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尽头的小饭馆番外213章手打版阅读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银河尽头小饭馆番外213章手打版阅读

《银河尽头的小饭馆》番外213章中汉娜五十五岁那年,她的女儿米禾成为了这个奥托帝国的皇后。当帝国的弗莱德里希陛下将荣耀的皇后王冠戴在米禾头上的时候,那一刻,汉娜忽然想起了当年米禾还只是个胚胎的样子。三十岁的汉娜怎么也想不到,当时被她有些嫌弃的四号胚胎会给她人生带来如此大的变动和感动,会让她变成一个自己从来没有想过的人。

银河尽头的小饭馆番外213章手打版阅读

汉娜五十五岁那年,她的女儿米禾成为了这个奥托帝国的皇后。

当帝国的弗莱德里希陛下将荣耀的皇后王冠戴在米禾头上的时候,那一刻,汉娜忽然想起了当年米禾还只是个胚胎的样子。

那个时候,米禾甚至没有名字,汉娜只是简单的给她那只胚胎起了个代号,当时她被叫作四号。

三十岁的汉娜怎么也想不到,当时被她有些嫌弃的四号胚胎会给她人生带来如此大的变动和感动,会让她变成一个自己从来没有想过的人。

三十岁那年,汉娜已经随着多罗教授来到这个偏僻的地球进行基因修复研究第十年了,在这十年里,她一直在向着她的人生目标前进:改善定向人遗传基因的问题,希望能借此成为林莱家族第二个名垂青史的人。

为了这个目标,她在变异水稻和变异大猩猩身上都做过实验,但是唯独没有在人身上做过实验,如果不是帝国法律禁止的话,她也许早就实施了。

但是想在人身上做实验这个想法一直在她身上蛰伏着,她以为这个机会很难实现了。

但是当有一天杨中校满脸通红的向她提出希望求得她的卵子来结合一个孩子的时候,汉娜已经记不住当时她是什么感受,二十五年之后,她只记得当时的自己几乎不假思索就同意了杨中校的提议。

三十岁的汉娜出身贵族世家,是一个从小到大在学科上所向披靡的优秀定向人,她的认知里,作为定向人的她注定了不会和那些芸芸普通人类有过深的交集。

所以面对她和杨中校结合的那些胚胎,她也是完全以一个科研者的角度来面对它们,完全没有所谓的慈母之心。

五十五岁的汉娜有时候在想,如果时光能够倒流的话,她会不会回到三十岁,阻止那个时候的自己在米禾身上做出的疯狂又随意的实验呢?

她答应了杨中校的要求之后,很快就为俩人结合了四只胚胎,当时的米禾是四只胚胎里唯一的普通人类胚胎,很是被汉娜所忽视,但是当其他三只定向人胚胎都死在培养槽里之后,米禾就成了汉娜唯一存活的胚胎了。

而且被她随意改造基因后的米禾竟然还表现得不错。

应该说米禾从胚胎开始就似乎是一个极幸运的孩子,后来汉娜才发现另外三只的死亡也许跟她调错了组蛋白活性数值有关,而米禾这只她以为调错的了胚胎,被她错误的调高了一万倍。

她当时面对这个糟糕的实验结果,几乎已经完全的放弃了米禾,甚至已经开始准备了下一批胚胎实验了。

但是幸运的米禾开始在培养槽里快速发育起来了。

米禾存活了下来。

可是一个不可改变的事实就是,米禾仍然是一个普通人。

从基因数据来看,她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智商普通,身高普通,外貌大约也是个普通人,唯一突出的就是她的遗传活性,但是这只能证明她将来大概会是个很能生的普通人类?

汉娜失望极了。

可是杨中校面对还是个肉芽的米禾仍然能津津有味的看着,在得知这是个小女孩的时候,还会惊喜的喊肉芽为:我的天使。

五十五岁的汉娜还记得当时她失望的心情和想嘲笑杨中校的话。

如果真的能穿越时光的话,她很想和杨中校一起开心的迎接这个小生命,这个让她的人生都变得温柔起来的小生命。可是那个时候的汉娜仍然不知道。

甚至在米禾要出生的时候,她还和亚麻色博士一起很随意的在米禾身上做了记忆移植实验。

起因是多罗教授研究了十余年的记忆移植实验在马上要出结果的时候,被帝国科学部所阻止,并且要求销毁所有的论文和数据,将这个实验扼杀在萌芽之中。

可是他们为这个实验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并且有无数的期待在它身上,她和亚麻色都不忍心就这样放弃这个实验。

亚麻色说:我们已经在动物身上成功的移植了记忆,甚至连冷冻人都已经准备好了,只等着教授回来就可以做实验了,如今功亏一篑,不甘心啊。

不甘心又能怎么样?汉娜淡淡的说。

亚麻色说:若是能有个宿体的话,我们就可以把冷冻人的记忆移植过去。

汉娜:如此短的时间,哪来的宿体?

可是刚说完这句话,她就立刻顿住了。她和亚麻色几乎是不约而同的一起看向了正在培养柱里听音乐开心扭动的小婴儿。

亚麻色轻声的说:你忍心吗?

汉娜说:大不了再培育一个。

亚麻色:这件事要不要通知教授?

