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尽头的小饭馆小说男主角是谁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银河尽头的小饭馆小说男主角是谁

《银河尽头的小饭馆》小说男主角是弗莱迪,男主弗莱迪由于自己王储的身份,为自己设置了另一个平凡又优秀的贵族身份,在少年时期遇到了作为普通人的女主米禾,智商普通却阳光有爱,往往能带给人意想不到的力量。伴随着成长,两人越来越亲密,男主也不由自主的爱上女主,但碍于自己的身份,和自己基因缺陷的秘密,不得不克制着对女主的爱。女主是一个看似柔软却非常勇敢的人,并且随着两人的打开心扉,另一个更大的秘密浮出水面,女主不仅是男主的奇迹,还是他意想不到的药。

银河尽头的小饭馆小说男主角身份解析

丽塔的祭奠仪式很简单, 她早早就立下了医嘱,希望能将骨灰撒在宇宙之中,在她遗嘱的视频之中, 她还笑着说:死后能成为宇宙尘埃,在亿万年之后成为新的星球的一部分, 听起来也挺浪漫的。

米禾他们参加了丽塔的火葬仪式,当看到丽塔闪烁着银灰色亮光的骨灰融进了宇宙尘埃之中,她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想到表姐的音容笑貌, 想到表姐最后吃掉了那块银灰色的发光糖,米禾难受得捂住了嘴唇,泪水就像流过山谷的溪水一般,顺着她的指缝流淌下来。

表姐是以怎样的心情吃了□□的呢?

弗莱迪将米禾搂进了怀里,米禾的泪水浸湿了他的衣衫。

可是再多的眼泪也换不回了表姐。

弗莱迪说:你不要再哭了,我想以丽塔的心情, 她也不希望大家如此悲伤,她希望大家都还是笑着的。

芬恩也哭得难受极了,他抬头问弗莱迪:爸爸,大姨是为了我吗?

弗莱迪摸摸他的头,是啊,为了保护你。

芬恩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我不想再发生这种事了。

弗莱迪说:那就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 强大到可以保护所有人。

芬恩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像在那一瞬间,他就成长了。

所有人都目送着丽塔闪光的骨灰匀速运动融进了星际尘埃之中, 那些幻化得七彩变幻的星际尘埃就好像她璀璨的人生一样,等她的骨灰完全融进那些七彩光晕之中,飞船就缓缓离开了。

跟米禾他们哭成了泪人相比,丽塔的母亲米禾的大姨反倒没有哭出来,小时候总爱炫耀丽塔学习好的大姨这个时候倒是很豁达,她说:这是丽塔选择的道路,她为之用尽了生命的,我不伤心,她活着的时候我以她为荣,她离开了,我也以她为傲。一番话,又让米禾哭了出来。

米禾他们离开的时候,看到了另一艘飞船也在目送丽塔的骨灰葬入星辰,他们都知道那是押送雷奥妮去帝国边远荒星的飞船。

米禾他们的飞船和雷奥妮的飞船飞向了两个方向,米禾在那一刻特别想当面问问雷奥妮,表姐的心意你知道吗?

可是她再也没有机会问出来了。

表姐带着她的心意离开了这个世界。而雷奥妮的真心,也让她带到荒星上度过余生吧。

国王在封储仪式上并没有当面质问雷奥妮公主,但是事后他雷厉风行的将王后和公主都进行了处置,按照帝国的法律,公主和王后都应该被发配到没有人烟的小行星带监狱里服刑的。

然而国王在面对雷奥妮这个他从小娇惯到大的女儿的时候,还是心软了,最后的时刻,他大笔一挥,没有将她扔到小行星监狱里,而是扔到了帝国边区的荒星里,那里杳无人烟,任公主和王后自生自灭了。

弗莱迪并没有说什么,迪特玛在知道雷奥妮的判刑之后,就离开了玛尔斯。

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向,包括二王子妃,现在她也不再是二王子妃了,而是摩佗星的公主了,因为她和迪特玛王子离婚了。

