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是妻迷容不霏沈修珏-陛下是妻小说免费阅读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陛下是妻迷容不霏沈修珏-陛下是妻小说免费阅读

《陛下是妻迷》小说作者是柔南,容不霏和沈修珏是小说故事的男女主角。男主皇帝虽然有些暴君潜质,一言不合便会杀人。作为一个穿越女无法理解男主的嗜血残暴,更无法接受偏执霸道的爱情。当逃离之后再次重逢男女主之间感情纠葛也是既虐心又甜蜜。最让我心疼的却是配角之间爱恨情仇。一个浪子回头却发现爱情已不再的感情纠葛。

陛下是妻小说免费阅读

不一会儿后,容老爷赶紧领着儿子容起音亲自将画小心翼翼的收起来,生怕哪个不长眼的突然过来弄坏了这画。

容家世代为商,到容老爷这一代又凭他的天赋与努力将容家推到了昆南城首富的地位。能用钱买到的东西,容家绝对不会稀奇。可这夙成帝之丹青就不一样了,那可是不仅艺高如鬼斧神工,也更是不可能流传到民间的。多少风雅之士想看一眼都不得,何况是拥有?再多钱都是空谈。

哪怕是看不见画了,众宾客依旧不由议论纷纷。时不时抬头看一看容不霏与水沂濪,眼里满满的羡慕二字。

当然也有不满的,不满容不霏这样子的姑娘却能得到上天眷顾长尽了脸。那些指望着能在这次浩大的寿宴上邂逅一位如意郎君的姑娘可都是不甘极了,这么多的目光落在一个丑女身上,实在是浪费。

坐在容不霏对面的容瑶瑶握紧了秀拳,从来没有哪一次的集会与宴席会让她这么受尽忽视。她明明才是容家的掌上明珠,光彩照人,多少人遥不可及的人儿。自从容不霏来了,一切都变了。以前这丑女人只是抢了家里人对她的宠爱,如今连外头的瞩目都被其抢去了,最重要的是抢了她的小鹫哥哥,属于她的一切都被抢了去。

这让她如何甘心?

接收到这道怨恨目光的容不霏抬眸看了过去,看到容瑶瑶,容不霏才想起被抓起来的乔小娴。

她脸色一变,赶紧摇了摇水沂濪的胳膊,小声道:完了,乔小娴还被抓着呢!

都怪她一路上脑子里想的都是沈修珏是否认出她的事情,其他什么都忘了。那丫头落到沈修珏手里,还会有命么?

水沂濪一边难得高雅的吃着佳肴,淡道:抓就抓着呗!

容不霏欲站起身回王府找人,想到沈修珏还在那儿,便推了推身旁的水沂濪,急道:你还是别吃了,你那客人看起来凶残无比,万一乔小娴没命了怎么办?

水沂濪立刻不悦了:我他妈都饿了快一天了,你让我别吃?那丫头死就死了,谁问她啊?祸害死了还清净。

呃容不霏低头看了看水沂濪的肚子,只能郁闷的作罢。

罢了,若沈修珏要杀人,定是在她去的时候就已经弄死那丫头了,她如今去也来不及。倒不如等水沂濪吃饱了再说。

其实,她也快一天没吃东西了。

她没多做犹豫的大快朵颐起来,几乎没有形象。

咳咳容老太太带有提醒意味的咳嗽声响起。

容不霏立刻抬头望去,就接收到容老太太的慈爱警告,警告她得有点姑娘家的形象。

正欲问容老太太是否哪里不舒服的人见到她的小动作,便心如明镜的没有多说什么。

之前由于贵客悦王妃水沂濪迟迟不来的缘故,容家也只是上了些点心与凉菜给宾客填肚子。现在才算是正式开席,满院的人都在其乐融融的说着话,过来敬酒说祝福语找存在感的人不少。

大概是因为杨曲怜在容不霏另一侧坐着的缘故,不少人注意到这位娇弱的美人,过来敬酒的年轻人不少给杨曲怜眼神招呼的。

杨曲怜被弄的脸儿有点红。

容不霏见了,侧头在其耳边笑道:今年注意到你的人更多了啊!

杨曲怜毫无威吓力的嗔了她一眼:你可别笑话我,再多的人也不及你小鹫哥哥一个。

提到叶鹫,容不霏就没什么兴趣,无所谓道:那小子才不好。

杨曲怜见容不霏脸上并无怀春之意,联系其说的话后眸色微动,她试探道:他对你不好么?

容不霏指了指自己那张有疤的脸:你觉得能有多好?

杨曲怜还想继续说下去,被容不霏摆手止住:哎呦!别提他,吃东西吃东西,你要多吃吃身体才好。

杨曲怜若有所思的点了下头,斯斯文文的小口进食。

由于齐氏与叶鹫来容家是为躲人的,所以一般比较高调的场合,他们不会高调的出现在其他人的面前,这回他们母子并不在前院。

杨曲怜碰运气般抬眸四处找了找,不想正看到叶鹫英姿飒爽的身姿正低调的沿着回廊往大门走去。她连忙推了推容不霏:霏霏你看,他这是要去哪儿?

容不霏顺着看过去,随意道:我不知道啊!她也没兴趣知道。

许是感应到这边的目光,叶鹫停下脚步,转头准确的扑捉到正在看他的容不霏,他勾起一抹鄙夷的笑容,快步走出容家大门。

注意到这些的杨曲怜怔了下,对容不霏欲言又止道:他刚才

容不霏:哎呀!吃菜吃菜啦!

