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偏偏喜欢她沈蕴蒋竞年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椰子青青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为何偏偏喜欢她沈蕴蒋竞年小说全文阅读-作者椰子青青

久别重逢文《为何偏偏喜欢她》是由椰子青青所著,小说的男女主角是沈蕴,蒋竞年。小说全文讲述的是沈蕴是新进公司的菜鸟,为了不扫兴,她与同事们一同聚餐,可在等餐的过程中没想到遇到了蒋竞年,十年间,沈蕴或多或少从同学耳中听过他的名字。高中那会儿,他一直都是S市一中的风云人物,即使这么多年不在S市,S市一中多多少少仍有他的传闻,原来他从美国回来了。

为何偏偏喜欢她沈蕴蒋竞年小说全文阅读

十点半,飞机准时落地。

在传送带等行李的时候,有几名同机旅客时不时朝沈蕴望一眼,看得沈蕴恨不得戴个面罩将脸蒙起来。

就在半个小时前,飞机上发生的那一幕实在叫她难堪不已。

沈蕴和蒋竞年的座位是连座,沈蕴靠窗,蒋竞年靠过道。虽然是商务舱,空间大,奈何蒋竞年将座椅放平,依然挡住出去的路。

半个小时前,沈蕴内急不堪,看到蒋竞年睡的正酣,便没吵醒他,打算从他脚后挤出去。

幸而沈蕴瘦,在不吵醒蒋竞年的情况下,慢慢挤出去不成问题。

正当她小心翼翼往外挤的时候,恰好飞机遇到气流,猛烈的颠簸下,沈蕴一时重心不稳,身子便直直的朝蒋竞年身上倒下去。

沈蕴大惊,好在她反应够快,双手迅速的撑到把手上,稳住了自己的身子,只是膝盖轻轻撞到了蒋竞年的腿。

沈蕴的一颗心几乎跳出胸腔,喘着粗气看近在咫尺的蒋竞年。

对方裹着薄毯,没有半点反应。

沈蕴松了口气,挣扎着起身。过道对面一名外国旅客,将全过程看在眼里,笑着问沈蕴:ARE YOU OK?

沈蕴倒吸一口,连忙轻声说了句谢谢。

老外这声询问本是好意,却引得其他旅客纷纷朝沈蕴这边望过来。沈蕴羞赧难当,撑着手臂欲起身,却无意撞上一双满是戏谑的眼。

不知何时,蒋竞年已经转醒,幽暗的眼眸仿佛一潭深不见底的深渊,眼尾挑了下,在看她。

两人的距离极近,近到沈蕴几乎能感觉到蒋竞年温热的呼吸拂过她的脸。他身上有一种淡淡的香味,伴随烟草的气息,全数落入沈蕴的鼻间。

跟少年蒋竞年全然不同的味道。

沈蕴愣在那,一时手足无措。

半晌,看到蒋竞年笑了下,满是戏谑的意思。

怎么?这么快就想投怀送抱了?

再后来,沈蕴听到其他旅客发出很轻的偷笑声,她又羞又气,在飞机的摇摇晃晃中挣扎着站起身,红着脸囫囵解释了几句。

也不知道蒋竞年有没有听进去,依然那副似笑非笑的脸,气的她想给他一拳。

如果蒋竞年不是她老板的话。

她在洗手间洗漱的时候想,回去一定要好好跟他解释,免得蒋竞年误会她对他还有什么企图。可等她回去,才发现蒋竞年又睡了过去。

这次倒是体贴了点,收回座椅,给她留了条足够她过去的路。

传送带上行李一件件运出来,有旅客找到自己的行李,提着就往走。临走时,还下意识的看了沈蕴一眼,沈蕴假装没看见旁人的眼神,只默默瞪了眼不远处在打电话的蒋竞年。

暗自叹了口气。

-

云神科技成立伊始,蒋竞年一直在研究将网络科技运用到医疗这一块,恰逢国家大力发展医疗服务信息化,云神公司便率先开拓这一业务,成了众多网络科技公司中医疗科技业务的领头羊。