在王长孙去世的这段时间,二王子妃一直被关押着,直到迪特玛王子回来她才被放出来,等她见到二王子的第一面却是上来直接甩了他几个巴掌,把所有人都镇住了。

颇有武力的二王子并没有反抗,硬生生的受下了。

迪特玛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是我的疏忽,误信了艾里,害死了克鲁。

二王子妃一直在哭,迪特玛说:我们可以再生一个。

二王子妃:再生一个也不是我的克鲁了。

迪特玛叹了一口气,陪着二王子妃。直到哭声听了,迪特玛以为她冷静了,但是二王子妃说:我要和你离婚。

迪特玛说:你现在思绪还不清晰,等你自己考虑好了再说吧。

二王子妃说:在我被关住的这些天已经考虑很久了,我们并不适合,没了克鲁,更不应该在一起了,分开吧,对彼此都好。

迪特玛长长的叹出了一口气,如果这是你期望的

他们俩这一场短暂的政治联姻最终还是结束了,在奥托帝国三百年的历史上,王室成员也不是没有离婚的,所以他们的婚姻结束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水花,而且离婚之后迪特玛王子就消失了。

这一次,连弗莱迪的终端上也看不到他的消息了。

他走之前给弗莱迪发送过一条信息:一切交给你了,大哥。

二王子妃也离开了,回到了摩陀星去。

偌大的地下皇宫里,一下子只剩下了弗莱迪一家三口和老国王。

国王重新进入医疗舱里治疗,没有了雷奥妮纳米机器人的干扰,国王这一次治疗的效果还不错,起码情绪稳定了很多。

在雷奥妮和王后被压送离开玛尔斯的那天,国王让芬恩陪了他一天。

芬恩从丽塔死去之后,就再也不吃糖了,也不再提要和国王一起吃糖了。

所有人都或多或少受到了影响。

在那场闹剧一样的封储仪式上,国王亲口承诺要把王位传给弗莱迪,同时也为了挽救奥托王室低到谷底的支持率,弗莱迪的登基仪式竟然以有条不紊的速度准备着。

这个时候国王再一次和弗莱迪提到了米禾的普通人身份,然而这一次国王却是说:到了这个地步,我再反对也没有意义了,既然你认定了

那天弗莱迪拉着米禾从国王的房间出来,米禾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知道弗莱迪即将成为国王,她也跟着要成为王后,可是这时才有点真实的感觉,当年你为了跟我结婚而失去了一切,爵位、财富、王室身份、姓氏,如今你一件一件都重新拿了回来。

弗莱迪拉着她的手,如今这个巨大的宇宙帝国都是他的囊中之物,他似乎也没有任何变化,听到米禾这么说,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稳,雌性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轻松和愉悦。

如今,帝国和你都是我的。

米禾忽然想到他曾经对她说过的那句话:我若是想得到,帝国和你,我都要。什么王室不能和普通人通婚的规定,也许从一开始就不被弗莱迪放在眼里。

亚麻色博士被抓的时候,米禾还沉浸在丽塔去世的悲伤之中,等丽塔的葬礼结束了之后,米禾才想起来这件事。

忽然想起来最后一次见到亚麻色博士还是几年前回地球的时候,亚麻色博士跟多罗辞职,那时候亚麻色博士说想到外面去看一看,没想到她会到黑市里给人做记忆移植手术。

想到小时候亚麻色博士总爱背着汉娜逗她笑,因为跟汉娜是竞争关系,亚麻色博士还总爱板着脸冷嘲米禾两句,后来她可能觉得这样对米禾一个小孩子太无聊,就开始冷着脸逗弄米禾。

时间久了,米禾就觉得其实亚麻色博士就是那种标准的智商高,但是情商很低的定向人了,她的人不坏,就是对别人的喜欢有时候喜欢用一种冷脸的方式表达出来。

小时候米禾骑着双头鸡在实验室乱跑被汉娜数落的时候,亚麻色博士还帮她说话来着。

其实亚麻色博士也算是从小看她长大的阿姨了。

米禾想约汉娜和多罗去看看她,想知道亚麻色博士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结果这俩人都有事外出了。米禾就自己一个人去警察总署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以米禾如今的地位,想见一个犯人还是很容易的。

只是米禾没想到,她会在亚麻色博士的审讯室里看到了汉娜和多罗。

米禾刚想走进去,就听见里面的多罗说:我当时那个记忆移植实验并没有在人体身上做过最终实验,这个技术是不成熟的,你当时跟着我和汉娜做实验是知道这个情况的,怎么还敢在人身上做实验呢?

