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欢喜楚如斯小说-楚如斯许欢喜免费阅读

次给大家带来的是大家感兴趣各类小说简介以及精彩部分。

许欢喜楚如斯小说-楚如斯许欢喜免费阅读

女主是许欢喜男主是楚如斯的甜宠小说叫《萌宝无敌:天降霸道爹》,是由网络作家会飞的猴子倾力所写。讲述的是七年前,她被一个男人毁了一生,从此对男人的接触有个心理阴影。七年后,为了完成奶奶的遗愿,她找了一个只见过两面的男人匆匆领了结婚证。等她彻底将他放在心上的时候,却被告知他就是当年毁了她的男人,她该怎么办?

精彩章节

楚如斯勾了勾唇角,家教良好的温润模样:奶奶,我不比他差。

老祖宗瞪了楚如斯一眼,哦哟哟,长得真好看,好看的皮囊都会骗人。

她瞪了自家孙女,暗自着急:你该不会是喜欢上他,才跟图南分了吧?她孙女跟江图南在一起一年有余,眼见就要修成正果了,她都等着当主婚人了,结果却听说他们分手了,差点没把她气病了。

看看这老祖宗,胳膊肘往外拐,分手了都向着江图南。

许欢喜眼底酸涩,但是她知道要面对,迟早要表明态度给奶奶看。

她说得极其认真,也极其绝望:奶奶,我跟图南在一起不快乐。如斯对我很好,我很喜欢他,他会照顾我一辈子的。

即使分手,她也没有给江图南抹黑,所以不是江图南劈腿,而是在一起不快乐而已。

老祖宗气得不行,但是她亲孙女倔得很,做了决定,就算撞破南墙也不回头。看来,孙女跟图南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但是这个姓楚的想娶她的宝贝孙女,那她可不一定同意。

她细细地打量着楚如斯,挥了挥手示意其他人出去,难得严肃:我跟他谈一谈。

许欢喜担忧地看了楚如斯一眼,他会不会被她奶奶的刁钻吓跑啊?

楚如斯安抚一笑,示意许欢喜先出去。不就是见家长,连资本家银行家都被他哄得服服帖帖的,更何况一个老人家呢?

许一诺迫不及待地牵着许欢喜出去,他实在太多疑问,一出病房,一脸严肃地看着许欢喜:妈咪,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莫名其妙多了个后爸,这事过不去,他要报警了哇!

许欢喜捏了捏许一诺的脸,寻思着用一种孩子能接受的方法表述:一诺,奶奶时间不多了。如斯是一个善心人,答应跟我结婚,让奶奶走得安心些。

许一诺瞬间沉默了下来,死亡,总是让人无话可说。老祖宗的病很棘手,饶是他有通天的本事,也不是那神仙,改不了生死簿。

她拍了拍小孩的肩膀,将他抱在怀里,扯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对不起,那么小就让你经历生离死别。

他摇摇头,懂事体贴地安慰:妈咪不难过,你还有我。妈咪是老祖宗一手带大的,老祖宗要是走了,妈咪一定会更加难过。可她又是一个母亲,在自己面前,永远都不会掉眼泪。

让人心疼的妈妈。许一诺把许欢喜抱得更近一些,眸色里的伤痛和镇定,是同龄人不会有的。

楚如斯推开门的时候,看到母子两人相互依偎的身影,心中忽然感动女人柔弱的身躯似乎有无尽的力量,支撑起许一诺的一生。

他敲了敲门框引起两人的注意,笑容散漫又得意:奶奶叫你们进去。

许欢喜走进去,老祖宗的表情依然有些不开心,但是已经缓和了许多,老不正经的人难得正经叮嘱:欢喜、如斯,既然结婚了,便要相持着走下去。

这么郑重,就好像在临终托付一样。

许欢喜偏开头,眼睛红了。

许一诺好奇地看了一眼楚如斯,这个男人居然说服了老祖宗,有些本事啊。

楚如斯并未注意许一诺的目光,只是体贴地把许欢喜搂入怀里,真瘦,这个女人撑得很累很累吧。

这时,护士过来敲了敲他们的病房,有些生气:许娟娘,你怎么还在这里啊?你前天就可以出院了啊。

三道目光一起看向老祖宗,默契地露出困惑、震惊、庆幸和卧槽的一系列的转变。

老祖宗:哦多尅,吓得她韩语都出来了,做坏事被当场抓包了,网上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简直是大型屠宰场啊。

楚如斯最快反应过来,对着护士歉意一笑:抱歉,添麻烦了,我们正准备接她出院呢。不知道回去之后要注意些什么呢?

