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星遥慕靳裴小说-季星遥慕靳裴风起时全文阅读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季星遥慕靳裴小说-季星遥慕靳裴风起时全文阅读

女主角季星遥男主角慕靳裴小说书名为《风起时》,梦筱二是季星遥慕靳裴小说作者。小说全文讲述的是慕靳裴的母亲看上了季星遥,为了撮合两人她母亲故意以画的名义约两人见面,就在季星遥渐渐陷入这段感情的时候,慕靳裴的身世浮出水面,星遥误以为慕靳裴是在利用她,于是她选择了逃避,当她离开后,慕靳裴才发现自己早已离不开她。

季星遥慕靳裴风起时全文阅读

到了画室,季星遥没急着拉开窗帘,她询问慕靳裴,需要什么样的光线。她不了解他绘画风格。

慕靳裴第一次踏入她工作区,各式绘画工具应有尽有。我自己来。他把北边那面落地窗的窗帘拉开,当初怎么没买对门那间?没事还能看看日出。

季星遥打开电脑,我不喜欢日出,我喜欢日落。

慕靳裴很少听说有人不喜欢日出,不过母亲裴钰就是这类人,她跟季星遥又多了一个相似的地方。跟我妈一样。

看来我跟裴老师还不是一般有缘。季星遥说了说自己喜欢日落的原因:有些感情开始很美好,结束不一定。要是把一天的太阳比作婚姻恋情,我更喜欢日落,结局很美,两人天长地久地老天荒。

慕靳裴无从回应。

画室安静了数秒。

季星遥指指古董架:你想画的花瓶自己取。

慕靳裴走过去,上回只是离远了匆匆一瞥,只注意到色彩别样的花瓶没细看其他。

他从第一排看到最下面那层,上头有好几件物品价值连城。这一架古董,拍卖出去后足够买这栋写字楼。你在静物画上投入这么多,怎么又开始画人物画?

季星遥:挑战自己。她把绘画工具给他准备好,走过来,你家古董应该比我这多好几倍。

慕靳裴:嗯,我妈喜欢。

你慢慢看,我去煮咖啡。季星遥还没走两步,被慕靳裴喊住,你忙,我来煮。她煮的太难喝,影响灵感。

正合季星遥的意,她这双手也就只能用来画画,做别的都不在行。

慕靳裴去煮咖啡,她坐到工作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开始勾画《星遥4》草图。以前她构思时画室不能有任何人,要绝对安静,今天慕靳裴在这,却一点都不影响她,反倒让她思如泉涌。

季星遥太过投入,咖啡的香味都没能将她思绪拉回来。直到慕靳裴端了一杯咖啡送来,尝尝。

闻上去都比她煮的咖啡香。季星遥细细品了几口,疑惑:还是我那些咖啡豆?

不然?慕靳裴去酒柜前拿自己那杯,跟她说:以后咖啡还是我来煮。

季星遥抬头看镜子,明明他也没说什么,她却读出了不一样的意思。定定神,她很快冷静下来,轻轻搅动咖啡。

一上午过去,慕靳裴只摆放好花瓶。季星遥完成了《星遥4》的全部构思,一幅画在她脑海里有了雏形。

两人各忙各的,隔一段时间慕靳裴会给季星遥续咖啡,两人没任何言语上的交流。

直到张伯给季星遥发消息,问中午给她订什么餐。

季星遥揉揉颈椎,转脸找慕靳裴。

慕靳裴许久没作画,正在草图上练手。他风衣搭在椅背上,只穿白衬衫。合体的衬衫勾勒出他挺阔的背部线条。

她之前想让他当模特,不仅仅是他的背影给她故事感,还有线条感,她执笔就想把他背影画下来。

慕靳裴把衣袖撩到小臂处,潜心构图,没觉察到季星遥从斜后方一直盯着他看。

季星遥之前没注意,这回看清了他手腕上的那块表。跟她的手表是同一品牌,就连款式都格外相似。

她的那块表是她十八岁生日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那天参加秋拍会慈善晚宴,父亲非让她把那块表换下来。表还在父亲那里,她忘了拿回来。

季星遥还要给张伯回话,只好打断他:慕靳裴。谈合同时她称呼他慕总,这会儿是私人时间,她改了称呼。

慕靳裴有一瞬的恍惚,他很少听别人连名带姓喊他。在国外,他们不是称呼老板就是他英文名,只有家里人会喊他靳裴。

慕靳裴搁下笔,侧身,怎么了?

季星遥征求他意见:马上十二点,我们是出去吃还是点餐?

慕靳裴:点餐吧,餐品我随意。

季星遥跟慕靳裴吃过两次饭,了解一点他的口味,她点好餐发给张伯。

回国至今,她五分之四时间都在大厦对面那家餐厅订餐,每次都是张伯亲自取餐,她这间画室除了家人,慕靳裴是第一个进来的外人。

她是餐厅的老顾客,餐厅经理每次都会额外送她一样菜,是正常菜量的三分之一。今天送了她两朵芝士烤蘑菇。

看到烤蘑菇,季星遥就想到第一次跟慕靳裴吃饭时,他喂她吃烤蘑菇,然后把她吃剩下那半自己吃下去。

季星遥吃得很慢,就连慢条斯理吃饭的慕靳裴都觉得她胃口不佳,以为她不喜欢这个芝士烤蘑菇。不喜欢就给我。

季星遥回神,她吃了一半的东西怎么好意思给他。

她只好这么解释,这道菜我差不多每天都点,今天跟以前味道不一样,可能换了厨师。她又咬一口,感觉味道好像真有点不一样,这回的偏甜。

饭后,慕靳裴没急着构图去煮咖啡。

季星遥这会儿闲下来无事,她原计划这个月用来构思《星遥4》,哪知提前两周完成任务。几乎一气呵成,无比顺畅。

她拿一本画册坐到西面落地窗前的摇椅上。

午后,阳光和煦,透过窗斜照在房间,有几缕落在她身上。

窗半开,风起,米白色纱帘被卷着上扬,还没等落下,又一阵风来。

慕靳裴过来送咖啡,脚步定下。

摇椅后面是几盆绿植,还有几个小多肉,懒懒地躺在秋日的阳光里。

这一幕,画面定格。

窗边,秋风暖阳里的季星遥,像被时间遗忘的一幅画。

哗啦一声,季星遥翻了一页画册。

慕靳裴抬步走过去,把咖啡放她面前矮桌上。

季星遥:谢谢。她顺口问了句:你学过怎么煮咖啡?