寿宴结束时已是申时,赶着回去的宾客们就告别离去,不急的人就留下陪容老太太听曲儿。

水沂濪本不打算这么早回去的,但架不住容不霏以乔小娴会丧命为由而万般催促,就只能骂骂咧咧的走了。走之前还硬是要拉容不霏一起去王府玩,容不霏死活不肯去才逃去这一劫。

身体虚弱的杨曲怜有些累,本想在容不霏送水沂濪走后与之一道回正院,不想容不霏一进大门就直接沿着回廊跑了,仿若生怕有人抓她一般的模样。

杨曲怜只得在丫鬟香晴的搀扶下自己回去了。

路上香晴禁不住喜滋滋道:今年注意到姑娘的人比往年都多,这回定是该有姑娘满意的公子来提亲的。

杨曲怜摇了摇头,仿若对此毫无兴致。

香晴见了,虽心有疑惑,却识相的没有多说太多。心里不免纳闷,往年向自家姑娘提亲的人可不少,其中不乏才貌俱全的男子,可她却愣是谁都看不上似的。如今都十六了,再不相中谁,就快成老姑娘了啊!

香晴扶着杨曲怜正要走进闺院时,稳健匀速的脚步声响起。她们回头望去,只见叶鹫正脸色淡然的朝这边走来。

杨曲怜记得容不霏说过,叶鹫与其母就住在东院的。而她的闺院就在容家正院后座的东面,也就是说叶鹫他们出入都会路过她的闺院。

思此,她眸色动了动。

就在叶鹫目不斜视的路过她身侧时,她突然扶着墙壁娇弱的呻吟起来。

香晴立刻紧张不已:姑娘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不想杨曲怜只是转头看着渐行渐远,对于她的痛苦置若未闻的叶鹫。

香晴是个极机灵的丫头,而且陪了杨曲怜多年,只是一会便有所悟的喊住叶鹫:前面的公子可否能停下?

在场的男子只有自己,叶鹫只能停下转身看了过来,静待对方想说些什么。

见到他这副俊朗的模样,香晴的脸不由红了红,道:公子先帮我扶姑娘进屋,我这要急着去请大夫。说着不等他答应就跑开了去。

杨曲怜掩嘴咳了咳,等了许久未等到对方过来扶她,不得不虚弱的眯着眼再次转头看过去,却见对方只是抱胸漠然的看着她,嘴角隐约勾着一抹讽刺。

她不解:公子?

叶鹫陡的走过来将拇指与食指搁在她的手腕上,就在她娇羞的不知所措时,叶鹫不可一世的声音响起:姑娘从小几乎泡在药罐子里长大吧?

杨曲怜摸不透他这副语气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只能怔怔的应下:嗯!

叶鹫继续道:姑娘常年元气不足,气虚血虚,并非身染疾病,其表现不会有特定的病痛症状。

杨曲怜突觉不妙。

叶鹫放开她的手,似乎嫌脏一般在墙上擦了擦,脸色冷冽道:容家的女人还真没一个好东西。

若不是容家对他有用,他又怎会呆在这个女子都如才狼虎豹般的地方?

被拆穿的杨曲怜脸色白了白,还想为自己辩解:我是

闭嘴!叶鹫没兴趣与她多言,转身就走。

杨曲怜望着他的背影,只觉得难堪极了,眼眶不由的蓄起了泪,赶紧跑进闺院躲进屋里,仿若生怕别人看到她这副糗样。

悦王府。

一身着深青色直裾,外批米白色绣兰大氅的挺秀男子正大步疾行着,这人就是水沂濪的丈夫,悦王沈昀。

他直奔沈修珏所在的怡心院,进门就大吼:侄子,你竟然把我的松鹤延年长寿图给了外人?

他哪怕是发怒,眉间都仿若自带春风,举手投足间,尽是女人都不如魅惑气息。尤其是那眉眼,不是凤眸却胜似凤眸的勾人。

他与水沂濪站在一起,还真是一对配的不能再配的妖精夫妇。

沈修珏正站在窗前看着清都那边传来的信件,似乎没打算理沈昀的意思。不隐藏自己的情况下,哪怕是暖阳打在他脸上,也无法暖了他的气质来覆盖他浑身散发的阴郁危险气息。

沈昀为了一副画,似乎挺气急败坏的,他继续叽叽喳喳:我说你除了九年前带了一个刚捡来的胖的连五官都看不清的丫头在我这里住了几天后,其他时间你可是从来没有光临我府过。这次到底是为何而来?来了就给我惹麻烦。

若不是路上听说,他还不知他最宝贵的画被送人了。他一想就知定是这家伙搞的鬼,这货可从没跟他客气过。

那封信瞬间从沈修珏手里变成了粉末。

就在沈昀瞳孔微缩,以为他要发火的时候,他转过身上下打量了沈昀一番,勾唇讽道:还是那么像女人,长的像女人,啰嗦起来更像女人。

沈昀立刻炸毛,又欲开始嘴炮:你

沈修珏凉凉的出声打断他:我出去走走!言罢不等沈昀回应,就负手走了出去。

沈昀对着沈修珏的背影愤然道:你还真是欺人太甚啊你。言语间他脑中划过一些什么,他抱胸托腮思索着自言自语,我怎觉得当年那胖丫头那么眼熟呢?

这不提还好,一提就觉得眼熟极了。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