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楼田志勇全文免费阅读-凶楼地狱书生1号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凶楼田志勇全文免费阅读-凶楼地狱书生1号

《凶楼》是作者地狱书生1号创作的灵异小说,主角田志勇,全文讲述了田志勇是一个大学生,因为母亲病重,不得不在医院照顾母亲,同时也是在医院照顾病重母亲的过程中,他发现了医院内的一些不同寻常,从此卷入了一个光怪陆离,诡谲无比的奇异世界之中。

凶楼精彩章节试读

我身子一哆嗦,结结巴巴道:为,为什么?

孙姐让我别多问,反正任何时候,都不可以打开404病房。

我压住心头的疑惑,点头答应。

"那这事就这么定了,志勇。"孙姐拿着名单,脸上恢复了正常的笑容,"你回去收拾一下,拿点简单的行礼过来,晚上八点来上班。"

"行,那谢谢孙姐了。"

我跟孙姐告辞后,离开了D栋。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走出D栋,我觉得整个人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在里面,有种说不出的压抑,浑身的毛孔,时刻都处于紧张的状态,仿佛那里藏了什么巨大的危险一般。

我摇了摇头,甩掉这种奇怪的想法,坐车回到家,呼呼大睡。

这一觉,一直睡到下午五点,我起床做了点饭菜,用保温盒装好,带到了医院。

和母亲简单的聊了会天,她问我这些天有没有好好上课,还让我别管她了,说她这病,根本治不好,完全是浪费钱。

我笑着说:"妈,你就安心养病,钱的问题别担心。"

到了七点多,我离开病房,朝D栋走去。

在学校,迟到旷课对我来说是家常便饭,但那是交了钱的,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拿你没办法。

在外面工作不同,我就算再"嫩",也懂得一些职场规则,除非你特别有能力,否则老板一句话,你就得收拾东西滚蛋。

刻意提前将近一小时,来到D栋。

孙姐已经在休息室了。

除了她,还有一个30来岁的青年,盘腿坐在沙发上,正在看电视。

电视里,放着一场中超球赛。

"一天到晚就知道看球赛,工作完全不上心,这已经是第几个投诉了?你再这样,我只能开除你了。"孙姐站在那青年旁边,一脸不悦地埋怨道。

青年丝毫不在意,依旧津津有味地看着球,撇了撇嘴道:"行啊,那你把我开了吧,我就想知道这鬼差事,除了我还有谁会去做?"

"你别以为我不敢?"

孙姐气恼道,似乎发觉了什么,扭过头,看到我就站在门口,怔了怔,连忙换上一副笑容:"志勇,来这么早啊。"

我不得不佩服孙姐的变脸功夫,前一秒怒气冲天,下一秒笑脸相迎。

那青年也诧异地看了我一眼。

"哟,不容易啊,还真有傻瓜上钩了?"

孙姐瞪了他一眼,说:你闭嘴行不行?

我扫了眼休息室。

不大,也就十几平米。

一台电视剧,两张床,一张桌子,一张沙发,一个茶几,没了。

"志勇啊,以后,你就睡在这了。"孙姐一边说,一边踢了男青年一脚,骂道,"赶紧把你的东西收拾一下。"

男青年不情不愿地站起身,走到堆满了杂货的床边,一股脑地,把东西全部扔到了地上。

孙姐哼了一声,懒得在看男青年一眼,拍了拍我的肩膀,柔声道:"志勇,这个人呢,叫刘斌,跟你一样,也是守夜人,以后你们就是同事了。"

"好的。"我点了点头。

接着,孙姐给了我一把钥匙,说过了凌晨2点,大门就可以锁了,我也可以适当的休息下。

等她离开后,我主动去找刘斌攀谈,毕竟是以后的同事,需要长久相处,搞好关系总没错。

结果,刘斌不知道是没听到,还是故意的,只顾着看球赛,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我心中苦笑。

看来这个同事,是不太好相处了。

差不多快十点的时候,刘斌终于看完球赛了,这才注意到坐在一旁玩手机的我,随手从桌上拿了一包烟,抽出一根扔给我。

我把烟接过来,有些意外。

"哥们,刚才你是不是对我说话了?抱歉哈,我这人一看球赛,就是爹妈都不想搭理。"刘斌笑着说道。

我心想原来是这么回事,连忙表示没关系。

两人坐在沙发看电视,闲扯了一番。

刘斌问我,年纪轻轻的,为啥要来这当守夜人?

我也没隐瞒,跟他说了母亲的事。

刘斌听后脸色有些沉重,拍了拍我肩膀,没说什么。

两人烟瘾都不轻,不知不觉,半包烟就没了。

"走吧,出去巡逻一下。"

刘斌站起身。

我们来到休息室外面,开始从一楼走廊,挨个巡逻,一直往四楼上。

巡逻的时候,我发现走廊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不禁好奇,问道:斌哥,这里怎么晚上一个护士都没有?

刘斌笑了笑,说:护士?你想多了,医院可不会这么好心,在D栋给人安排护士--再说了,一般的护士来这里,待不了几天就得疯。

我问为啥,护士的心理承受能力一般都很强吧。

刘斌摇头冷笑:强个屁,都吓死了几个了!

"什么?"

我一下子愣住了。

"没,没什么,我刚才瞎说的。"

刘斌打了个哈哈。

我皱了皱,总觉得他有什么在瞒着我。

"刘叔叔。"

这时候,415病房走出来一个7,8岁大的小女孩,扎着羊角辫,脸颊消瘦,有些营养不良的样子。

"嘉嘉,你怎么出来了?"

刘斌笑吟吟地走过去,摸了摸女童的脑袋。

女童委屈地撅着嘴,捂着肚子说:我肚子疼,睡不着。

"你等着啊,叔叔给你拿药去。"

刘斌转过身,叹了口气,对我说:"这小丫头叫嘉嘉,胃癌,半年前她爹妈把她带到医院,然后就不知所踪了,医院怎么也联系不到她的家人,最后没办法,只好把她转移到了D栋。"

听到这话,我看向那矮小的身影,心里既难过又愤怒,说:她父母也太狠心了吧,这么小,就把她扔在这?

"在D栋,这种情况很常见。"刘斌语气黯然道,"我先去拿下药,你等我一会儿。"

我点点头,等刘斌去拿药的时候,在四楼晃悠了起来。

不知不觉,我走到了404病房门前。

看到这个暗红色的大门,我的心跳莫名一阵加快。

孙姐的话,仿佛又回荡在了耳边:千万不要打开404病房。

404病房,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

为什么孙姐会表现得这么恐惧?

嘎吱--

就在此时,404病房的门,忽然打开了

我身体一下子僵住了,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看到病房里有一个女护士。

这女护士身材挺高的,感觉有一米八的样子,骨架很大,背对着我站在窗台,身体轻轻颤抖着,不知道在干嘛。

我一下子傻眼了。

孙姐不是说,404任何人禁止入内吗?

"护士小姐?"

我喊了一声。

护士慢慢回过了头,直勾勾地看着我。

我猛的打了个寒颤。

因为,

我看到她的脸上--没有五官。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