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精夫妇掉马了吗初樱林泽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戏精夫妇掉马了吗初樱林泽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戏精夫妇掉马了吗》小说作者是Jilly,初樱和林泽是小说故事的男女主角。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初樱和林泽是闪婚夫妻,作为女主播的初樱受邀参加新公司的年会,而后在年会上主持人欢呼请出了该公司的总裁,本打酱油的初樱看到那个人之后睁大了双眼,很多人以为她是想嫁入豪门,殊不知台上的男人是她老公!

戏精夫妇掉马了吗初樱林泽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尽管林泽也和裴亦雪有些古怪, 但是初樱并没有不依不饶的质疑。谁家都有一摊子乱七八杂难以理清的狗屁事情。

她又不是一个真的智障儿, 上次撞车的傻逼事件一次就够了。

至于林泽也睡前吃了什么东西,她也没深究,因为那会儿困的眼皮打架。

第二天的太阳照常升起, 初樱清醒过来, 难得没有听见电话响, 房间里安安静静的。

一扭头, 就看到林泽也睡在她身边。

他睡的不好, 整张脸寡淡苍白到看不见血色, 眉间拧成一个川字, 呼吸比平常灼热。

初樱一向是倒头就睡的,她从来不知道林泽也有的时候多难熬。

但就事论事, 长得帅的人, 无论什么状态, 都能呈现不同状态的美感。

这会儿的林泽也看上去像个病态美人, 非常孱弱。

眼前看着这么个大美人,初樱心里烫烫的。

昨晚的那一点不快早就消失殆尽。

七点,也不早了, 该睡够了吧。

想想之前很多次夜里, 他回来都不管她有没有睡着,想做了就直接覆上来亲,亲到她招架不住,然后寸寸失守。

初樱一条逻辑线顺下来,觉得早上她来撩一把, 扰他的睡眠不算什么事。

她是个直白的人,有什么需求就直接说。

好吧,她被林泽也勾到了,想do i!

行动派立马凑过去,在唇角吻了吻,轻轻抿了下他的唇,没什么反应,林泽也平静的仿佛已经原地去世了。

人家都说男人早上起来需求和火力都很旺盛,初樱直接趴到他身上作祟了,她手伸到下面,蹭了蹭。

想象中的场面并没有出现。

但是再摸下去,就显得自己很猥琐了。

只好在亲亲上狠下功夫,林泽也一开始睡的很沉,感觉到身上的动静,眉头蹙深,略微不耐烦,他的眼睛泛酸,缓慢睁开后才看见这么个小家伙儿在使坏。

睡着觉还能发生这等好事,他并没有因此做迤逦的梦,但一瞬间那些坏情绪被压制下去。

初樱浓密的睫毛卷翘着,扫过他的下眼睑,构成一排小扇子。她闭着眼睛,在他紧抿的嘴唇上瞎啃。

林泽也有些意外,准备等她亲累了就自己下去,可身上的人竟然不屈不挠,跟誓死要解决高数难题一般,执着而用力。

一分钟后,他没忍住,嘴角和牙关松动。

忽然的松口,让亲亲得不亦乐乎的初樱一下子清醒过来。

她在做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猥亵她的丈夫吗?

不对,她亲亲的目的就是要唤醒他,来一场,嗯旖旎的梦境啊。

可现在是怎么回事,怎么那么奇怪啊。

四目相对,她作祟的时候没想到会这么尴尬,尤其是当她意识过来还没刷牙,真是要命了。

鬼知道昨晚她又吃了什么东西,经过一夜这么发酵不过林泽也的味道很好,非常熟悉的沉木香,有些沉淀感,偏偏又淡雅缥缈。

初樱眨了眨眼睛,然后干了一件特别挫的事情,她离了林泽也的嘴,又小鸡啄米似的啵啵猛亲两下。

但这一行为并没有起到恫吓作用,反而牙齿磕到他飞薄又娇嫩的嘴唇上,吭一声响,瞬间嘴唇上沾染了鲜红的颜色。

这是什么魔鬼情节?

怎么有股血味啊。她还没意识到自己的牙齿这么厉害,下意识舔了舔嘴唇,尝出了一股铁锈味。

林泽也没动,提醒道,我的血,被你咬的。

初樱:

我给你擦擦吧。她抹了把嘴,强忍着羞愤是她最后的倔强,恨不得原地去世。

不用。林泽也手指轻轻捏住她乱动的手腕,脑袋离开枕头,亲了上去。别用手,用嘴。

血迹也不知道被谁舔干净了,反正稀里糊涂又乱七八糟。

这他妈是什么口味?太重了吧!

