佞臣凌霄塞冰块-佞臣凌霄68章未删减阅读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佞臣凌霄冰块-佞臣凌霄68章未删减阅读

《佞臣凌霄》68章未删减章节讲述的是凌霄慢悠悠的拆着礼盒细看,看到华轩欣的礼的时候凌霄终于明白褚奕峰为什么不喜欢这个人了,凌霄看着锦盒了的东西嗤笑,堂堂一个武将玩这些不入流的东西。锦盒里放着一柄玉势,凌霄拿起来细看,通体温润光洁还很透明,看不出这是什么玉石的,但隐隐可见是夜光的,房间里灯火通明不太显,要是熄了灯

佞臣凌霄68章未删减阅读

褚王朝的亲王虽然没有汉朝号称土皇帝的亲王那么大的权力,但也不至于像清朝一样只有个名号,凌霄仔细的看了看呈上来的亲王可以在封地内行使的权利,心里还算满意。(wwW.k6uK.coM)

封地王的俸禄有米万石,可以指挥封地里的驻军,最多可培养亲兵一万六千人,褚奕峰这个有点特殊,因为光他的封地里就有两个军营,这个亲兵的界限就很模糊了,凌霄要是指着多出一万六千的亲兵说那是北部军营里的兵也没人敢说什么。

还有就是军政和经济,封地王手下有一个文相有一个武相,文相管地方,武相管军队。

还没有交出北部军营军权的时候凌霄就让褚奕峰将请封文相武相的折子递上去了,那个时候褚奕峰要递什么折子皇上都会准,没几日风行军就将文相武相的四季官服和大印带了来,文相凌霄,武相鲁伟山。

文相这个好定,褚奕峰想都没想就定下来凌霄,挑选武相的时候倒是颇费了些功夫。

原本凌霄有些倾向于乌戟,怎么说乌戟以前向他示好过,那很多事办起来要方便很多,但现在皇上任命乌戟为北部军营的统领了,再让人家来给你一个封地王做武相就有些不合适了。

后来凌霄又看上了华轩欣,凌霄喜欢华轩欣办事灵活会体贴上意,但褚奕峰不喜欢他,说华轩欣不具有大将风范,军事上的事凌霄还是很相信褚奕峰的眼光,最后挑中了褚奕峰看好的鲁伟山,到了后来任命折子来的时候两人才知道鲁伟山竟曾从师于韦铮辅,听说了这个凌霄就更放心了。

凌霄将自己工部侍郎的大印交给风行军带回皇城,当天就穿上了文相的官服,一身锦袍配上凌霄的风采闪的褚奕峰半天回不过神来,凌霄好笑,轻轻弹了下褚奕峰的脑门:傻了?

没有褚奕峰摸摸脑门嘿嘿笑,你穿这个真好看凌霄笑笑又嘱咐了他不少事,两人一起前去议政。

政事上有凌霄就不会出问题,再说北部这边也没有什么特别难处理的事,凌霄让褚奕峰将精力放在培养亲兵上,并嘱咐了先培养两万人,一年之内在慢慢的扩增到三万,褚奕峰刚听了后眼睛瞪得老大:不是只能养一万六吗?多了的怎么说?

凌霄轻笑:我跟乌戟已经打好招呼了,朝廷每年来点兵的时候我就将多出来的亲兵编到北部军营里去,没事。

但褚奕峰还是不放心,我们也没有这么多钱来养他们呀!

凌霄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都已经挂到北部军营的编制里了,凭什么咱们养着?那是皇上要操心的事。

褚奕峰隔了很多天才明白,凌霄是在拿着皇帝的银子养自己的亲兵,褚奕峰有些不明白凌霄为什么要这么做,而且养这么多人做什么呢?凌霄没说,不过褚奕峰自己也喜欢练兵,也就不再纠结了。

这一段日子凌霄和褚奕峰都过的很充实,褚奕峰每日去军中练兵,凌霄就是半个土皇帝,封地里的官员也看明白了,他们的王爷不理政事,且对凌相言听计从。

一开始众官员对凌霄并不是很信服,军中的那点事大家都知道,凌小侯爷与王爷起行坐卧都在一处,大家都说这位小侯爷是靠着一张脸上位的,以为爬上了王爷的床就能呼风唤雨了?众官员最瞧不起的就是佞宠一流,但不到一个月凌霄就让他们知道了佞宠的厉害。