汉娜:还是不要说了。

后来汉娜和亚麻色一起将冷冻人的记忆复制出来,然后将记忆移植进米禾的大脑之中。

做实验的时候,汉娜的手都没有抖,不过是个实验对象而已,就像水稻和大猩猩一样,不存在什么无聊的怜悯之心。

可是当实验之后,一向听了音乐会睁开眼睛笑的小婴儿没有反应,汉娜的心还是揪了起来。她开始担心的站在米禾的培养柱前面,投影仪上的数据显示正常的,可是小婴儿就好像陷入了沉睡一样,变得沉静了下来。

就在汉娜惴惴不安的情况之下,米禾还是按照日子出生了。等米禾出生之后睁开了那双她熟悉的棕色大眼睛,汉娜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至于她的记忆移植实验到底有没有成功,她也说不出来了。

婴儿出生之后,杨中校让她给这个孩子起名字,汉娜一向很讨厌像别的科学家那样给实验对象起名字,一旦起了名字就仿佛有了一丝感情上的联系,又怎么舍得在实验对象身上做实验呢?

汉娜下意识想拒绝杨中校,可是杨中校说:这是一个遗传了你一身优秀基因的孩子啊,希望你作为她的母亲送给她一个名字。

汉娜看向婴儿那双纯洁无暇的双眼,婴儿似乎听到她的声音想看看她,眼珠随着她的声音在转动,小手也在空中在抓来抓去的,杨中校忍不住伸手去触摸小婴儿,刚一摸上婴儿的小手,杨中校整个人都好像要融化一样,恨不得将女儿抱在怀里亲个够。

汉娜听见自己冷静的声音说:她出生的时候,我的水稻实验刚刚成功,就叫她米禾吧。

米禾成长得很快,对什么都很好奇,汉娜一直尽量避免接触她,只把她当成一个普通的实验对象,可是米禾那酷似她的脸型和小下巴让汉娜经常恍惚出神,原来自己的孩子是这样的。

日子就这样飞快的流淌,米禾作为基地里唯一的孩子很是受到瞩目,连多罗教授都偶尔会在她来做身体检查的时候逗弄她,而米禾这个孩子的性格很好,从来不会哭闹,而且逢人就爱笑。

是啊,这个孩子还在培养柱里的时候就很爱笑了。

直到米禾六个多月的时候,有一天在检查完身体之后,躺在婴儿小床里的米禾忽然向她伸出了双手,并且喊了她一声么么!虽然还口齿不清,但是汉娜知道,她想叫她妈妈。

那个时候的汉娜几乎不敢相信,她竟然听到她叫了她妈妈。而且米禾在小婴儿床里伸出小胳膊的动作,明显是希望她来抱抱她。

汉娜已经不记得自己当时怎么笨拙的去抱米禾柔软的小身子的,她只记得当米禾奶香味的小身子贴到自己怀里的时候,那一刻的感动,原来自己的孩子在怀里是这样的感受。

她又软又香的小身子让汉娜想不自觉的去保护她,想和她贴在一起。

这种不理智的行为一向是汉娜所讨厌的,汉娜猜测也许当时她体内的母性被焕发,可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就是,她对米禾这个实验对象不一样了。

随着米禾的长大,汉娜会教她如何吃饭、如何穿衣,甚至在她跌跌撞撞学习走路的时候忍不住在她身边陪她。

一向冷静的汉娜?林莱甚至变得像个爱唠叨的中年妇女一样数落米禾,叮嘱这个担心那个,一向也不像她了。

至于记忆移植到底成没成功,在米禾三四岁的时候,汉娜对她做了一个小实验,拿出一组智商测试卷纸来给她做,然后汉娜在旁边观察米禾的反应,她发现这个小家伙答题是有思索的,最后测试结果是智商120,这跟她的扫描结果不一样。

汉娜微微的笑,这个小家伙。

然而这个结果被米禾六岁骑着双头大公鸡满基地溜达的行为给打破了,汉娜实在想不到哪个成年人能做出这种幼稚的事情来,所以她的记忆移植实验大概是失败了吧?

而多罗教授是否知道她和亚麻色的实验,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提过。米禾小时候体检的时候,多罗教授虽然嘴上什么都没说,但是他也在旁边关注着这些数据,也许就是这样一次次的关注和米禾甜甜的笑,连多罗教授都忘了最初如此关注这个小女孩的初衷了吧?

米禾只要搂着教授甜甜的喊一声多多最好了!教授就变得没原则的同意米禾的任何请求,连偷偷带她上地表去这种事也能干出来。

汉娜想到米禾刚出生没多久的时候,她还曾经不死心的培育过杨中校和她的其他胚胎,甚至还有后来和穆勒上校的胚胎,但它们最终也都死在了培养柱之中,算了,也许她注定了无法成为林莱家族第二个名垂青史的人吧。

然而在米禾六岁那年,米禾的循环花盆之中结出了一颗修复基因的西瓜的时候,汉娜忽然想到了当时算错的数值,也许是真理之神的一个玩笑。

在她已经不在乎的时候,给了她这样一个惊喜。

可是现在她已经变得担心米禾这个秘密曝光会对她带来危险多过于去担心定向人的遗传问题了。

所以这个秘密就让她一辈子压在心里吧。

她的女儿只是个普通人类,是个开开心心的普通人类就好了。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