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深渊共沉沦苏宁月谭修逸-与你深渊共沉沦全文免费阅读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与你深渊共沉沦苏宁月谭修逸-与你深渊共沉沦全文免费阅读

《与你深渊共沉沦》又名《爱在深渊处》,是由作者小狗蛋所著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苏宁月谭修逸,小说全文讲述的是苏宁月再次见到初恋的男友谭修逸时,恰是她最狼狈不堪的时候,极度缺钱的她,还是放下尊严地找上了他,纵然知道他的怀抱是让她沉沦的深渊,但为了钱,为了活下去,她已经顾不了那许多,只是在重重的挑唆与设计之下,这一次,他和她还会彼此错过吗?

精彩章节

谭修逸没有说话,眼神轻轻的撇向了我,我的身子紧绷,不用看,我自己也很清楚自己的脸上的笑容格外的僵硬,我垂眸,刻意的让自己的目光转移。

苏宁月,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相信你的话了吗?

谭修逸的声音带着几分的冷意,很显然他还是不会相信我所说的话:谭少,您既然不相信我,又何必让我多费口舌?

他挥手,示意自己的助理出去,突然更加用力的捏住我的下巴颏,钻心的疼让我下意识的挣脱,可是我越挣脱,他就越发的用力,仿佛已经完全的跟我杠上了一样。

我也不甘示弱,瞪大眼睛看着他,他像是看待宠物一样:苏宁月,真以为这样我就能够瞧得起你,你说过,木子是你不能碰的人,可你

话说到一半,他突然不说下去了,我的内心一紧,他究竟都知道了些什么??

我没有动她。

我压着自己紧张的情绪,一字一顿的对着他说道。

他有一种不露痕迹的阴狠隐秘在他的身上,明明是带着笑容的,可是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我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但是他步步紧逼,直接将我逼迫在角落里,我的身子背靠墙,冰凉的触感让我越发的清醒,自己的背后早已被冷汗浸透,他的动作不曾松懈,像是对待一个不受宠的宠物一样,充满了玩味的看着我。

我下巴被他按的生疼,我内心在暗暗庆幸,幸亏自己没有整过容,否则假下巴早就被捏碎了。

苏宁月,不要试图骗我,我的女人,就算你有十条命,你也赔不起。

他的声音犹如地狱的撒旦,恶魔一般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因为,你连她一根手指头都不如。

我气的牙都哆嗦,但是偏偏还要伪装自己的笑容,他这样的男人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我想要盘他,就必须顺他的心。

聪明的女人往往会选择用自己的美貌做利器,来勾引男人。

可如果这个男人压根就对这样的一个女人不感任何兴趣的话,恐怕再好的容貌,也会变成一个笑话。

谭少说的是,我跟李小姐没法比。

她那种蛇蝎心肠,就应该千刀万剐才对,我怎么能够跟这样的女人比较呢?

我的内心已经浮现出来了太多太多的想法,究竟到底该怎样,才能引起他的注意?甚至引起他对我的性...趣?

我故意的挺起自己的胸膛,这么一来,身子突然蹭到了他的身上,可是谁成想下一秒他竟然直接松开了我的下巴,猛地推开了我。

我的后面就是墙壁,猛地撞击到墙壁上,一瞬间便觉得自己整个人的背后完全的裂开了一样,撕碎一般的疼痛。

他毫不掩饰自己目光之中的嫌弃的神色,甚至拿起一张纸巾,轻轻的擦拭刚刚捏住我下巴的手指头:苏宁月,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

我咬着牙,忍着自己身体带来的剧烈的疼痛感:谭总放心,我不敢对李小姐下手。

料你也没有那个贼胆。他的声音依旧清冷,我不敢违抗他,他转身离去的身影印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让我整个人的内心都充斥着一种没来由的冷意。

我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出来有关于当年发生的真相,一定要揪出来李木子的真实面目。

我又给李木子发送过去了短信,让她抓紧的把钱送过来,另外一边跟着路高兴马不停蹄的来到了当年的学校,想要从学校找到一点线索。

就在我们两个人不知道该如何下手的时候,李木子突然突然给我发送过来了一条短信。

你死了这条心吧,你要是把我的事情说出去,你下辈子也别想好过。

别想好过?

她这句话究竟代表着什么意思?

我犹豫了一下,很快回复了过去:大不了鱼死网破,老子现在什么都没有,害怕坐牢?可是你不一样,你马上就要结婚了,这个时候如果出现什么差错,你就玩完了。

发送过去之后,久久得不到她的回应,我想她自己的内心也在衡量这件事情,孰轻孰重,就看她自己的选择了。

宁月,这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想要找到其中的线索恐怕太难了,你必须找到你之前的同学才行。

高兴的声音带着几分的惆怅:但是这么多年都没有联系了,即便是真的有知情人的话,谁会主动的得罪李木子,得罪谭总那样的身份的人?

她的声音浇灭了我所有的希望。

可如果我不从这个方面下手,我真的找不到其他可以下手的方向:谭修逸已经知道了我跟踪李木子的事情,他应该在暗中保护着她,所以我不能贸然的出现在李木子的身边了。

我认真的分析着:不能够从李木子的身边下手的话,我只能够通过她身边的关系网一点一点的调查出来了。

路高兴点点头:可不可以从她身边的同事开始调查?

没用的,她父亲是院长,如果不是天大的仇恨,恐怕谁也不会主动的得罪这号人物。

我直接否决了,路高兴欲言又止,最终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了一样,一字一顿的对着我说到:或许我是说或许,这件事情如果从谭总的身上开始调查的话,会不会更容易一些?

她看我犹豫不决,接着说道:你想想啊,这件事情谭总肯定是不知情的,如果他知道了李木子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恐怕他就不会跟她结婚了,你曾说过你跟他之间有很大的误会,他误解了你,甚至一度不肯相信你的话。

我点点头,路高兴一边喝着奶茶,一边跟我分析:你现在想要接近李木子,谭总已经出面警告过你了,恐怕这件事情就行不通了,别的地方你又无从下手,除了接近谭总之外,你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我苦笑,他如果真的能够让我接近他,我还用得着这么辛苦的寻找一个真相吗?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