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卿赵玉郎小说-许卿赵玉郎免费阅读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许卿赵玉郎小说-许卿赵玉郎免费阅读

主角许卿赵玉郎小说《小娘子,霸王逮你回家了》是作者我有糖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全文讲述了许卿无语地抓了抓头发,愤懑于心又无处发泄。当年她怎么就有胆子去惹那个小霸王,还害人家从军四年,在边关出生入死?现在好了吧,小霸王军功赫赫,一跃成了楚霸王,她呢?好不容易订了一门亲事,却总是害怕对方会随时悔婚。苍天啊,她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老天爷要这样待她?成为满京城的笑柄还不够,更可怕的是,那小霸王竟然在三天前回京了。

许卿赵玉郎小说精彩章节试读

赵玉郎听了,眼圈也红了。

他看见那王嬷嬷轻啐了几口,虽不发声,但看那嘴型也知是在骂他。

以往但凡许卿也曾像对王嬷嬷一样,娇软地与他说句话,他只怕连心窝子都掏出来了。

偏生两人好像上辈子结了死仇,每每聚头不欢而散。

赵玉郎失魂落魄地回了定云阁,恰逢那洪昌进来请安,正是跟知府赵兴怀一起来的。

洪昌回禀道:知府老爷跟宋大老爷说了,先生性子孤僻,但学问扎实,只因年少成名,等闲人皆瞧不上眼。

宋大老爷听了,直说是宋大爷不成器,把先生气着了,愧见先生。

赵玉郎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出声道:这些事情你不用管,你只管使些银钱将这宋府上上下下都打点好。不管是哪一屋的消息,你都要知道个三五分。再有一处,春晖堂里的消息,你最少也要知道七分,否则我留你也无用处。

洪昌连忙下跪磕头道:承蒙主子爷使唤,小的一定不让主子爷失望。

去吧,先去办事。赵玉郎挥了挥手,有气无力的。

洪昌到是得劲,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且说宋子凡被打了一顿,又因赵兴怀过府一通细说,宋岩越发觉得儿子读书不成。

晚膳时,一大家子都去春晖堂,偏没叫宋子凡。

郭氏撑着身体去了一会,见完那个李麟后又心事重重的去见儿子。

宋子凡还躺着叫嚷,嘴里恨声四起。

郭氏去他的床边哭道:你也不用嚎了,你爹刚刚跟老太太商议,不用等秋闱过了,他这次去杭州顺道带你走。

宋子凡急得从床上跳起来,又因身上有伤,鬼哭狼嚎道:我爹怎么这么狠?

郭氏冷笑道:这算什么?你爹从杭州府带回来一个后生,叫李麟。人家虽然才十七岁,但已经有举人功名了。听说家世简单,正让你表妹相看呢。

宋子凡面色发白,慌乱道:三表妹不会看上他了吧?

郭氏恨儿子不争气,冷声道;晚膳摆在了春晖堂,你说呢?

宋子凡跳下床道;不行,我得去看看。

郭氏一把将他拽回来,恨铁不成钢道:你现在知道急了?

宋子凡告饶道:娘啊,你等我去看看那个李麟你再来骂我成不成?

自小您不让我学武,现在我爹又要抓我去军营,我哪里受得住?

郭氏怒道:你个没脑子的,你当我想拦你?可你也不想一想,你这个时候去谁肯理你?

别说是你爹,就是老太太都想打你。

宋子凡愤懑道:那可怎么办?难不成我就要坐着等死?

郭氏没好气道:你先等一等,等你爹从春晖堂回来你再去求老太太。别的话不要多说,就说辛苦读了这么多年的书,秋闱若是不考你心里过不去。只等秋闱一过,不管能不能中全听你爹和老太太的安排。

只要拖住这三个月的时间,到时候咱们再想办法。

宋子凡下定决心道:我听娘的,一会就去求老太太。若得这三个月,我一定会对三表妹好的,倘若不能使爹改变主意,也该使三表妹改变主意才是。

郭氏松了一口气,面色稍缓。

只见她正色道:你爹的狠辣你也看见了,倘若你没有把握能中,最后的希望便在你表妹那里。

宋子凡点了点头,一时陷入深思。

春晖堂的晚膳虽然的分开摆桌的,但李麟还是见到了宋家的另外三位姑娘。

除去稍小的宋思嘉,其余的宋江雪和宋瑾瑶倒也不错。只是这二人跟许卿站在一起,一个眼波柔媚,举止羞怯,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娇娘。另一个眼睛大,肌肤白,身量比许卿还高些,只是脸盘略宽,少了些纤柔之美。

到是许卿,越看越发觉得美得周全。

她笑时唇瓣轻轻一抿,眼波立即徐徐生辉。眉头微微一挑,神态立即鲜活明艳。再则她举手投足自成一派优雅,偶尔不言不语也能让人品出另一番温婉娇媚。

一顿晚膳吃下来,宋岩带着李麟走了。

宋江雪虽然觉得李麟好看,但想着家世一般到也没有什么兴趣,很快也走了。

杜氏也把两个女儿打发回去了,然后同范氏一起聚在春晖堂的东暖阁里说话。

蔺老太太道:我瞧着人是不错的,知书识礼,难得身上还有举人功名。

杜氏道:我看着也不错,主要模样配得过我们卿丫头。

范氏笑道:好是好,就是不知道卿丫头喜不喜欢?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许卿的身上,许卿赧然道:今日才见,人品如何还不知道呢。

杜氏笑道:那就是喜欢了,不喜欢早说不想见了。

蔺老太太和范氏齐声笑了起来,许卿越发羞赧了。

笑归笑,蔺老太太还是对许卿道:不着急,咱们慢慢再看。家世你大舅舅勘查过的,没有那些脏污不堪的。咱们也不贪图他出多少聘礼,但就看是否德才兼备。

许卿低声应是,实则心里惶惶愁然。

既求一位君子,倘若得了一位君子,她再不能作他想了。

只是心里不免有些遗憾,一辈子婚姻大事,怎么也没有寻到一个两情相悦的。

许卿回房时,心不在焉地卸了钗环,褪了锦衣。

凝霜在一旁伺候着,兴致勃勃地道:今日那位爷偷看了小姐十七次,而他只看了二表小姐两次,三表小姐和四表小姐一次。

竹露惊讶道:我滴个乖乖,你竟然都数清楚了?

凝霜道:那是当然。我站在小姐的身后,他那眼睛一扫我就知道他又偷看了。

许卿问道:你们觉得他好看吗?

凝霜和竹露接连点头。

竹露道:第一眼可谓惊为天人。

凝霜道:正是。第一眼就觉得和小姐很配。

许卿惆怅道:可我多看他两眼,却觉得不过如此。皮囊虽好,却不知心性如何?

凝霜和竹露对视一眼,皆有些疑虑。

只听凝霜道:小姐自幼见惯天潢贵胄,世家公子,惊艳一时后不以为然也是正常的。奴婢第一次见靖王爷的时候,也被惊了好大一跳呢。

竹露赶紧道:对对对,奴婢也是。管事婆子说奴婢的嘴巴好半天没有合拢,看着怪傻的。

许卿道:若论容颜,他自然是比得了大姐夫的。可我总觉得他少了些什么,但却又说不上来。

凝霜笑道:平民子弟跟王孙子弟相比,那一身的气派就相差甚远了。小姐不用深想,倘若日后李大爷有了好造化,锦绣前程加身,不愁没有好气派。

许卿想说不是。

可心里压沉的感觉太重了,她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便没有继续争论。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