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年年裴朗小说-阮年年裴朗全文免费阅读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阮年年裴朗小说-阮年年裴朗全文免费阅读

阮年年裴朗小说书名为《在他心尖撒娇》,长河不落月是阮年年裴朗小说作者。小说全文讲述的是阮年年随着父母搬家,为了方便搬行李,她的父母让她先上楼开门,可没想到阮年年初次进新家一不小心开错了门,而那户人家正在教训自己的儿子。阮年年为了表达歉意,阮年年的母亲与她一起登门道歉,这时的阮年年才看清原来那个人是自己新学校的学霸裴朗。

阮年年裴朗全文免费阅读

不让又怎么样?

拥挤的人群自动让开一条道,下颌收紧,裴朗冷着脸开口。

他饭正吃到一半,去其他窗口打饭的乾鹏空着一双手回来就说他的小跟班被人给欺负了,要是去晚了,说不定都被人欺负成什么样了。

从来没有收过跟班的裴朗面色冷淡,骨节分明的手指优雅执筷,不准备出手,脑海中却突然闪过阮年年红着眼眶无所适从的模样。

蹙眉,放下筷子,抬腿朝人群的聚集地走去。

乾鹏和霍旭跟在身后。

被徐虎凶神恶煞地警告,阮年年表情瑟缩一下,却依旧倔强地抿唇,寸步不让。

插队是不对的。

心里已经做好被人找麻烦的准备,猝不及防听到熟悉的冷淡嗓音,阮年年心跳快了几拍,眼底慌乱的神色落下几许,转瞬又浮现出几丝担忧。

这群人一看就不讲道理,昨天裴朗才受了伤,今天要是再因为她被人找麻烦就不好了。

眼底担忧的神色太过明显,阮年年咬了咬唇,忽然伸手拽住裴朗的衣角,嗓音细细的,小小声开口:我没事。

她有些忐忑不安。

自己好像一直在给对方惹麻烦。

裴朗这么讨厌她,说不定下一秒就会把她的手甩开,嘲笑她自作多情。

悄悄抬头觑一眼裴朗的神色,手中拽着衣角的力道轻到几乎感受不到,迟疑片刻,轻轻拽了两拽。

垂着脑袋自暴自弃。

就算被嘲笑自作多情也认了。

衣角被人轻轻攥住,对方还撒娇似的轻拽两下,目光微顿,扫过对方头顶的小小发旋,裴朗心底微动。

他向来不爱跟娇滴滴的女生打交道,毕竟那对他来说意味着数不清的麻烦,更别说被人拽着衣角撒娇。

对方的力道很轻,又轻又柔,像在小心翼翼地试探着什么,不注意很容易会忽略过去。可一旦察觉到了,又像在他心底挠了一下,留下淡淡的痕迹。

心神一动,没有将自己的衣角从来人手中揪出,居高临下看徐虎,薄唇轻启,冷淡地露出两个字:道歉。

徐虎撸袖子就要开始搞事,被一旁的人死死抱住:虎哥冷静,这可是裴朗。

裴朗?

有点耳熟。

见徐虎有反应,对方凑近他耳朵小小声开口:高二年级的那个裴朗。

表面上冷冷淡淡的,干起架来却有一股子不要命的狠劲。最重要的是,对方还真的有两下子。他们这一群人加起来都不一定能打赢他一个。

真的,可凶残了。

怕徐虎不信,他的小弟们疯狂点头。

惹谁都别惹这个煞神,讨不了好不说,还得因此吃上一顿苦头。

亏大了。

徐虎面上还是一副愤怒难当的模样,心里却已经开始琢磨。

虽然他在B中也算是一个小头头,为了一顿饭和裴朗对上,这就有些得不偿失了。只是今天柳彤彤也在场,就这么灰溜溜地离开肯定不行。

徐虎还在心里衡量得失,校花柳彤彤已经上前两步,朝裴朗轻轻颔首:抱歉,今天是我们不对。

脸上露出一抹得体的笑:你好,我是柳彤彤。忽略身后徐虎难看的脸色,目光灼灼地盯着人,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带笑的嗓音清脆悦耳,细听还能听出隐藏在其中的一抹羞涩和好奇。

柳彤彤是校花,琼鼻柳叶眉,红唇白肤,淡妆轻抹,面容姣好,从踏进校门的第一天起就被B中的众人捧在了手心。

为了得到她的一个笑容,学校里多少人为此绞尽脑汁费尽心机,甚至不惜大打出手,更别说还被校花亲自问名字。

就是在人前嚣张惯了的校霸徐虎都得伏低做小,好声好气地把人给哄着,才好不容易让人同意和自己吃一顿饭。

周围人看裴朗的目光霎时就变了,羡慕嫉妒,很不得自己代替裴朗回答。

那可是校花。

也有认出裴朗的,想起曾经听到过的传言,心里琢磨开了。

不是说裴朗不喜欢跟女生亲近么,怎么今天还会为了一个女生出头?而且看样子两个人的关系还不错的样子。

眼睛在柳彤彤身上一转,眼底看好戏的意味很浓郁。

修罗场?够刺激。

作为被众人口中议论的主角之一的裴朗没有在意柳彤彤的示好,目光淡淡地看着徐虎,再次出声:道歉。

看上的人却看上折了自己面子的人,是个男人都不能忍,徐虎心里正憋着气,听到裴朗的话怒了,反手甩开抱住自己的小弟的手,指着鼻子开骂,裴朗你别太过分!

