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青玉白柳小说-何青玉白柳免费阅读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何青玉白柳小说-何青玉白柳免费阅读

主角是何青玉白柳的小说名叫《你好,我的鬼君大人》,是作者清卿飞雪创作的一部灵异言情小说,讲述了何青玉是殡仪馆最年轻的化妆师,因为她急需一笔巨额资金来救助生病的父亲,所以她才会进入到这个行业,然而带她的师父却说她是天生的化妆师,具体是什么原因,同时她也经常在网上接私活,某天一个神秘的男人出巨资要她为死去的人画上一个精致的妆容,何青玉没想到,因此接下阴婚,被鬼夫夜夜缠身

何青玉白柳小说精彩章节

我呆呆地站在原地,眨了眨眼睛,才反应过来,就在上一刻,我保存了二十一年的初吻,就这么没了。

别这样,我都快死了,亲一下又能怎样。小少爷动了动嘴角,应该是在笑,但是因为面部神经不怎么协调,看上去跟脸抽筋没啥两样。

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帅气。

可是看他这副模样,活脱脱一个老流氓,亲小姑娘亲得比吃饭喝水还习惯,哪里像是只剩下一口气的!

刚想拒绝,小少爷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把我想说出的话全都堵了回去。

和我结婚,我可以让白家提供你父母所需要的医疗费用。

这么荒谬的事情居然会让我碰上,我可能是在做梦。

我朝着自己的胳膊狠狠掐了一下,疼得我倒吸一口凉气。

在小少爷看智障的眼神中,我终于开始正视摆在我面前的这个问题。

如果能让养父母得到治疗,我要不要嫁给一个第一次见面,需要我和他结婚续命的,就剩下一口气吊着的陌生男人?

小玉儿,你没得选择。男人声音凉薄。

我同意,我和你结婚,你出钱给我养父母治病。我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

他的脸上露出一丝僵硬的微笑。

他说得对,我没得选择。

手机屏幕突然暗了下去,四周重新成为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阴风停止,屋子里的温度也渐渐回升。

房间里的灯亮了起来,我闭上眼睛,慢慢适应光亮后,发现小少爷躺在床上,双眼紧闭,惨白的俊脸毫无血色。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他的脸色,比我之前化妆的时候更加苍白。

我按了两下门把手,还是打不开。

经过刚才那么一出,我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就像刚做完极限运动一样,也没心思去考虑怎么才能出去。

房间里有一台书桌,我坐在椅子上,在书桌上一爬。

本来想着歇一会儿,恢复一些体力,然后再找找出去的办法,没想到我就这样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半梦半醒之间,一双冰凉的手在我身上乱动,弄得我怪痒痒的。

我睁开眼睛,小少爷那张惨白的俊脸出现在我的眼前,吓得我惊呼一声。

别怕。他说着,动作变得有些轻柔,把我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脱掉。

我想要反抗,却一动也不能动,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

不要,停下!

我的抗拒无法起到任何作用,我只觉得下面一疼,心里着急万分,再次失去意识。

醒来时,上了锁的门已经被打开,阳光从外面透进来。

我环顾房间,小少爷没有在这里。

我记得睡觉的时候是趴在桌子上的,现在却成了躺在床上。

这张床,好像是小少爷躺过的那张。

我一个激灵,赶紧跳下床,随着我的动作,下半身不可描述的部位传来阵阵疼痛。

难道我梦到的,小少爷对我上下其手,全都真正发生过?

我颤抖着手把衣领往下拽了一些,低头看向胸口,那里布满了殷红的吻痕。

就在我还为昨晚发生的事情所震惊,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一个老年妇女的声音响起。

少夫人,小少爷让我叫您下楼吃饭。

我一愣,看向声音来源处,只见一个大约五十岁左右的女人站在门口,笑容和蔼亲切。

啊、好。我答道。

中年妇女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笑吟吟地说道:少夫人还没见过我吧,您可以和小少爷一样,都叫我吴妈,我是小少爷的保姆,从小伺候小少爷长大,托少夫人的福,小少爷的身体能够痊愈,多谢少夫人了。

我自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但我并不想这个话题上停留太久,也不想深入探讨。

受养父母的影响,我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不明不白被夺了身子,我虽然没有办法接受,但木已成舟。

更何况小少爷无论从相貌还是其他方面来看,都是一个难得一见的优质男人,这一点,给我了不少安慰。

吴妈看出我不想说这个,换了一个话题,从吴妈口中,我得知小少爷名叫白柳。

人如其名,扶柳般清雅的男子。等等,我在想什么?

来到楼下,桌上摆着热气腾腾的饭菜,两荤三素,还有大闸蟹,标准的富人生活。

白柳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书,修长的手指翻过书页,指节处白得近乎透明。

他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衣,衬得他的脸色愈发苍白,但其他无论任何地方都与常人无异。

阳光照在他身上,给他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显得更加高贵神秘。

一时间,空气中安静得只剩下翻看书页的声音。

我不禁怀疑,之前看到的一切,到底是真实发生的,还是我的黄粱一梦?

就在我睡着之前,他还躺在床上半死不活,只剩下一口气吊着命,现在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出现在我的面前。

这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我有些局促地接通电话,那头传来养母的声音。

小玉,你昨天没有来医院,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诶?我昨天去了啊。对于养母的话,我有些惊讶。

自从养父和养母住院以后,不管工作多忙,我每天都会去看望他们,昨天当然也不例外。

可是养母为什么说,昨天没有见到我?

哎,你这孩子,睡糊涂了吧,放松一些,我和你爸的病没那么严重,医生刚才还跟我们说,恢复得不错呢。

养父母的病情,我知道得再清楚不过,明白养母这么说,是为了不给我太大压力。

妈,你放心吧,我在这边的工作轻松得很呢,就是每天给客户化化妆,一点儿都不累。

和养母又说了几句,挂断电话,白柳没有什么反应,看书看得聚精会神。

是我妈打来的电话。我不想打扰他,对吴妈小声解释道。

小少爷说了,您是他的夫人,是这里的主人,做什么事情不用与我这个下人说。吴妈和蔼地笑着,帮我拉开椅子,少夫人快坐吧,您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