跟我妈学的。慕靳裴看了眼她手里的画册,是M.K画廊发行的专业类期刊。

你经常煮咖啡?

要是签了代理,你的作品放在最好的位置展示。

两人差不多时间说出口。

只给你和我妈煮过。

分成的话,我还是坚持我之前的条件。

再一次,两人又一同说出来。

慕靳裴这回没吱声,等她把话说完。

季星遥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分成的话,还是我之前说的那样。她看着他,我没跟谁妥协过。

她原本就不缺乏销售渠道,现在只不过是想选一家更高端的平台,省去她一些时间和精力。

再者,她有底气要求那么高的分成。

但慕靳裴也是坚持:生意上,我也从没跟谁让步过。

两人对视几秒。

风吹进来。

慕靳裴过去把窗关上,你睡会儿。他回到工作区,接着构图。

季星遥是连夜里睡觉都随机的人,就别说午睡,从没有过,她也不困。翻完画册,她一时心血来潮,慕总,你手表借我用用。

过来拿。慕靳裴头也没抬,坐在那专心勾画草图。

他没问她要手表做什么。季星遥主动表明:我要画下来。

嗯。慕靳裴把手表取下来放一边,接着忙。

季星遥怕打扰他,脚步轻盈,拿了手表就离开,坐到工作台前。

表链还有他的体温。

她仔细观察,跟她的手表略有不同,刻度形状不同,男士表里缺少的,正好在女士表里,却不影响看时间。

原来她的手表跟慕靳裴这块是情侣表。

季星遥拿出纸笔画素描。

时间像河水,静静流淌。

金色的余晖洒在酒柜上,傍晚到了。

季星遥一下午把手表画出来,每个细节都兼顾到,她随手在右下角写上今天的日期。

她去看慕靳裴,他的草图已经勾勒出,素描底子不比她差多少。

外头,夕阳收了最后一束光,天色沉下来。画室的灯没开,室内光线不足,这时的慕靳裴,侧脸线条更显棱角分明。透着成熟男性的魅力。

慕靳裴像有感应般,忽然转身。

季星遥现在基本能应对这种猝不及防的对视,她把他手表送过去,草图差不多了吧?

慕靳裴:快了。然后继续。

你手表。

慕靳裴没吱声,也没看她,他所有注意力都在画板的草图上。

他把左手递过去,攥成半拳,手心向下。

那意思很明显,让她给戴上。

季星遥看上去镇定自若,大方给他佩戴。

不可避免的,碰到了他的手,期间慕靳裴没看她。

手表戴好,她看了又看,突然有了主意:慕总,以后有什么要帮忙我又能帮得上的,你尽管说。

慕靳裴这才抬头,直白道:又看上我的手,要画下来?

季星遥:...有这个想法,暂时没想好要怎么画。也不是没想好,是觉得不合适,她想到了执子之手。

慕靳裴没置可否,收起笔,有空我再来修改。

一整天,他的头都没疼。

他提出:晚上出去吃。

季星遥挺乐意。

跟他待一块,仿佛有取之不竭的创作灵感。

慕靳裴起身,把风衣穿上。

刚才他坐着,她跟他说话自在,他一站起来,身高上带来的压迫感瞬间袭来,她稍稍往后退了一步。

锁上门,两人并肩离开,时不时说上两句。

今晚吃饭的地方还是季星遥挑选,餐厅在二十二楼。

冤家路窄,等电梯时季星遥看到了那天在医院死缠烂打的男人,齐琛。

齐琛旁边那位应该就是他未婚妻,两人挨得很近,女人在看手机,排队等电梯的人不少,他用手下意识护着那个女人。

她只看到他未婚妻的一个侧脸。

两个电梯差不多同时到,门打开,等里面的人出来,慕靳裴和季星遥进了右边,而齐琛和许睿进了左边那个电梯。

慕靳裴和许睿没看到对方。

二十二楼,四人迎面遇到。

这层有两家餐厅,两个方向。

惊诧的人只有慕靳裴,他没想到那天在医院骚扰季星遥的男人,会是许睿未婚夫,也明白了许睿所谓的不好不坏是什么意思。

走近,许睿职业化的微笑,慕总,这么巧。

慕靳裴颔首,你好。

两人都无意将身边的人做介绍,四人擦肩过去,去往不同的餐厅

待走远。

季星遥小声问道:你认识齐琛未婚妻?

慕靳裴:我以前的秘书,许睿。

原来如此。

既然是前秘书,离职时应该有不愉快,他这样冷淡可以理解。

季星遥就没再多问,不过替许睿感到不值,齐琛太渣。要是齐琛不花心,两人看上去挺有意思的组合。

御姐和小狼狗组合。

到了餐厅,服务员带他们入座。

这次慕靳裴没跟季星遥坐对面,他示意她往里坐。

季星遥:?不过还是挪位。

慕靳裴在她身边坐下,他坐她对面就不自觉会看她的眼睛,那里有他遥不可及的纯粹和美好。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