米禾一愣,忽然想起来,好像多罗是做过关于记忆移植的研究,隐约记得他好像曾经还读过相关论文给芬恩做胎教呢。

所以亚麻色博士是偷了多罗的研究成果吗?

一直垂着头的亚麻色博士抬起了头,她说:怎么没有在人身上做过实验呢?

审讯室里的气氛一顿,最先反应过来的汉娜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不管怎样,你偷了老师的研究成果就是不对!

亚麻色博士嗤笑的看着汉娜,好像看破了汉娜的心思,二十多年前,老师这项研究刚刚研究出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在实验动物身上做过了记忆移植,只是因为帝国的法律,一直没有在人体上面做过实验。

但是在知道帝国即将禁止这项研究的时候,汉娜

汉娜大声的打断了她,你别说了!

亚麻色博士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好像他们三十多年的竞争之中,这是她难得的处于上风的时刻,她甚至是非常享受这种感受。

然而在门外听到这里的米禾却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很快,她的手脚变得冰凉,她觉得如果继续呆在这里,会发生一些可怕的事情,但是她的脚却像生根一样挪不动。

亚麻色博士果然说:你在培养柱里的孩子身上做了记忆移植实验,那可是你的孩子呢。

哦,不对,那时候那个孩子还不叫米禾,那个时候她应该是你的试验品标号2号,1号已经失败被处理了。

米禾瞬间就像是空白了一样,好像脑子瞬间就空了。

汉娜当时从快要倒闭的医院买到一个冷冻复苏人,将那人的记忆移植到了米禾身上。亚麻色看向了多罗,教授,您还不知道吧?

米禾看着多罗的背影,她听见他的声音响了起来,他说:你错了,我知道。

说出了这句话,多罗好像也如负释重,而且是我默认的。

多罗说:但是这项实验在米禾身上失败了。

米禾从小就那么幼稚、那么笨

多罗说:所以她其实什么都不知道,我们都观察她很久,在她身上并没有实验成功。

所以这件事,就都忘了吧,这样对米禾是最好的。

米禾涩然,看向了多罗的背影,眼泪渐渐模糊了他的背影。

任何时候,多多对她都是为她着想的。

亚麻色博士看着他们,又继续扔下了另一枚□□,可是你知道汉娜除了对米禾做过记忆移植实验之外,还做过别的试验吗?

所有人都愣住了,汉娜甚至露出不可置信的看着她,显然没有想到她会知道这件事。

米禾听见亚麻色博士说:我们俩当年被帝国授予年轻科学家奖项的时候,曾经被国王陛下亲手授予奖章,在那个时候,汉娜曾经说过想要像林莱家先祖一样,要找到方法来挽救定向人日益下降的生育能力,要像她的先祖那样名垂青史,当时国王陛下还曾经鼓励过她。

否则汉娜林莱身为玛尔斯的贵族,怎么会心甘情愿的到偏远的地球乡下一呆就是十年,默默无闻的一遍又一遍做着枯燥的试验呢?

她偷偷的给还是胚胎的米禾做了基因修改实验。

米禾整个人都空在那里,基因修改实验?

亚麻色指着汉娜,竟然拿自己的孩子做实验,你可真是疯狂,哦,不对,那些都是你的实验品是吧?如果米禾知道你一直把她当成一个实验品,知道她是一个失败的实验品,她会怎么想呢?

你在还是胚胎的米禾身上做过基因修改实验,又在她成形之后做了记忆移植实验,真的是从来没有考虑过她的死活。

所以米禾出生之后很久,你从来都不抱她,因为你曾经说过,一旦跟实验品太亲近,就没法理性对待它了,对吧?

说完了这么多,所有人都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多罗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我第一次看到了米禾的基因数据,知道她的基因真相,是她和弗莱德里希有了孩子,我才发现她的dna的组蛋白和基因段上组蛋白低甲基化态所对应的增强子区显示她的遗传基因的活力都要比正常人类高百分之一。

如果说汉娜一开始的想法是希望拯救定向人低下的生育能力的话,那么她的实验成功了,从理论上来说,只要是跟米禾结合的定向人,都会生出健康的后代。

从某种意义来说,她甚至是定向人的救星,她的基因具有修复受损基因的能力。

听到多罗这句话,亚麻色哈哈笑了两声,等她安静了,以一种不能释然的口吻说:最终仍然被你成功了,汉娜林莱,你做到了。

但是亚麻色又不死心的刺汉娜一句,有一件事情我特别想知道,米禾和王室成员的相遇是你算计好的吗?甚至当初和柯林斯先生相亲,利用他的身份让米禾接近王子?