在S市的一年里,云神科技一直在与S市各大三甲医院合作开发医疗项目,成绩斐然,上周刚结尾的医院项目也让云神科技在S市扎实了脚跟。

这次来T市,T市卫生局相当重视这次的合作,特地派人在接机大厅接他们。

沈蕴事前与对方联系过,出去后寻了一圈,很快就找到举着他们名字的牌子。

卫生局派来接机的是个年轻的小姑娘,看到蒋竞年时愣了下,大概是没想到领导口中的蒋总竟会如此年轻帅气。

不过很快她就笑着和两人打招呼,说自己叫吴思逸,叫她小吴就行。

吴思逸引着两人去停车场,卫生局还特地派了司车。

吴思逸不仅青春靓丽,还热情开朗。知道沈蕴和蒋竞年是第一次来T市后,一路上热情地给两人介绍当地的民俗风情和旅游景点,甚至打趣说,如果有需要她可以当导游。

蒋竞年全程无话,靠在车座上阖眼休憩。

其实沈蕴也累,但是不得不打起精神应付吴思逸,和她闲聊。

下了机场高速,车辆汇入市区,T市虽是旅游城市,车况却比S市好上许多,一路畅通无阻。

吴思逸似乎终于意识到蒋竞年的疲惫,到后面也不再说话,只笑着让沈蕴休息一会儿,等到了酒店跟他们说。

十二点左右,车子到达酒店。

办理完入住手续,两人坐电梯上各自的房间。沈蕴订的是单间,在十二楼,而蒋竞年订的是套房,在十五楼。

不知道是不是起床气,沈蕴莫名觉得蒋竞年心情不好,在她下电梯前和蒋竞年说完等下我在楼下等您没得到回复后,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沈蕴懒得去探究他心情不好的原因,草草收拾了一番,换了套商务装下楼。

和吴思逸聊了一会,蒋竞年也下来了,戴着领带,西装革履。

沈蕴明显看到吴思逸眼睛都亮了。

呵呵沈蕴心想,这人唯一的优点,估计也就剩这张脸了吧。

正是午饭点,吴思逸驱车带两人去了一家当地的特色餐厅。卫生局的相关负责人早已到达,几人相互寒暄几句,吴思逸便唤服务员上菜。

原本沈蕴以为这餐饭肯定会吃的特别尴尬,不想蒋竞年在饭桌上竟是个八面张罗的人。

卫生局的人不似生意场上的人那般觥筹交错,几人只小酌几杯,便开始谈论医疗项目的事。

沈蕴插不上话,但也不敢敞开肚子吃,一顿饭结束,只吃了六分饱。不过她观察蒋竞年,吃的比她更少。

饭后,一行人去卫生局。下午的行程全是会议,开的沈蕴头晕脑胀,光是会议内容就记了十几页。

幸好她之前了解过医疗项目的相关资料,飞机上蒋竞年又让她过了一遍汇报材料,才不至于出糗,连专业名词都听不懂。

这个时候,沈蕴不得不佩服蒋竞年。

滔滔不绝的讲了一下午,依然精神奕奕、神采飞扬,就跟打了鸡血似的。

沈蕴想,这人的优点再加一条吧,长得好,工作狂。

晚饭依然是应酬,沈蕴不免也喝了两杯酒,有人再来敬,被蒋竞年截了去。蒋竞年一口饮下,言笑晏晏:我这助理酒量差,喝醉了耽误事,请各位领导见谅,竞年替她喝了。

那人倒也不为难,开玩笑说:这大晚上的还能耽误什么事,难不成晚上还要回去加班?

蒋竞年笑:事关为国为民的医疗项目,竞年万万不敢马虎。

众人大笑,其中一人半是感叹半是赞许道:如今像蒋总这样的年轻人可不多了啊,也由不得蒋总年纪轻轻便当上了老总。没见到你之前,我还在老何开玩笑说,这传说中的蒋总应该跟我一样是个大腹便便的老头子吧,中午一见,嗨,吓了一大跳。

那位叫老何的人笑说:是啊,我们还以为是哪个明星呢。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这群前浪啊,都被你们拍在沙滩上了。

众人哄笑,蒋竞年说:何老师快别这么说,竞年要跟你们学的还有很多。

蒋竞年有能力,应酬上的场面话又说得如鱼得水,卫生局那群人都十分喜欢他,酒过三巡就开始亲切的叫他小蒋。

应酬快结束前,蒋竞年借口去卫生间提前结了账,不免又被几人夸了一通。

饭后,吴思逸提议送两人,被蒋竞年婉拒了,只道酒店离得近,便不麻烦她了。

吴思逸倒也识趣,不再多说。

跟那群人道别后,沈蕴叫了辆滴滴打车,兴许是因为旅游城市,效率极高,不到三分钟车就到了。

回酒店的车上,蒋竞年脸色不太好,全程阖着眼。

沈蕴看在眼里,联想到他在席上喝了那么多酒,便问:蒋总,您不舒服吗?

头靠着座椅,蒋竞年闭着眼睛摇了下头,丝毫没有想和沈蕴说话的意思。

沈蕴闭嘴,但是想起席间蒋竞年替自己挡酒,思虑再三,轻声说:蒋总,刚才谢谢您。

不过我酒量挺好的。她补了句。

绚丽的街景一闪而过,沈蕴忽然听到蒋竞年轻笑了一声。

沈蕴转头看蒋竞年,看到蒋竞年缓缓睁开眼,那眼里含着若有若无的醉意,不浓,倒将那双狭长的眼睛晕染的愈加勾人。

T市的冬天不像S市那般湿冷,即便是冬天的深夜,两件衣服足足够。

蒋竞年只着衬衫,卷起袖口至手肘,微睁着眼睛看她:酒量挺好?那你喝醉过吗?

蒋竞年眼里的轻视实在过于浓厚,沈蕴只能装死,违心的说:没有啊,我没有喝醉过。

蒋竞年挑了下眉,径自阖眼。

死鸭子嘴硬。

沈蕴: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