手指刚指出去就被人毫不留言地一掰,徐虎痛的嗷嗷大叫,松,松开,快松开。他疼的浑身冒汗,服软:我错了,对不起,放过我吧。

无视对方的惨叫,裴朗目光极冷。

手指要是不想要了,他可以帮忙。

老师来了。

见事情越闹越大,有几个人偷溜去找老师,眼尖的人远远看见老师的身影在食堂门口出现,高喊一声。

听到老师来了,刚刚还围成一圈的人哗啦一下散开重新排成几条长长的人龙,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凑过什么热闹。

看个热闹可以,不小心引火上身那可就不妙了。

徐虎还在惨嚎,裴朗完全不为所动,阮年年急了,这次拽衣角的力道就大了些,裴朗,老师来了,你快放手。

她急的不行,又不敢对裴朗大小声,急的都快要哭出来。

阮年年向来是个好学生,偶尔被老师点名批评对她来说已经是一件天大的事情,更别说跟人打架被老师当场抓获。

要是裴朗被老师发现打架的话,肯定要叫家长,严重点的话,说不定还会被学校处分。被学校处分可是会跟着上档案的。

阮年年的声音带着小小的哭腔,裴朗眉头一蹙,目光在对方微红的眼眶上一点,松了手,面色冷硬地离开。

裴朗一走,乾鹏几人赶紧跟上。

阮年年望着裴朗转身离开的潇洒背影,有些无措地掐了掐自己的手心。她是不是又让裴朗不开心了?

徐虎抱着手赶紧跑了,他身边的几个小弟不敢留下,也紧随其后离开。

柳彤彤本来要跟上裴朗,被她身边的人拉住,在耳边小小声地说了几句话,只能不甘不愿地放弃。

等老师过来,刚刚还闹哄哄的食堂已经恢复了平静,值班老师手背在身后,狐疑地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情况,又转身离开。

阮年年打了两份饭回去,明安然正在百无聊赖地听周围人八卦刚刚的事情。

听说有热闹可以看,她原本也想去瞧一瞧的,只是怕自己离开,阮年年会找不到她,只好按捺住心底的好奇继续占着位。

此时见阮年年回来,就想八卦一下刚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的。

听说又是校霸又是校花的,而且还是两个校霸抢一个校花,这种八卦不管真假,光是想想就觉得刺激。

阮年年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在明安然也只是一时的兴趣,很快又把自己的注意力全都投入到吃饭中。

下午放学,阮年年踌躇片刻,依旧不远不近地跟在裴朗的身后。

不是不知道裴朗讨厌她,自己一直跟着也只会给对方添麻烦,无奈路痴属性一发作,出了校门,她连应该往哪个方向走都不知道。

阮年年下定决心,一定要尽快把从学校到家的路记住。

她一边跟在前面几人的身后,一边探头探脑地记路,记到一半就记混了,脑子里乱成一团浆糊,乱糟糟的。

裴朗今天放学没有什么活动,跟其他三人分别后直接回了家,等到走到熟悉的小区门口,阮年年特地放慢脚步,进去的时候电梯的门果然已经关了,外面空荡荡的,也没有人等她一起上去。

她心里闷闷的,说不清楚是因为什么。

晚上再去找裴朗学习,裴朗依旧在电脑前打游戏,脸色淡淡的,看不出来有什么区别。

阮年年紧张地抠了抠裤腿缝,硬着头皮上前,今天中午谢谢你,还有,对不起。

噼里啪啦的电脑键盘声响起,屏幕上几人正在拼命往对方身上扔技能,五颜六色的彩光此起彼伏,冷漠的机械声冷冰冰地报出战绩。

一如既往没有收到回应,想到裴朗对自己的排斥,阮年年咬了咬牙,忽然道:要不然我去找裴叔叔说吧,以后晚上我就不过来了。

原本她答应帮助裴朗补习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如今看来,自己不仅没有帮到对方,反而还在助纣为虐。

想起每次她过来时一脸欣慰的叔叔阿姨,阮年年心里就一阵愧疚。

她鼓足勇气,决定去向裴俊两人坦白。终于做出决定,阮年年心里松了口气。

手上的动作一顿,裴朗摘了耳机,长身玉立地站在阮年年的面前,目光冷冽,浑身充满压迫感。

阮年年顿时就怂怂地后退半步,磕磕绊绊地开口:怎、怎么了?

裴朗蹙眉。

中午不是还敢揪着他的衣服撒娇,怎么现在见到他,又是一副小白兔看见大灰狼的害怕表情?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