汉娜这时才找回了声音,不,米禾和弗莱德里希王子的结合是自由的,我从来没有干涉过

汉娜说:小米是我的孩子啊

米禾听到这里已经泪流满面。

一只温热的手掌从后面遮住了她的眼睛,泪水濡湿了他的手掌。

一个温暖的胸膛将她抱住,那是她熟悉的气息,她知道的,那是弗莱迪的怀抱。

米禾被弗莱迪牵着手拉了出来。

外面是人工调整的蓝天白云和明媚的阳光,可是米禾却觉得她好像感受不到所有的真实。

原来她的出生就是一场巨大的实验?

所以她根本不是什么两辈子人,她根本就是一个带着别人记忆的实验品而已,她根本不是什么川菜传人,也不是一个五百年前的人,她不过是一个实验品。

她还想到了小时候汉娜频繁的监控她的数据,还有做过的智商测试,其实很早以前就有很多细节有迹可循。

她忽然想到小时候给白莲花添肥料的时候,有一次她的手指破了,把血液滴进了花盆里。所以根本不是什么珠峰上神奇的白莲花,那个循环花盆能种出那些修复基因的植物,是因为她曾经滴进了土壤里的血液起了作用吗?

所以汉娜当年发现被她种出来的西瓜有了基因修复的迹象也没有任何怀疑,而是很自然的拿走了西瓜去继续研究,甚至在她怀上了芬恩之后,汉娜的态度也没有多罗那么惊讶。

其实所有的一切都说明了汉娜早就知道她的基因秘密,甚至她就是一切的始作俑者。

而多罗是在她怀了芬恩之后才知道她的基因秘密

米禾忽然想到一件小事,她怀孕之后汉娜他们都来到艾力士星球陪着她,那个时候多罗就对汉娜不理不睬,汉娜跟在多罗身边十多年,多罗还是第一次对她那么生气,那时候米禾还以为多罗是因为不能接受这么多人类住在他的家里而生气,但其实是因为他生气汉娜在她身上做了实验吗?

米禾的脑子里闪过无数从小到大的画面,想到小时候汉娜僵硬却逐渐软化的拥抱,想到了大熊爸爸像抱着一棒大玉米一样抱着她的模样,想着从小时候开始多罗对她的纵容,又想到上辈子那些记忆,对她严厉的爷爷,离开的亲生父母,孤单而努力生活的她,那些为了练习刀工和颠大勺所下的苦功夫

到底什么是真实的呢?

她不是杨米禾,她是什么呢?

米禾看到一直安静的陪着她的弗莱迪,弗莱迪哥哥,她已经很少这么叫他了,这个时候的米禾像小时候那个小怂包一样,瞪着一双暖洋洋的大眼睛,眼里压着泪水,压着她的委屈和难过。

到底什么是真的呢?

弗莱迪将她搂进怀里,你是芬恩的妈妈,是我的妻子,我们会一直在一起,这是真实的。说着,他用亲密的亲吻宣告了真实。

可是米禾的心很乱。他们的对话,你听到多少?

弗莱迪说:没听到多少。

但是一些事情,我已经猜到了。

米禾惊讶,你从什么时候知道的?

弗莱迪说:你记得我们在土卫六星被黑色翅膀的人攻击,你因为失血过多而昏倒过吗?那时候医疗舱粗浅的分析过你的部分血液数据,我看到你的一些关键数据的数值跟多罗教授曾经给我看的是不一样的

后来我曾经拿着你的血液标本自己深度分析过,就大概猜到了真相。

米禾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她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弗莱迪说:跟你说什么?说你是这世界上最珍贵的存在,可以拯救我,可以拯救亿万定向人,让别人来抢你吗?

你知道了这个秘密,你会开心吗?你本来是无忧无虑的,我说出这些不过是让你烦恼罢了。他亲昵的贴着米禾,我曾经说过你是真理之神派来拯救我的,你以为只是胡乱迷信虚无缥缈的神那么简单吗?

