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夜曲电视剧小说-小夜曲原著小说免费阅读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小夜曲电视剧小说-小夜曲原著小说免费阅读

《小夜曲》原著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哥哥安宁,在父母离异之后,跟母亲一起生活在小城。为了争气,母亲省吃俭用把安宁送到美国的音乐学院学长笛,但他并不快乐,因为生活环境决定了他心底里从小就没有这样的质地。弟弟安静,是其父在省城攀了高枝后有的孩子,这边的家庭条件是安宁无论怎么努力都比不上的,这种天然的不平等让他变得妒忌、浮躁、扭曲。安静虽毕业于本地的一所音乐学校,而且吹的是竹笛,但民乐市场的不景气对他似乎没有什么冲击。优越的家庭条件让他可以万事不操心。

小夜曲原著小说免费阅读

那我是你的菜吗?安宁把拌好的色拉碗递给她,装作半开玩笑地问。

蔚蓝脸红了,嘟哝道,我知道你会这么问的。

她晃了晃头,那圈光呈映着她的局促。她的眼神在躲闪,说,我们都不是菜,互不为菜,这样说可以了吧。

她把色拉碗放下,然后就像觉得这事有多逗似地笑起来。可是这笑却消失在空气中,因为她看见他真的在泪丧着,她心里无措就拿起一只螃蟹放在他的面前,说,趁热吃吧。她说自己是青岛人,爱吃梭子蟹。她也尝了尝色拉,可爱地哗了一声,说这种口味没吃过,她以前喜欢土豆蛋黄酱的,没吃过这种酸乳醉的,这味道太洋气了,很特别。他冲着她笑,说,吃吃你就会习惯的。

他们这么说着的时候,其实都还有一半心思在各自的情绪里,因而气氛有点闷。菌蓝看着桌上那叠他费心翻译的资料,终于说出来了:不好意思,你可别太在意我刚才的话,我们真的互不为菜,这不是说你不好,而是两个人都是搞音乐的,互不为菜。

她告诉他近五年来这团里就没成过一对,无论最初谈得怎么热火朝天的,最后就没成过一对,自己艺校的那些女同学也没有谁找搞音乐的,搞音乐的这年头越来越受穷,但搞音乐的需要有好的感觉,脱俗的生活,才能有这个闲情去搞音乐,所以她们找的都是有钱的,不为柴米油盐操心,否则怎么去搞这个音乐呀。

他瞅着她,她知道他那眼神是在询问自己到底要搞成怎样的音乐,难道是大师吗?也不像呀,那么,寻常一点,不也是搞音乐的吗?过寻常一点的日子,也还是可以搞音乐的呀。

她承认他这意思也对,但她可不是这样的念头,至少现阶段她还不是这样的念头,因为这样的念头就意味着那种可以看得到边的日子近在眼前。两口子在这乐团里的日子是可以看得到边的,至少在她这个年龄段她还不甘心。再说,自己在民乐队里也混得不出挑,排练时老被训,现在还没有谈恋爱的心情。

她把这层意思告诉了他。

他承认她说得有理,但其实他心里明白,是她对自己还没感觉。

桌上的螃蟹、色拉和汤都吃得差不多了,她突然想起还有一个年糕忘记炒了。

他说,吃不下了。

她说,年糕浸过水了,不炒掉放到明天会坏的。于是她赶紧起身去张罗。屋子里被腊味炒年糕的鲜香笼罩。

窗外已是夜色。他坐在灯下,环视这温暖的小屋,这淡粉色的窗帘,这白色的书架,这女孩优雅的身影,他心里有失意弥漫。唯一能让他松口气的是,她并没与安静恋爱。

她把年糕盛在碟子里,请他多吃一点。他就大口大口地吃,眼睛瞅着她,有笑意有心事还有假装不在乎和倔劲。她问,还好吃吗?

他说,嗯。

她伸手抚了一下他的手臂,说,对不起了,让你难过了,真不好意思。

他知道她指的是啥,他看着她的眼睛,咧嘴而笑:不,你错了,你想错了。

其实蔚蓝没有想错,她只是说错了,或者说,她也没说错,只是她的脑袋里也还模糊着、混乱着,无法表达自己到底想要怎样,甚至说不清楚自己的情感处在怎样一个状态。因而,她对安宁所说的那些言语,都是闺蜜们推辞一个男生的常规辞令。

她想,安宁凭什么猜测她对安静有意思,他是从哪儿认定这一点的?

自己真的喜欢安静吗?换了一年前,不,甚至半年前,都说不上,但不知为什么这阵子这个柔弱的笛手突然让她有点迷失。其实他们在艺校的时候就是同学,一直以来她对他没有任何感觉。而今年不知怎么了,或许是他那种拙,那种飘然而至的天分,那种淡然而去的逍遥感,让人心生疼爱。疼爱了就有所牵挂。

当然,这感觉并不代表她会和他谈朋友。她还压根儿没想到和他谈朋友,她只是发现自己对他心生喜欢。她喜欢捕捉他幽幽的笛声,接着是越来越喜欢看到他清淡的、书卷气的面容,留意他从身边走过去的身影,如若几天没听见那笛音,就有点心神不定起来。他有什么好的?她觉得自己很奇怪。当这奇怪的感觉突然而至之后,她越悄悄留意他,就越发现自己与他的很多相似,比如,都不喜欢人堆,都有些宅,爱看书、淘碟、下片,甚至都爱上淘宝网购。

当然,如果从家境上说,他也更符合她对安宁所说的关于物质的定义。但蔚蓝可没想过和他谈恋爱,所以她没在意他的家境,她更多的只是从他身上看到了让自己安静下来的东西,甚至是自己失意的同类。

是不是所有的怀才不遇者,都能看到柔弱者身上的亮点?

蔚蓝可不认为自己已经暗恋上了他。但如果非要分辨,又好像有点。蔚蓝还没想清楚,而看样子安静对自己也并没有意思。所以,蔚蓝觉得自己对他突然心生喜爱,是为了让自己看到安慰一一他那样的才情也就混成这样了,自己在民乐队一堆辣妹中不起眼,也属于一个深呼吸就可以打发过去的。她在心里找到了同病相怜的感觉。他的逍然,让她感觉到轻松。

至于安宁,她从心底里觉得这样的帅哥是够好的,但不知为什么就是没感觉。也可能,感觉是一个人此刻最本质的需要。

当然,安宁可不知道她心里的这些。他认为她想错了。

所以在随后的两个星期里,安宁对蔚蓝展开了激烈的追逐。团里许多人都注意到了这一点。

他对她说,你说的我都不同意,因为我会让你过得好,让你衣食无忧地弹琴,让你和你的那些女同学都不同。

他一无所有只有豪情的倔劲,让蔚蓝不知道该怎样将冷水当头泼过去,又因为是朝夕相对的同事,所以她只有逃避。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