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后余生皆有你尤言傅翊唐-往后余生皆有你全本免费阅读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往后余生皆有尤言傅翊唐-往后余生皆有你全本免费阅读

《往后余生皆有你》又名《愿我如星君如月》,是由作者溜雨带来的现代虐恋言情小说,主角是尤言傅翊唐,小说全文讲述了为了成功嫁进傅家,成为傅翊唐的妻子,尤言辛苦筹谋了五年,只为找出母亲当年的车祸目击证人,查出背后的真相,虽然她演的戏,编织的谎言全都被傅翊唐一眼看穿,但为了心中的目标却仍是义无反顾,但她想不到的是,傅翊唐这个人,最不好惹

精彩章节

尤言浑身一激灵,僵着身体,小心翼翼的往门边看,却发现屋里的灯灭了。

她怕黑,睡觉从来不关灯。

空调还在运行,没有停电,只能是灯被关了。

她死死地盯着门口,有人站在那里!

意识到这一点,她手心不由得冒汗,死死地盯着门口,呼吸声愈加急促。

你站哪儿干什么呢?走廊里突然响起一声呵斥,紧接着想起急促的脚步声。

尤言跳下床,连鞋都顾不上穿,跑到门口就看见肖珊脸色阴沉的站在走廊里。

是谁?尤言颤声问。

肖珊摇头,他当时背对着我,我没看清脸。

尤言闭了闭眼,强迫自己带上笑容,我不方便出面,能不能麻烦你去跟酒店方面问一下,有可能的话,看一看监控。

也好,你现在负面新闻太多,这事不宜声张,正巧我给你找的助理晚上到了,我让她过来陪你。说完,肖珊风风火火的下了楼。

尤言摁开灯,仔细检查了门锁,上面没有一点剐蹭的痕迹,难道是用房卡打开的?

十来分钟后,尤言的助力抱着双肩包过来了。

尤老师好,我叫于欣然。小助理强打着精神,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尤言。

尤言招呼着她坐下,歉意道:对不住,刚才发生了些意外,我不敢一个人待着,肖姐才让你过来陪陪我。

见尤言这么随和,于欣然也放松不少,打了个哈欠,那正好,我力气大,可以保护你。

于欣然说要保护尤言,还真的搬了个凳子,坐到门边。

肖珊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己新招的助理靠着椅背睡着正香。

她心里的火气更旺了,刚要叫醒她,就被尤言拦住。

尤言对她摇摇头,压低声音,事情怎么样?

那人偷走了酒店的备用房卡,全程避开监控,我猜他是个老手。

说到这,肖珊顿了顿,看于欣然还在睡,才接着说: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尤言故作轻松的笑道:我这么个小人物,能得罪谁?真要说得罪人了,也就只有傅总。

肖珊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也没再问,叮嘱了她几句,就离开了。

门关上后,尤言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老手?

会不会是严家派来的?

可是严知涵的死讯早就传回严家,我现在也跟以前大不一样,严家应该不会怀疑,或许只是个偷东西的老手。尤言安慰自己说。

把于欣然扶到床上,给她盖好被子,尤言直接盖着外套在沙发上对付了一夜。

她不习惯跟陌生人睡一张床,于欣然大半夜来陪她,总不好让她睡沙发。

感觉刚睡着,肖珊就已经叫她起床。

尤言匆忙化好妆,跟着肖珊去了录制现场,尽职尽责的当个活道具。

也不知道是不是尤言的错觉,她总觉得有人在看她,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可惜现场工作人员众多,她不动声色的找了几次,始终没有发现异常。

难不成是我的错觉?尤言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中。

晒了大半天,直到下午三点多收工,尤言才喝上口水

于欣然一手给她举着伞,一手拎着水瓶和小凳子,还背着个大包,尤老师,昨天真是对不起,害你睡了一夜沙发。

没关系,我很喜欢睡沙发。尤言笑着说,想要自己拿着水瓶,于欣然根本不让。

我来拿就好,这都是助理应该做的。许是同屋睡了一夜的原因,于欣然跟尤言相处不那么拘谨了。

尤言看着她拿那么多东西,还一副轻松的模样,十分佩服,你力气可真大。

于欣然骄傲道:我这是天生的。

尤言一边跟于欣然说笑,一边观察着周围。

于欣然把尤言送到电梯前,就拎着东西去地下车库,她自己上楼收拾行李。

夜里没有睡好,又晒了大半天,尤言有点头重脚轻,强撑着上了楼,还没等推开门,尤言后背倏地一凉。

她小心翼翼的转身,就看见一个穿着黑色冲锋衣,带着帽子口罩的男人站在身后。

啊唔!

男人扑上来,直接捂住尤言的嘴,将她的胳膊钳制到身后,拖着她往楼梯间走。

尤言人瘦,力气也小,双腿拼命的在地上蹬,鞋都掉了一只,还是被拖了过去。

阴暗的楼梯间,陌生的男人,急促的喘息,男人手上呛人的烟味

尤言瞪着双眼,心跳快速跳动,呼吸却越来越困难。

恐怖的回忆涌上心头,她眼前一阵阵发黑,手脚不受控制的抽搐,后背已经一层冷汗。

那人起先还死死地捂着她的嘴,等到她的不对劲后,手忙脚乱松开她,声音里带着惊讶:怎么没告诉我这人有病?

说完,那人慌忙从楼梯跑了。

尤言大张着嘴,却喘不进去一口气,脑袋越来越沉。

砰地一声,楼梯间的门被踹开。

尤言艰难的抬起头,看见了满脸惊慌的傅翊唐。

他抱起尤言就往外走,说话难得的温柔,别怕,我在这。

离开了阴暗的楼梯间,尤言呼吸渐渐顺畅,瞧着傅翊唐像是要抱她下楼,她拽了下他的袖子,哑声说:只是吓到了,缓一缓就好。

在尤言的坚持下,傅翊唐把她抱回房间,让她躺在床上,给她到了杯温水。

尤言把还在发抖的手缩进被子里,跟他道了谢。

傅翊唐脸上的担心和惊慌已经消失,声音也恢复一贯的冷漠,昨晚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啊?尤言不明白他的意思。

房门半夜被打开,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即使不打电话,也该知道换一家酒店住。他冷声说。

尤言寻思着这是个机会,藏在被子里的手狠狠掐了下大腿,眼睛登时红了,她露出委屈的神色,你工作那么辛苦,我怕打扰你休息,而且我现在名声不好,这事要是传出去,该说我耍大牌了。

尤言昨晚压根没想过联系傅翊唐。

说白了,她没有把傅翊唐当成可依赖的人。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