在这浩瀚无边的宇宙之中,在亿万人之中,我偏偏遇到了你,不管你有什么记忆,有什么基因秘密,你是让我觉得觉得想时刻揣在身上带走,想放在掌心里好好疼爱,想与你一起携手共度一生的人。

跟你有什么记忆,有什么基因没有关系。

无数的偶然和巧合造就了现在的你,你努力的生活,努力的给周围所有人温暖,努力的学习,努力的想通过美食让人感受到快乐。

我爱你,只因为是你啊。

米禾听了,好像被弗莱迪给填满一样。

弗莱迪温暖结实的怀抱给了她无尽的安慰和关怀。

只是米禾忽然知道这么大的秘密还是不能一下子释然,尤其是对汉娜和多罗,她自己静静的关在房间里想了一下,想了很多很多。

后来她给杨上校发送了全息申请,爸爸大熊一样的身躯弹了出来,他围着一条围裙正在包饺子,看到米禾高兴极了,蜜糖,爸爸正给你包饺子呢,等爸爸包好了给你寄过去。

米禾一看到爸爸,就忍不住的哭了。

所有人都可以对她有秘密,但是爸爸不会。

从小到大,爸爸一直是那个最无条件爱着她那个。

爸才张开嘴,米禾就哭了出来。

给全息之中的杨上校吓了一跳,饺子也掉了,但是他也不在乎,在全息之中的他手忙脚乱的抱住了米禾,爸爸的全息影像抱住米禾的时候,虽然只是轻微的触感,但是米禾仍然感受到了爸爸厚实的怀抱。

蜜糖,你怎么了?怎么哭了?是不是弗莱迪欺负你了?见到宝贝女儿一直在哭,杨上校第一反应就是他的心病弗莱德里希王子,如今王子还要当国王了,他在全息里看到他们奥托家那些乱七八糟的破事的时候就替宝贝蜜糖担心,嫁到他们那么复杂的家庭,蜜糖能行吗?

杨上校一摔围裙,说:我就知道姓奥托的不是什么好鸟!蜜糖别害怕,爸爸去接你,咱们不当那个劳什子的王后,咱们老杨家才不喜欢什么王后呢!还有我的乖孙,也别姓什么奥托了,我看姓杨或者姓毕达麦肯都比姓奥托强!

爸爸去接你和芬恩回来,咱们一家人好好在一起,没人欺负你!

米禾听了,又是难过又是开心,忍不住破涕为笑,撒娇的说:爸爸,弗莱迪才没有欺负我呢。

杨上校的声音还要难言的失望,啊,不是弗莱迪的问题啊,那是什么问题?说给爸爸听听?

米禾想到那些秘密,看着爸爸关心的面容,忽然觉得何必跟爸爸说呢?就像弗莱迪说的那些话,无数的巧合造就了她,现在的她是爸爸的女儿,是芬恩的妈妈,是弗莱迪的妻子。

米禾就说:谁也没欺负我,就是要当王后了,我有点害怕。

杨上校一听,竟然是这么一点小事啊!

嗨,当个王后而已,有什么紧张的?不要紧的,你就还是你原来的样子就好了,愿意当就当,不愿意当大不了带着芬恩回来找爸爸!

所以杨上校聊什么话题最终的落脚点都还是大不了就回家嘛!

但是让杨上校这么一说,米禾的心情好多了,也不那么憋着了,好像舒了一大口气一样。

杨上校又说:再说蜜糖那么好、那么善良,当上了王后也是个善良的王后,我看星网上的普通人都很支持你。说到这里,杨上校还有些得意,星网上传播的那些我的照片还都挺帅的,他们都夸我身材好呢!