凌霄先是带着亲信彻查一遍封地里这几年的旧账,一开始官员们还不是很在意,这里面学问大着呢,他们不信凌霄能看出什么来,就明摆着由着凌霄查,一点也不怕,可惜凌霄只用了不到三日就将所有的假账漏账全都找了出来。

凌霄当时就罢免了一个四品的官员两位六品的官员,凌霄说的很明白,你可以受贿但不能贪赃,官场中人情往来这一套凌霄比他们玩的熟,知道这个肯定是杜绝不了,水之情则无鱼,凌霄不是个不近人情的人,但关乎重大的事件,像是调派粮草征收税赋这样的事要是敢玩猫腻那就别怪他心狠了,罢免官员的当天那三个官员的家小抱着银票匣子来找凌霄,更有一个妇人抱着自己襁褓中的孩子来哭求,凌霄眼皮都没抬一下,只交代亲兵:赶出去,胆敢闹事的,杖毙。

妇人们没有想到凌霄真的敢动手,笑话,在衙门里聚众闹事凌霄为什么不敢,妇人们知道没了办法,哭哭啼啼的抱着孩子回去了,隔日衙门里就是另一派气象了。

褚奕峰得了凌霄的授意,从军中赶来好好的安抚了手下的官员们一场,两人一个唱白脸一个□脸自得其乐,凌霄看着众人眼中的畏惧心里有些惬意,在皇城里那么难的时候自己都能站住脚,更别说是你们几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了!

凌霄刚站稳了脚就开始采取怀柔路线了,御人之术不能是一味的铁血手腕,国丧中虽然不能搞什么娱乐活动但有了节日官员们私下还是会走动一番的,转眼就到了惊蛰日,因着前面的事没人敢给凌霄送礼,凌霄自己先准备了多份厚礼遣人挨个送了过去,凌霄家底厚实,送去的都是珍宝,官员们看着礼单心里松了一口气:凌相也不是油盐不进的人。随着又提起一口气来,居然让凌相先把礼送来了!众官员连忙也打点了礼写好了礼单子送了过去,自此就有了往来。

凌霄平定了前面的事心情好了不少,陪着褚奕峰准备惊蛰日的祭祀,早起两人和随行的品级高的官员一起到城北的万佛寺里为封地的百姓们祈福,祭白虎打小人进元宝,忙完了这些已经到了午间了,褚奕峰命随行的官员回去,自己跟凌霄回府。

英王府现在修建的已经差不多了,只剩下园子里还在精修,凌霄的要求多,就光是园子石桌石凳就已经换了两套了,凌霄也不着急,要求务必尽善尽美。

回到府里褚奕峰去卧房里间翻检了半日,凌霄换了衣服就看见里面褚奕峰坐在地上翻箱倒柜的,走过去揉了把褚奕峰的头:想找什么?

就是褚奕峰使劲的往箱子钻,伸尝了手臂去翻,断断续续道,找那个,去年在上栏猎场里你,你给我的那个啊啊就是这个!

褚奕峰找出一个半旧的荷包来,站起来拿着给凌霄看:哈哈,就是它!去年在上栏猎场里你给我的彩头,你不是说这是避五毒的?嘿嘿我现在就戴上。

说是惊蛰也没有这么快。凌霄见他兴致高心里也高兴,拿过那个荷包闻了闻,轻笑,这里面的药材都是隔年的了,不好了,我再给你配一个。

凌霄说着叫来丫鬟:去让人到祖太医那里,取重楼、半枝莲、狼毒、菖蒲还有佩兰各一两。

丫鬟答应着去了,不多时的带了一个锦匣子来,里面有不少隔间放着凌霄要的药材,还有一些香味重的花蕊,那丫鬟福身道:祖太医问相爷是不是配五毒荷包,若是的话,那匣子里面放着些上好的花蕊,相爷能着用吧。

祖太医果然得用,去吧。凌霄让丫鬟下去,自己去箱笼中取了荷包匣子来,挑了两个一样的素色的绣工好的荷包放在一边,拿了张纸摊开,打开药匣子抓药材,将药材混匀了后又取了花蕊放进去,细细闻了闻又取了些佩兰调好,将混好的药材放进两个荷包里系好,拿了一个给褚奕峰:闻闻。