护士奇怪地看了他们一眼,这一家子还真是有趣:许娟娘的细致诊断已经出来了,早就证明是误诊。她的身体很健康,老人家嘛,多吃些粗粮多运动。

护士说完,翻了个白眼就走了,医院床位多紧张呀,能出院还死赖着,还真是有趣。

老祖宗悄无声息地缩进被子里,撒谎被当场抓包,这就很尴尬了。

许欢喜自然反应过来,自己是被奶奶套路了。她咬牙切齿想生气,眼眶却是忍不住红了,如释重担。

原来,是误诊居然摆这种乌龙,难怪医患关系越来越紧张,饶是淡定如她许欢喜,都忍不住想拆了这间医院!

许一诺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直接扯下老祖宗的被子,板着脸数落着她:老祖宗,您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生病这种事情能够拿来开玩笑的吗

许欢喜微微地侧过身子,看着窗外刺眼的眼光,心里松了一口气,真是老天保佑,祖上积德,让人忍不住开心得想要落泪,但是又很生气,怪异的情绪在心头盘旋,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的情绪像是要决堤一样。

许一诺数落着、数落着,便扑倒老祖宗的怀里哭了起来,真是太好了,老祖宗没事真是太好了。

他在听到老祖宗的癌症的时候,吓得全身发凉,但是在妈咪面前却还要强颜欢笑。

如今,他忍不住了!

孩子的声音稚嫩而有感染力,哇哇大哭的模样让人揪心。

许欢喜的眼泪忍不住也掉了下来,无声而安静。

楚如斯一时间措手不及,大的小的怎么都哭了,他需不需要也挤两滴眼泪?

真是!

他下意识将许欢喜圈在怀里,拍抚着她的后背。

许一诺是很有自制力的,很快就克制了哭声,黑着脸跑到厕所里。

很快,许欢喜也收拾好情绪,红着眼睛看老祖宗,声音温柔,面带微笑,却暗含着杀气:奶奶,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啊?

老祖宗比着手指,嘟着嘴卖萌装可怜:欢喜啊,我的本意只是想逼你跟图南复合而已啊。你当时身边就只有图南一个人选,我以为你肯定会跟他结婚的。

来人啊!这里有人直播坑亲孙女!报警了喂!

许欢喜心里咆哮着,最终只能揉着发疼的额角,她能怎么办?把奶奶吊起来打一顿吗?

她她她她她因为奶奶的一个玩笑就把自己嫁出去了!

她居然没有察觉奶奶的套路,真是关心则乱,居然闹了这么一场笑话。

绝对,不能再这么闹下去了。

楚如斯看到许欢喜阴晴不定的脸色,对她的想法也摸得七七八八了,估计是想甩掉他了吧。

他亲昵地牵着她走出去,熟络又体贴地帮老祖宗解围:奶奶,我们去帮您办出院啊。亲爱的,有什么我们回家再说吧。

老祖宗示意他们快走,她孙女的眼神就像要杀人一样,她没病都能被吓出病来。

一出病房,许欢喜挣开楚如斯的手:你干嘛?

办出院。他把手插回兜里,回答得理所当然。

许欢喜头疼地拍了拍额头,决定快到斩乱麻:我奶奶没事,我不需要一个丈夫,你明白吗?我要把真相说出来,我们之间的交易结束了。

真是干脆利落,拔X无情。

楚如斯心里一梗,但是脸上还是温润:你确定奶奶可以接受这个真相?估计任何一个老人家都会觉得自己造孽,因为一句戏言,孙女包养了一个野男人,还结婚了!

她活该!许欢喜简直是咬牙切齿,当初挖坑那么顺手,活该把自己埋进去。

楚如斯感到了她的坚定,双手抱臂:你是要始乱终弃吗?

她瞟了他一眼,什么鬼哦:对,我是,离婚!

必须离婚,不然留着过年啊!

楚如斯觉得,他今天真是经历了很多荒唐的事情,第一次被人包养,第一次结婚,居然还要赶上第一次离婚。

他偏头,笑得恣意盎然:许欢喜,你为什么觉得我会离婚?

她的脑子里飞快地运转起来,她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把自己卖了。楚如斯是一个小白脸,好不容易找了一个永久雇主,缔结婚姻契约,怎么会轻易放开呢。

她尝试组织语言,最终还是失败:

他直接去牵住她的手,十指相扣:你不会吃亏的。

她欲哭无泪:不,哥们,你会吃亏的。

楚如斯,我养不起你的。我们之前商定的价格,我会一分不少,但是请你另谋高就。

楚如斯还准备说些什么,碰巧手机却响了。他瞟了一眼,立刻一脸严肃:欢喜,我有急事先走,帮我对奶奶说抱歉。

友情提示:你已阅读完本篇文章,小编在此感谢您阅读完本篇文章,希望本文您能喜欢,谢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