他的身体已经被撩拨起了反应,把她摁到床铺里,准备收点儿债。

清晨一炮到底没能贯彻到底,因为初樱的电话响了,副导演打过来的,告诉她今天有一场和女主的对手戏,叫她九点半到,别迟到了。

初樱暗暗的哎了一声,我要起床了。

她丧丧地。

林泽也掀被坐起来,脸色依然不太好,其实他是没睡好,但初樱以为他是因为生理上的不适。

于是也跪坐起来,从背后勾住他的脖子,趴他肩头: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他的头发凌乱地散在额前,真是好可爱。

初樱诡异一笑,伸出了她的五指姑娘。

正常做的话,从开始到结束,林泽也一般是需要四十分钟的,但是用手就不一样了,不太需要考虑初樱的感受,也不用问她是不是承受得来。

二十分钟,他离了床,去浴室洗漱,心情不错,下意识地说了句:待会吃什么?

初樱看着掌心,脸颊发烫,这才想起来今天一堆事情,不吃了,我得赶紧去剧组。赚钱。

林泽也解浴袍带子的手顿了顿,能不能别去?不是一个小龙套吗?

初樱眨眨眼睛:你在说什么?

我说别去了。林泽也明明白白地说道,这一理论出乎了初樱的预料。

你想干嘛?她问:不是我说好要赚钱的吗?我还得赚钱修车呢。默默的车被我撞成了那个鬼样子。

她现在可真是瞎话张口就来。

林泽也站在浴室门口,缓慢道:想让你陪我。

????初樱笑起来:你是觉得我的五指做的不好吗?小妖精,回来满足你。

好吧,你去吧。他没什么情绪地说。

初樱没听出来他语气里的情绪,一个鲤鱼打挺,冲到他前面,开始了厕所争夺战。

*

这天林泽也本来准备和初樱呆在一起的,就像平常两个人在家一样。没什么事情做,他也不打游戏,但是两个人呆在一起,他看看书,初樱在旁边瞎几把作妖,刷刷存在感。

那种感觉很好。

但是今天很可惜。

他起床后开车去了公司。

路上赵启明打电话过来,说了几件事,临时又要出差。

赵启明:林总,事出突然,这件事你不去就解决不了。

工作上的事情,他自然放在首位,说到公司细聊。但在路上,他忍不住问了众创那边的事:初樱在那个剧组,你让那个老高盯着点。

老高就是铭晟众创的总经理,赵启明一下子就读懂了老板的意思,这是要给太太走后门的意思吧。

好的,我马上去打招呼。

我去欧洲,初樱那边找两个人跟着,别让我妈再接触她了。

这一次,赵秘书硬生生地提取了几个字:保护太太。

好好好,你走了以后,我肯定尽全力保护你老婆!

*

赵秘书的办事效率迅速,初樱到剧组的时候,上面的命令就已经下来了。

高总吩咐说是组里一个叫初樱的女孩子,大家皮都紧着点,不要得罪了。

这个命令下的不是很准确,下头的人也不知道该怎么个注意法。

只是稍微联想一下就能知道,初樱一来就带了保镖,本来就不是普通人啊。

一向不拿正眼瞧小群演的制片人给她打了个热情的招呼:初小姐,早上好啊。

光头总导演之前态度冷淡,但不是高傲,还给过初樱机会,因此他的问好不算突兀。

但也怪怪的。

接二连三,看导演和制片人的态度都是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剧组的其他成员慢慢的态度也变得好了起来。

之前他们挺喜欢初樱的,是因为觉得这个女孩子非常有意思,现在更是多了一分忌惮的意味。

中午,初樱和罗菲菲有一场对手戏,撕逼的。

这场戏是今天临时调整过来的,本来不会那么早拍。

初樱背完了台词,心里拿不准,去找副导演聊一聊怎么拿捏情感与语气。

不过副导演现在没什么时间,他把初樱推给了对手戏演员罗菲菲:菲菲啊,你给初樱讲一讲,她是新人。

罗菲菲蒙了一秒,副导演脑子是不是不好使?不知道她罗菲菲是出了名的高冷吗?他是怎么敢叫她帮忙给新人讲戏的?这也就算了,对方还是个从来没有演过戏的小主播。

会唱两句昆曲就要称霸剧组了吗?

况且昆曲又不是主流,戏曲现在都没落成什么样了啊。

罗菲菲没什么好气地问初樱:你哪里不懂?

颇有种学霸瞧不起学渣的态度。

初樱虽然心里不舒服,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懂还是得问啊,不然开拍了被导演当着全剧组的人骂更难看。

她说了自己的问题,罗菲菲上来就是一句:这么简单你都不懂?演没演过戏啊?

初樱:没演过啊。

罗菲菲:

顿时气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走向终极尴尬。

大家都替初樱捏了一把汗,毕竟罗菲菲作为女一,番位还压男主周挺一头呢。

这个时候,周挺不知道从哪里忽然冒出来了,他对罗菲菲说:菲菲你先去休息准备自己的台词吧,我来给小樱讲。

什么时候变成了小樱?

罗菲菲狐疑地看向初樱,心底的疑惑简直要冲出来了,今天是怎么回事,大家都在跪舔这个小新人。

昨天她还看见了初樱和一个库里南太太聊天喝咖啡。

这女生到底什么来路?

短短几分钟,罗菲菲就把脑袋里能想到的人物关系搜刮了,可是怎么也想不通。

现在也只能低调,后续再观察了。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