褚奕峰接过闻了闻,也说不上来什么,憨憨一笑:好闻,你还真厉害什么都会。

在诲信院的时候你稍微看看医书也能懂了。凌霄轻笑,拿过荷包给褚奕峰戴在腰间,自己拿了另一个也带上了,笑道,行了,旧的那个扔了吧。

褚奕峰摇摇头拿起旧的荷包好好放了起来,又将他刚才翻乱了的箱子柜子收拾好,小声道:你给我的哪能扔了,我先放起来,以后拿出来看看什么的。

褚奕峰仔仔细细的收拾东西,凌霄笑笑坐下来磕着瓜子看着他收拾,不多时到了晚饭的时间,两个人以国孝中不宜宴饮为由不设宴了,只命官员们各自回府跟自己家小聚聚。

因着孝期平日里膳食的份例都减半了,菜色不多但都是褚奕峰喜欢吃的,凌霄让人都下去,两人亲亲热热的用晚饭。

我刚看外间里的礼单了,这么多。褚奕峰低头扒饭,这好么?

凌霄给褚奕峰夹了一块红烧排骨,一笑:有什么不好的?前些日子我是为了立威,现在下马威已经给了,这些事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好。

哦。前面的事褚奕峰向来都是听凌霄的,点点头不再说什么,凌霄笑笑:给我的不就等于是给你的?我如今连个府邸也没有,每日吃你的喝你的,受点儿贿少不得也都得孝敬英王殿下了。

褚奕峰点头一笑,满意道:那是,一会儿把那些东西都放到咱们库里去。

咱们的库,褚奕峰喜欢一切两个人共有的东西。

晚上的时候褚奕峰去洗澡,凌霄先洗好了,披了件衣服来外间拆官员们送来的礼,不过都是古玩字画一类的,凌霄不甚在意,挑了几件十分精巧的留下准备摆到房里,剩下的全都放回库房里。

褚奕峰还先出不来,凌霄慢悠悠的拆着礼盒细看,看到华轩欣的礼的时候凌霄终于明白褚奕峰为什么不喜欢这个人了,凌霄看着锦盒了的东西嗤笑,堂堂一个武将玩这些不入流的东西。

锦盒里放着一柄玉势,凌霄拿起来细看,通体温润光洁还很透明,看不出这是什么玉石的,但隐隐可见是夜光的,房间里灯火通明不太显,要是熄了灯

凌霄心里轻笑,这个华轩欣八成真的以为自己是褚奕峰的男宠了,拿了这个来讨好自己,呵呵再看那锦盒里面还有一本册子,凌霄拿出来随意的翻了翻,里面的春|宫也很精致,凌霄随手将那册子扔回锦盒中,拿了那玉势走到了里间。

褚奕峰刚从浴桶中出来,凌霄走近拿过一张柔软的大毯子给褚奕峰裹上,让他坐下来取过布巾为他擦头发,褚奕峰舒服的眯着眼,搂着凌霄的腰把脸埋在凌霄小腹上,呢喃道:外间的礼都看了?

看了,找着个好东西。凌霄给他将头发理好,将布巾放到一边,直接将褚奕峰抱到了床上,走到外面来让人将浴桶搬出去,自己将灯熄了大半,都收拾好了才进来来坐到床上将那玉势拿给褚奕峰看,轻笑:看看,这是华轩欣送来给我用,孝敬你的。

褚奕峰看见了也吃了一惊,脸红红的半天回不过味儿来,磕磕巴巴道:他不是,你生气了?

没有。凌霄轻抚褚奕峰的侧脸,他怎么会因为这个生气,外面怎么传凌霄是真的不甚在意,反正都是说他和褚奕峰,怎么传还真的无所谓。

凌霄俯下|身子来轻吻褚奕峰的唇,哑声道:送来的还有一本子春|宫,我看了很有意思,上面说这个是夜光的□去后

褚奕峰的脸已经烧的绯红,凌霄轻轻的亲了亲褚奕峰的耳垂,轻声道:连里面的颜色都能看的清楚,峰儿让我看看里面?

褚奕峰闻言像是被凌霄的这句话烫到似的,难堪的说不出话来,最近一件事连着一件事,两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真正的亲热过了,褚奕峰身体内的情|欲被凌霄激了出来,身体忍不住一阵阵的颤栗,凌霄看着褚奕峰诚实的身体低声笑,手顺着褚奕峰的肩膀抚摸,碰到下面顿了下,低声道:就知道你喜欢,这就起来了?

褚奕峰受不住凌霄的折磨,眼角几乎要流出泪来,凌霄心里又爱又疼,俯身亲吻褚奕峰的眼角,慢慢的褪下了自己的衣服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