说到这里,杨上校说,你琳达阿姨还说让我最近少吃点,说我的腰有点赘肉了。他指着已经打包好的饺子,不过我现在包饺子的水平越来越好了,比机器人包得都整齐了。

他又跟米禾念叨着:我觉得好像还是人类手工包的好像有温度的感觉,爸爸还特意去抓了大螃蟹,蟹肉和蟹黄是你琳达阿姨给你们剔下来的,除了给你还给沐辰也包了一份呢。

米禾又听爸爸说了很多身边发生的事,听着爸爸的声音让她觉得安心了很多。

不管她是因为什么出生的,周围那些爱着她的人是真实的爱着她的。所有的拥抱和温暖甚至是感动,都是真实的。

想到了这里,米禾有勇气面对汉娜和多罗了。

在弗莱迪的陪伴之下,米禾和多罗、汉娜坐到了一起。

米禾看着他们俩,很直接的说:今天下午你们和亚麻色博士的对话,我都听见了。

汉娜的表情瞬间就僵硬了,随即脸色暗了下去,她张了张嘴,一向理智至上的汉娜这个时候竟只张嘴喊了一声米禾的名字,小米

多罗看向米禾,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事实就像你听到的那样。

不过你不能因为知道了这件事就对自己有什么质疑,多罗说,从本质上来说,你现在是极为珍贵的,如果说弗莱德里希王子统治着帝国是带领着所有人更加富足,过上更满意的生活

那么你就能让人类有更多多样性的未来,你知道吗?

多罗充满睿智的双眼看着米禾,小米,你会给宇宙亿万生物带来更多的希望。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米禾听到多罗说这些,嘟囔了一句:那你是不是得把我关进实验室里进行研究啊?她忽然想起小时候多罗抓到了一只活的黑血怪,一直把那只黑血怪所有的资源都榨干之后,才让那只黑血怪饿死了

多罗翻她一个白眼,要不是这个人是你的话,你以为你还能坐在我对面和我说话吗?

就是早就进入实验室里成为他的研究对象,兴许就是躺在培养槽里和他说话了是吧

米禾一阵恶寒,多罗说她,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已经销毁和修改了关于你的所有数据,你不用担心你会暴露。

听多罗这么说完,米禾忽然意识到,如果自己的秘密曝光的话,那个后悔很恐怖啊。别说她是帝国的王后,就是国王兴许都得被拔下来去拯救全人类?

多罗瞥她一眼,放心吧,我怎么会把你置于危险之地呢?过两天我和汉娜会给亚麻色博士做记忆移植手术,虽然这对她不公平,但是也是没有办法的。

只有这样,你的秘密才会只是秘密。

多罗想以一种冷淡的语气说出来,但是最终他说出来的时候有他自己都能听出来的对米禾的感情,我会保护好你的,小米。

米禾听了,忽然眼眶就湿润了。

甚至下午亚麻色道出了米禾秘密的时候,多罗第一反应也是保护她,任何时候多多对她都是这么的好,她还有什么怀疑的呢?

人和人之间的爱和感情,岂是三言两句能说得清的呢?

一直沉默的弗莱迪忽然对多罗说:所以其实你曾经给我看过米禾的数据,是你修改后的数据,对吗?

说到这里,多罗顿了一下,似乎有些难以开口,他点了点头,是。

弗莱迪说:所以在芬恩受洗的时候,你才说你进不了先贤堂,说你没有终于科学,因为你因为米禾的基因秘密,对我说了很多谎话,包括那个土壤里有拯救我的元素,甚至包括吃了鱼王笑笑的幻鳞之后,你说我基因活性增强的事?

多罗说:是的,事实的真相是,你并不需要吃幻鳞,你只需要和米禾在一起,她就会细水长流的改变你的基因问题,就像曾经那些经由她的手种出来的修复基因的植物一样。

为了一个秘密要说很多谎言

米禾听到这件事,想到了多罗的痛苦,想到了多罗在芬恩之后很少进行的科学研究,是因为他违背了艾力士人的信条让他的良心受到了谴责吗?

多罗说:你什么时候发现这个秘密的?

弗莱迪就说了土卫六星米禾受伤的事,多罗叹了一口气,你的心思缜密,发现了这么久也从来没有露出一点苗头。

弗莱迪说:其实我对于你向我隐瞒这个秘密是能理解的。他停顿了一下,看向了多罗,你怕我发现了米禾的秘密会对她不利,是吗?

多罗没有说话,就是默认了。

米禾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么多的深意,弗莱迪说:你这么想我不怪你,毕竟小米的秘密太动人了,任何一个知道了这个秘密的人都会想方设法的从她身上得到利益,甚至一管血都可以带来无尽的财富。

但是我理解是一方面,从感情上,在我以为自己的生命所剩不多,以为自己和小米、芬恩即将生离死别,这种痛楚让我不想原谅你。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