的。

韩毅和程桑桑的婚礼是在开春时办的。

程桑桑问:谁送的?

韩毅说:东远送我们的结婚礼物。

霍阔锒铛入狱后,韩毅接管霍家家业。霍家昭告世界,东远身为竞争对手之一,又同在s市,是最早收到消息的那一批。起初听到韩毅的名字时,还觉得耳熟,怎么这么像当初在他们东远工作过的员工?后来在记者发布会上见到本人,东远吓得心肝都抖了抖,连着好些日子都害怕霍家新太子爷会来报复他们。

后来他们找人打听了下,知道新太子爷没什么爱好,唯独对自己未婚妻喜爱得有点过分,当下拍案做了个决定。

韩毅问:喜欢吗?

程桑桑点头,说:东远的审美不错嘛。

韩毅说:同个行业,又是老东家,我本来就没打算去为难他们,但人都是这样,不收他们反而难以心安,整天提心吊胆我要对他们做些什么,所以干脆就收了。

他扶着她上了游艇。

游艇上别无他人,就只有新婚夫妻俩。

韩毅许久没有开船,不过区区游艇也只是小菜一碟。很快的,游艇就离开了码头,驶向了汪洋大海。东南亚这边海域众多,海水湛蓝清澈,是一抹心旷神怡的蓝,宛如众多电脑自带的风景壁纸一般。

水质透彻,到了浅海时还能见到五彩斑斓的海星,以及各式各样的鱼儿。

程桑桑从船尾走到船头,进了驾驶室。

远处有一座小岛,从她这个位置望去,隐约能见到一间坐落在海上的木屋。

程桑桑问:海岛游?

韩毅说:我们晚上住的地方。

程桑桑说:东南亚的海岛我去过不少,这是什么岛?我怎么从未见过?

韩毅说:霍家买的海岛。

咦,你之前来过?

韩毅说:两个月前东南亚的货运出了问题,我不是过来了吗?顺便考察了蜜月的地方。

程桑桑笑眯眯地靠在他身上,问:那考察得如何?

韩毅在她耳边说了句。

声音分外沙哑。

当初在海警船上说的事,我还记得。

程桑桑踮脚亲了他的侧脸一口,说:巧了,我也没忘记过。

海岛上有一片天然的白色沙滩。

沙子又白又软,偶尔透明的蓝色海浪打上来时,会带来一只海龟。有一回,沙滩上爬来两只海龟,一大一小的,像是一对父子海龟。大海龟爬得快,爬着爬着又会停下来等待小海龟。

小海龟有些憨,爬起来很是可爱。

她开始有些感兴趣,在沙滩上一趴就趴了一整个下午。直到暮□□临,韩毅从木屋出来找人才发现了沙滩上的程桑桑。

韩太太。

嗳程桑桑招手,你过来看看,这对海龟是不是很有趣啊?他们不知道在找什么,在这里爬了一整个下午。回了海里,没多久又会爬过来。

程桑桑给韩毅介绍:我给他们起了名字,大海龟叫海龟爸爸,小海龟叫海龟宝宝。

两人中午吃过饭后,来了一场酣畅淋漓的运动。

之后韩毅说要开船出去溜达一圈,程桑桑有些乏便没去,留在了沙滩上。韩毅溜达一圈回来,睡了午觉,醒来时发现程桑桑还在看海龟。

程桑桑跟献宝似的,把下午拍的多种角度的照片,一张一张地滑给韩毅看。

韩毅在沙滩椅上坐下,拍拍大腿。

程桑桑很有默契地坐了上去。

韩毅随即揽上她的腰肢,继续看她展示照片。

程桑桑说:我们回去后养只猫吧,猫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话梅。

韩毅应了声好,手掌在她的腰肢上游移。

程桑桑穿着红色的露背度假长裙,带着茧子的手指擦过光滑白皙的裸背,渐渐有往下滑的趋势。韩毅中午才和程桑桑运动了一次,醒来后见着程桑桑,又有了心思。

在这样的环境下,不多运动个几次简直太浪费。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程桑桑忽然跳下韩毅的大腿,说:海龟妈妈!

果不其然,先前还只有两只海龟,现在夜色之下,另外一只大海龟也从海里爬了出来。一家三口爬在沙滩上,画面温馨极了。程桑桑看得入神,倒是把某欲求不满的新婚丈夫抛到了一边。

被忽略的新婚丈夫沉着张脸。

第二天程桑桑还想去沙滩上看海龟,然而大清早的,时间尚未到早上四点半,程桑桑就被新婚丈夫韩先生拉了起来。

去去哪里?

看日出。

哦。

程桑桑打了个哈欠,索性也不换衣服了,披了一件短睡袍就迷迷糊糊地被韩先生牵着出了木屋,又迷迷糊糊地上了游艇。等她彻底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游艇已经开到不知名的海域上,四周都是茫茫大海,夜空里仍然留有几抹星辉,天色泛着一股迷人的蓝。

程桑桑鲜少在这个点见过这样的景致,登时看得入迷。

海风拂过她的鬓发,微微凉,背后多了一道暖意,一双强而有力的手臂拥住了她。

他咬着她的耳垂,却是从鼻子里哼了出来。

比海龟好看吧。

程桑桑一愣,随即哭笑不得,说:敢情昨天你在吃海龟的醋?

韩毅说:老子不会和劳什子海龟计较。

他亲她的耳垂。

程桑桑的耳朵格外敏感,每回他一亲,双脚就忍不住发软,幸好他牢牢地箍住她的腰,才不至于跌倒在地。韩太太很有经验了,知道韩先生这醋意不哄一哄,会跟个孩子似的闹上几天,索性从了他。

两人在游艇的甲板上来了一场晨运。

韩太太说:再好看的日出,也没我先生好看,她一顿补了句,还有勇猛。

这一顿猛夸,韩先生很受用。

恰巧这时天际有一颗鸭蛋黄冉冉升起,橘黄的光辉渐渐驱走迷人的海蓝,整片海域沐浴在光辉之下,仿佛镀上一层柔和的金光。

程桑桑发自内心地感叹:真好看。

韩先生动了动。

程桑桑感受到一股灼热,连忙补了句:还是我的先生好看。

嗳,醋桶!大醋桶!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