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你时初雪恰来晏淮宁霁-念你时初雪恰来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你时初雪恰来晏淮宁霁-念你时初雪恰来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念你时,初雪恰来》是由作者顾汐润带来的甜宠小说,主角是晏淮宁霁,全文讲述的是:宁霁知道,这世上就是有些人天生无耻,和晏淮在大雪中的初遇让她明白了这点,那张帅气的脸孔,却有着堪比城墙的厚度,在这场不算美丽的此相逢之中,他对她的取笑让她深深记住了他,后来再次相逢。她成了他们滑雪队的队医,不禁感叹,真是冤家路窄,她和他的孽缘,恐怕是一辈子都扯不清了。

精彩章节

晏淮坐在看台边上,长腿随意叉开,漫不经心地看着指引上忙碌的人。他对准一副厚大的耳机,周围的低声细语,他像没听见似​​的。

一旁的盛飞扬却听见了,但他舍不得按屏幕上的暂停键,仍旧专注地看着动漫,只是用脚踢了踢晏淮:狗爷,好像有人骂你。

哦。

还不止一个人。

嗯。

你不打回去?

晏淮往太阳下一眯眼,质疑道,盛飞扬,你思修课都怎么学的啊?

思修不教这些。

那它教什么?

盛飞扬目光放空一秒,铿锵有力称为:我也不知道。

向另一边边转了转脖子,笑声便戛然而止,轻吐出三个字:他来了。

盛飞扬破天荒地按了暂停键。

引导一边,一个身材高大壮实的男生走了过来,头发极短,眼中闪烁着凶光,不知道的一定会以为他是偷偷混进校园里的社会人。

短跑队新生,夏将辉?晏淮站起来,大步蹦下看台,某种一只手,我就是那个向你约战的,晏淮。

夏将辉看他一眼,却没有把手握上来,冷淡地问:比什么?

晏淮一点也不生气地收回手,笑道:短跑。

夏将辉辉狠狠地看晏淮一眼,相连他上下打量一番。

盛飞扬对抗地拖拽晏淮衣袖:狗哥,狗爷,你疯了?他可是短跑队的!

就比短跑。晏淮走上前去,一个头和气势一点也不输对方。

夏将辉说:不行,你是单板滑雪运动员吧?这样不公平。

我觉得公平就行了。晏淮挑着笑,桃花眼中却仿佛染上了血腥气,你不会是怕输给我吧?

夏将辉青筋立刻突然出来了,怒目注视着他。

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引来一大批观众,围观人群热络地在社交平台上传播:咱们学校小淮爷要跟短跑队的人比短跑啦!

盛飞扬被挤到一边,紧张得连继续继续番番的心情都没有了。

夏将辉握紧拳头,沉声道:好。就听你的。

晏淮不嫌事儿大,如果我输了,你想让我做什么,但提无妨。

给短跑队做一个月的苦力。

没问题。晏淮转身向起跑点走去。

等一下,你的赌注呢?

晏淮眼角弯了弯,神秘在于:暂时保密。

一场轰轰烈烈的短跑大战就此拉开序幕。

指向边闻风赶来的围观人群越来越多,一半是想来目睹一下传闻中晏淮逆天的颜值,另一半则是想看这个刚刚输了大赛的败将怎样自取其侮辱。

在盛飞扬看来,就像是一条懒散的狗突然变成了可怕的猎人。

夏将辉是短跑队的,跑得快是他的长项,而非科班出身的晏淮却紧紧咬在后面,两人始终拉不开差距,一直胶着在一起。

最后十米距离时,晏淮突然发力,追上一段差距,夏将辉也不甘示弱,最终两人在围观人群惊叹的目光下,同时迈过终点线。

平手!

他知道单板滑雪运动员也要接受体能训练,但他没想到,晏淮能跟专业的短跑运动员跑成平手。

夏将辉也很意外。

虽然他是稍微有些轻敌了,但全程竟然没能拉开太大的差距,这是他始料未及的。他不由得再度慎重地打量起对方。

晏淮喘着粗气,额角挂着细密的汗珠,咧嘴笑道:打平了。怎么办?

夏将辉披披上衣服,点点头说:你很强,不愧是能上大赛的运动员。

我要的不是表扬。晏淮昂起下巴,瞳孔中又出现了刚才那股旺盛的战意,今天,我一定要跟你比出一个结果。

夏将辉顿顿住了,问:为什么?

因为我有必须要让你做的事。

什么事?

刚才说了,暂时保密。

你说出来,我可以考虑。

不行。晏淮霸道无理,坚定道,我必须要赢了你,你才会真的去考虑这件事。

夏将辉耸耸了耸肩:但我不能再陪你跑了,我们队要集合了。明天吧?

身上,两位。盛飞扬终于从人堆里钻了过来。他身上穿着一件海贼王限定款卫衣,站在两位运动员跟前,像是从另一个次元里来的,我想到一个办法!

他表情高深莫测,语气也非常严肃:在这片挥洒了你们汗水的跑道上,应该用一个最快速也最男人的方式决斗!

?

石头,剪刀,布。

五分钟后,被暴打一顿的盛飞扬站在一旁主持猜拳的评委。他很委屈,既然最终还是采用了他的逐步,为什么还要打他?

一局定胜负。盛飞扬气得只想回去追更新的动漫番,草率地定下赛制。

两个都快到一米九的大男人,虎视眈眈地盯着对方,后来的学生还以为这是一场多残酷的血拼呢。

盛飞扬喊完口号后,两人同时出手,夏将辉出布,晏淮出了剪。

-晏淮赢了。

夏将辉沉默地看着自己的手掌,很难想象自己居然折在这个项目上。

愿赌服输。晏淮神采奕奕,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夏将辉心痛地缩手,全身因为没有表情仍旧似乎有些不服气:你说吧。

退出短跑队。晏淮开口,加入单板滑雪队。

夏将辉惊疑地看向他,似乎想从他身上修剪玩笑的意思。

但,晏淮很严肃。

晏淮学长,你这是强人所难。

我就是要强人所难。晏淮眯眼看了看跑道,不然我今天拼了命跟你赛跑,我有病吗?

夏将辉身体僵直,沉默地盯着地面,半天后方道:对不起,我做不到。你换一个要求吧。

可以。那就换成你来单板队训练,最后让短跑队开除你。

你在说笑。

我没有。晏淮语气异常笃定,和我跑成平手,看样子你在短跑队实力也不是拔尖的,平时没少做饮水机管理员吧?滋味怎么样?

典型的晏氏毒舌出现了!盛飞扬小心翼翼地看向夏将辉,这人看着沉稳,但其实也就是个大一新生,火气旺得很,现在整张脸紧绷着,似乎已经是怒不可阻止了。

晏淮,又一次在别人发怒的边缘来回试探探。

在他发火前,晏淮却忽然抢白:既然你也喜欢单板滑雪,那就别在那儿浪费时间了,你值得更适合你的项目。

这话让濒临爆发的夏将辉突然愣一瞬,滔天的怒意忽然消散殆尽。他咬咬牙,终是没有说话,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盛飞扬说:狗爷,你的'骨头'走了,你不去追吗?

晏淮摆了摆手:我现在只想去食堂。

可他最后也没答应你啊。

晏淮看着夏将辉独自离开去的背影,说:他会好好考虑的。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